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普加巴林能有効治疗情绪病  改善失眠与治疗神经痛

2015年02月10日    来源:美通社

  港人忽略痛症而延医 痛症与失眠患情绪病先兆

  香港2015年2月10日电 /美通社/ -- 香港家连家精神健康倡导协会透过网上问卷于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12月16日期间,在网上 http://www.mooddisorder.hk 进行了一项《情绪健康调查》,将收集数据交予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进行研究分析,最终共收回1,520份问卷,香港之问卷全部被核实为合资格的有效样本,共收回1,255份被核实为有效样本。

(左起)赵少宁医生、张伟谦医生、家连家主席周万长先后在公布《情绪健康调查》的结果。
(左起)赵少宁医生、张伟谦医生、家连家主席周万长先后在公布《情绪健康调查》的结果。

  最新调查显示 六成港人患有情绪问题

  受访者当中, 七成港人「难以入睡或熟睡、或醒得太早」,「经常感到疲倦、缺乏动力」的高达八成,六成半表示思考比平时迟缓,或经常出现思考混乱,难以集中精神或作决定, 对生活和活动造成困扰的比率高达到六成。

  七成港人受失眠困扰

  精神科专科医生张伟谦表示,根据该调查研究报告发现,香港人在生活中对情绪造成困扰的比率高达到六成。而「几乎每天感到伤心、郁闷或沮丧」的比率,高达七成,当中最困扰港人的是失眠问题,七成受访港人「难以入睡或熟睡、或醒得太早」。

  超过半数想过自杀 男性比女性更多会自杀

  更可怕的数字是,受访者中,有61%人近两星期内经常想到死亡,其中42%人曾经试过自杀,可见问题相当严重。大家或许以为,女性患情绪病的机会较高,但调查报告显示,男性患情绪病而自杀的比率,竟高达六成,较受访女性的曾自杀率 22%高近四成。受访者职业当中,特别是行政管理及销售人员,更是情绪患的高危职业,受访工作类型当中,「曾试过自杀」的高达七成是行政人员,如管理或营业代表, 大大较其他受访工作高。张伟谦医生指出:「女性宣泄途径较男性为多,如经常购物,及与朋友沟通,都有效释放情绪困扰,相比起男士爱隐藏问题,到爆发的时候,可能已是选择自杀之路。」

  年轻病患者抗拒治疗易有自杀念头

  调查发现,18岁以下的受访者,逾八成「曾试过自杀」,远高于其他受访年龄;60岁以上长者曾自杀的亦多达三成。张医生举出一个临床案例:「阿强 (化名),小学成绩一直非常好,升中时被派往一间英文中学就读。可惜学业成绩未能如以往般突出。阿强读中二时开始经常头痛,令他无法集中精神听课和温习,成绩出现大倒退。中四时更因缺席考试而要留级。往后他经常批评自己无用,什么也做不好,叫父母放弃他。经不同医生检查,仍无法找出头痛的原因,阿强只有长期服食止痛药来舒缓症状。去年开课后,他开始出现情绪低落,偷偷哭泣,经常提不起劲,失眠,胃口差,头痛情况更趋严重。他常提及『人生无意义』,『活得很苦』,『想放弃』等。他更向学校社工透露有自杀的念头。」张医生经评估后建议他接受进一步的精神科评估,确认他患有抑鬰症。可是阿强抗拒接受治疗,父母无法带阿强继续就医。

  情绪病如此普遍,最近香港接二连三的自杀新闻,当中的主人翁很可能已是情绪病患者,只是病征被忽略而错过了可被协助与治疗的机会,未能及时阻止悲剧发生。

  身体痛症响情绪病警号

  许多人未必知道,突如其来的痛症,原来已是情绪病患的警号。

  情绪病很大可能由于脑内的神经传递质失调所致,普遍被认为与单胺 (monoamine) 不足有关。单胺类脑神经传递质包括脑去甲肾上腺素、血清素、多巴胺等。 脑部去甲肾上线素 (Norepinephrine) 失调引起的抑郁症状主要包括认知集中力变差、缺乏动力、疲乏、失眠、嗜睡、胃口、体重改变等。血清素及去甲上腺素调节剂 (SNRI) 比 SSRI 新一代的药物,抑制脑部血清素及脑部去甲肾上线素的回收,以减轻抑郁症状,改善集中功能、提升动力,从而使患者重拾快乐人生。

