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会议展会

医生派学生看病致死或判刑

2014年11月25日

  许峰的名字仍出现在人民医院专家门诊名单内

  2011年某日凌晨,正进行术后观察的女患者陈某突发紧急情况,前来会诊的却是一名尚未取得独立诊疗资格的实习医生。陈某的丈夫认为,妻子病情正处于紧要关头,而当晚的值班医生竟姗姗来迟。最终,妻子未能被抢救成功而导致死亡。两份医疗事故鉴定结果均表明,院方应负主要责任,甚至全责。事后,死者家属以医疗事故罪要求追究值班医生的刑事责任。

  昨日上午,该案在西城法院开庭审理。据了解,这是今年本市第一例医生被控医疗事故罪的案件。自案发日起至昨日正式开庭,对死者家属而言,这场审判已让他们等待了近四年之久。

  事件

  病情恶化却等来实习医生

  43岁的女子陈某是北京一家银行的管理人员。2006年查出肾衰竭后,一直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肾内科定期做透析治疗尿毒症。

  因长期透析治疗导致甲状旁腺素升高,2011年6月22日,陈某入住北大人民医院,进行甲状旁腺切除术。6月24日手术后,据手术病程记录中记载,“手术过程顺利,出血少,术中检测血钙稳定,术后给予静脉补钙治疗”。

  术后,陈某被转入普外科住院观察。据陈某的丈夫称,6月27日,也就是术后第三天,院方以外科病床紧张为由,将患者转入肾内科住院观察。“这类手术要求术后观察五天。”陈某的律师表示。

  术后第五天,6月29日凌晨1时25分,陈某感觉手术部位疼痛,于是呼叫医务人员。1点20分,肾内科值班医生拨通了外科的电话,要求前来会诊。1时40分,外科医生张某来了,经过检查后,给了陈某一片止痛片。

  2时45分,陈某颈部疼痛加剧,再次呼叫医务人员,肾内科要求外科值班医师会诊。3时,张某再次前来治疗,“建议查B超,必要时行床旁气管切开,气管插管。”陈某的丈夫徐先生称,随后,妻子先被推到楼上,但因机器坏了,又被推到一楼急诊处做B超。

  做完B超,陈某又被推回肾内科病房。由于呼吸困难,医生给她套上了氧气面罩,“气管已经被血肿的包挤压,氧气根本输不进去。”徐先生说。

  3时57分,外科医生许峰赶往现场参与抢救,对患者进行伤口清创。4时10分,麻醉科行床旁气管插管,后又经呼吸机辅助呼吸,随后,陈某转入ICU抢救。

  2011年8月14日10时,陈某死亡。死亡诊断为,“感染中毒性休克,肺炎克雷白血症,心肺复苏术后,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慢性肾功能衰竭,缺血缺氧性脑病。”

  鉴定

  一级甲等医疗事故 医院担责

  根据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当晚前来会诊的张某没有执业医师资格,他在事发后的当年9月才获取了执业医师资格证。按照卫生部规定,实习医生必须在导师指导下方可进行医疗行为,而张某的上级医生正是外科副主任医师许峰,而许峰才是当晚外科值班医生。

  之后,徐先生向西城区公安局报案,要求对医生许峰进行刑事立案。但得到回复称,没有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无法立案。

  于是,徐先生分别向两个部门申请了鉴定。西城区卫生局作出的医疗事故鉴定结果为,陈某病例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院方全责。北京市医学会鉴定的专家分析意见也指出,医院让仅取得医师资格证、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证的人员独自会诊,违反了《医院工作制度》关于会诊制度的有关规定。最终鉴定结论为:“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院方负有主要责任。”

  “大夫说要做B超,这是最错的一步。如果当时将伤口割开,将血放出来,人就没事了。或者做完B超后马上将她推到外科手术室做手术,可能也来得及,但当时大夫又将她推回病房。”徐先生说,颈部切开手术是许峰做的,但已经晚了,陈某深度昏迷后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直到死亡。

  妻子死后,徐先生曾找张某询问后续事宜,张某称有什么事去找许峰,但之后的2个月,徐先生没见到许峰的影子。“一会儿说他在实验室,一会儿又说在病房,一会儿又说在出门诊。”

  庭审

  不知道实习医生没有资格证

  西城检方指控,许峰于2011年6月29日1时至3时许,在医院普外科值班期间,因严重不负责任导致被害人陈某不治身亡。

  同年10月,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陈某的死亡原因为颈部甲状腺旁血肿形成,致颈部呼吸道受压而发生窒息,终因多器官系统功能障碍而死亡。

  今年8月11日,许峰被西城检察院取保候审。

  昨日上午,该案在西城法院开庭审理。已被取保候审的许峰穿着便服出席庭审。

  在法庭上,对于检方指控,许峰表示不认可。他说,事发当晚自己和张某值班,当时他正在急诊外科会诊,接到肾内科要求会诊的电话,因分身无术就让张某去,还叮嘱张某把现场情况告诉自己,然后由他判断。

  许峰还称,后来因不放心,他还抽空去了病房,看陈某没有什么问题后又回到了急诊室。

  对此,检方质疑许峰为何没有关于当晚在急诊外科会诊的文字记录,许峰说记不清了。

  庭审过程中,许峰称不知道张某没有执业资格证。“我承认这次事故是我经验不足,说我严重不负责任我不认可。而且我不知道张某没有执业资格证。”

  昨日,该案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