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亚太医话

全球房顫登記研究數據表明較差的抗凝控制與高風險評分會提高死亡與中風風險

2015年06月23日    来源:美通社

多倫多2015年6月23日電 /美通社/ --

-- GARFIELD-AF 登記研究的一年期結果表明,較差的 VKA 控制與高風險評分會提高最近確診為房顫的病人的死亡與中風風險 --

GARFIELD-AF(全球抗凝劑實地登記研究-房顫)招募的接近17,200名病人的真實數據表明,如果沒有對維生素K拮抗劑 (VKA) 抗凝治療進行適當管理以及高風險評分都會提高非瓣膜性房顫病人的死亡與中風風險。這些結果今天在2015年國際血栓與止血協會 (ISTH) 的兩項口頭報告中公佈。

 

 

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外科教授、TRI理事 Ajay Kakkar 教授表示:「GARFIELD-AF登記研究中最近確診為房顫的病人在診斷後第一年存在重要的疾病負擔。GARFIELD-AF研究最近呈現的數據強調了有效抗凝療法對合適的最近確診為房顫的病人的好處。」

ISTH大會上呈現的結果如下:

最近確診為房顫的病人的風險係數與一年期結果:來自 GARFIELD-AF 的結果

最近確診為非瓣膜性房顫的病人一年之後發生中風/全身性栓塞、死亡和大出血的風險根據病人的基礎特征和診斷時提供的抗血栓治療進行了分析。結果表明:

  1. 死亡是診斷患有房顫之後第一年最高的疾病負擔。
  2. 更好的風險評分 (CHA2DS2-VASc和HAS-BLED) 可引起更高的死亡、中風/全身性栓塞以及大出血風險
  3. 吸煙、75歲以上、缺乏抗凝治療以及腎髒疾病也會提高死亡、中風/全身性栓塞以及大出血風險
  4. 基線心力衰竭可提高死亡危險,但是基線高血壓則會降低死亡風險。

維生素K拮抗劑控製質量與一年期結果:來自 GARFIELD-AF 登記研究的全球視角

這項研究分析了新診斷的非瓣膜性房顫病人的國際標準比值(採用2.0-3.0的目標範圍)治療窗內時間 (TTR) 與人口特征、護理環境以及1年期結果的關係。TTR 是 VKA 控製治療的一項指標,也可能被用作結果指標。歐洲心臟病學會 (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 指導方針推薦TTR應大於≥70%.[1] 結果表明:

  1. 較差的維生素K拮抗劑控制會提高死亡與中風/全身性栓塞風險
  2. 將TTR從60%提高至70%可能降低中風/全身性栓塞風險
  3. 與在辦公司或者抗凝診所/血栓中心確診的病人相比,在醫院確診的病人較少擁有良好的控制效果
  4. 控制效果較差的病人中重度飲酒更加頻繁
  5. 總的來說,良好的VKA 控制效果具有重要的臨床重要性

這些新的 GARFIELD-AF 分析以 Cohorts 1和2 的數據為基礎,包括2010年至2013年間招募的17,168名病人。

GARFIELD-AF 是由英國倫敦 Thrombosis Research Institute (TRI) 贊助的一個國際指導委員會開展的一項獨立學術研究計劃。截至目前,GARFIELD-AF 招募了35個國家近期確診為房顫的40000多名病人,從而使其成為該治療領域最大規模的觀察研究之一。隨著第五批病人的招募工作將要啟動,該登記研究最終包括多達57000名病人。

GARFIELD-AF登記研究簡介

 

GARFIELD-AF 是對最近確診為房顫的病人開展的一項觀察性、多中心、全球性的前瞻性研究。它將對美洲、東歐與西歐、亞洲、非洲和澳洲35個國家至少1000個中心的57000名病人進行前瞻性跟蹤。

當今對房顫的了解以臨床對照試驗中所收集的數據為基礎。在作為評估新療法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基礎的同時,這些試驗無法代表日常臨床實踐。因此,有關該疾病的實際負擔和控制仍存在不確定性。GARFIELD-AF尋求提供有關抗凝劑療法對這些病人群中發生血栓和流血併發症的影響的深刻見解。它將在具有代表性的多元化病人群和不同人群中提高護理與臨床效果的潛在機會方面提供深入瞭解。這將有助於醫師和醫療體系適當採用創新,從而為病人及人群確保最佳效果。

這項登記研究於2009年12月開始。GARFIELD-AF 協議確保能夠對房顫進行全面典型描述的四大關鍵設計特點為:

-- 連續5批有可能需要治療的新近確診的病人,推動非連續性時間段的比較,並描述治療和療效的進展情況。
-- 隨機從精心指派的國家級房顫治療場所中選擇研究人員地點,確保招募的病人具有代表性。
-- 連續招募符合條件的病人,不考慮療法,以免出現潛在的選擇偏倚。
-- 確診後最短2年至最長8年時間的後續治療數據,用以創建全面的日常臨床實踐治療決策和療效數據庫。

過去六週內,該計劃中的病人已被診斷出患有非瓣膜性房顫且至少伴有一項其它中風風險因素,並且他們還是預防中風誘因血栓形成的抗凝治療的潛在候選病人。研究人員的臨床判斷將確定病人的中風風險因素,但這些因素不限於既定風險評分中所包含的因素。無論是否接受抗凝治療,病人都將被納入計劃,以便正確掌握與病人風險情況相關的當前及未來的治療方案和失敗情況。

拜耳醫藥保健集團 (Bayer Pharma AG) 為 GARFIELD-AF 登記計劃提供無限制研究經費。

房顫負擔

 

全球有多達2%的人口患有房顫。[1]歐洲約600萬人患有房房顫[2],美國300至500萬人患有房顫[3][4]中國多達800萬人患有房顫。[5],[6]到2050年,該患病規模預計隨著全球人口老化將至少翻番。房顫會使中風風險增加5倍,所有中風病例中有五分之一是由這種心律失常疾病引起的。房顫引起的缺血性中風常常是致命的,存活的病人中風頻率更高且傷害更大,而復發機率也比其它病因的中風病人要高。因此,房顫引起的中風的致命風險加倍,治療費用也增長了50%。[7]

房顫表現為部分心房放射出不規則電信號,使心室過快且不規律地跳動,從而不讓血液完全流出心房。[8]結果,血液可能彙聚、凝結並引起血栓,這在全球堪稱心血管頭號殺手。[9]如果血塊離開左心房,那麼它可能滯留在身體包括大腦在內的其它部位的動脈中。大腦動脈中的血塊會引起中風。92%的致命中風都由血栓引起。[9]房顫病人還是心臟衰竭、慢性疲勞以及其它心律疾病的高危人群。[10]在全球範圍內,中風是導致死亡和長期失能的主要病因,每年有670萬病人死亡[11],500萬病人永遠喪失生活能力。[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