  美国精神病学会及加拿大情绪病治疗网络建议「血清素及去甲肾上腺素调节剂」SNRIs为改善情绪病的第一线药物。由于情绪病是长期慢性病的一种,如果患者没有得到持续、合适的治理,患者可能会于康复后再病发。很多医学研究指引建议第一次服药周期至少应为6至12星期。

  据精神科专科医生赵少宁医生表示:「65%情绪病患者有时会出现不同的身体痛症,包括头痛丶颈痛、背痛、胸痛、腹痛及手脚关节痛等,而痛症往往是情绪病者的第一个求诊原因,患者容易被身体痛症所误导,以为是身体不适,求医却找不到病因,令患者更苦恼,甚至令情绪病情恶化。其实情绪引起的痛症与人体脑部运作有密切关连。脑部负责处理情绪的区域,同时亦会处理身体痛觉,当情绪出现问题,好容易会引发痛症。」

  因痛症而发现情绪病例病人阿康(化名)。

  阿康去年年中开始,感到多个关节痛楚,包括两边膝盖及两边膊头。逐渐地,他也感到背部的肌肉疼痛,且人变得非常容易疲倦,食欲减退,体重更由一百七十磅骤降至一百四十磅。而且,他开始对嘈吵的环境声音感到很敏感,每天只想待在家里。他也不想见人,包括工作上的客户或朋友,开始失去动力。

  去年十月,阿康向赵医生求诊,虽然他曾经患过肩周炎,但在经过赵医生的详细检查后,未能发现他身体上有任何会导致他身体的痛楚的原因,根据他的各样症状,阿康被确诊患上抑郁症,被处方血清素调节剂及Lyrica普加巴林 (Alpha 2 Delta配体抗焦虑剂) ,医治情绪病的同时,并治疗神经痛和改善失眠。

  除了服药,阿康也被医生建议做运动,也被告之药物疗程将需维持6-9个月。到了十一月中,经过两三次药份的调整,阿康的情绪病得到明显的改善。到了十二月中,在阿康服药就医的十星期后,他的情绪病已改善到回复平常的状态,不单止回复工作效率,积极地跟客户接洽及会面,也跟旧队友回到篮球场上,重拾生活的乐趣。直到现在,阿康已不再感到身体上有任何痛楚,也不再感到疲倦。他很享受与家人及朋友相聚的时间。跟以往一样,阿康与家人欢渡了一个愉快的圣诞节和新年。

  赵少宁医生指出:「持续痛同失眠,已经系患上情绪病的警号。好多患者误解,往往单靠服用鎭静剂或者安眠药而入睡,完全忽略了失眠同痛症背后存在情绪问题的警号。其实目前已经有药物可以治疗由情绪痛引起的痛症,服药一段时间后,痛症征状会逐渐消失,失眠情况亦会大有改善。」

  近期情绪问题求助个案增加

  家连家精神健康倡导协会主席周万长说:「根据香港家连家精神健康倡导协会于2014年的记录,港人因情绪问题向协会求助个案,较2013年同期增加12%。而当中涉及自杀及死亡念头的个案,更较2013年增加了50%。」

  周主席提醒,情绪健康问题可以由外在环境引起,所以,正确面对负面情绪,是对抗情绪病患的重要一环。周万长并提醒市民多注意容易诱发负面情绪的高危期,包括:

  亲人离世,难以接受

  面对升学,如小朋友升读小学、小学升中,学业内容改变,难以适应

  工作困扰:如失业、日常工作繁重难以应付、又或是升职难面对新工作构成压力

  经济同题:如置业或债务、资产问题如比特币事件等

  感情问题:如失恋、或婚姻破裂等

  社会问题:如占领事件丶沙示丶流感期等

  另外,协?也提供市民面对负面情绪,增加正能量的小锦囊:

  多做运动,运动会释放多巴胺,以增加正能量

  善待自己,多做自己喜欢的事,吃自己爱吃的食物

  多找自己信任的家人/朋友倾诉,让负面情绪有宣泄的渠道

  认识自我本色,可以帮助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绪

  有充足的睡眠及休息

  Photo - http://photos.prnasia.com/prnh/20150210/852150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