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在韩车祸女孩运回京数十万费用谁付

2014年11月03日

医疗专机在首都机场落地后,随机医生和机场的急救人员商议转运事宜

  昨天上午10点12分,经过2个多小时的飞行,在韩国遭遇车祸的杭州女孩小李被金鹿航空救援的医疗专机送回北京。此前,小李在韩国出差时被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撞成重伤,由于当地缺乏有效的医疗条件,女孩的家属辗转联系到医疗专机,将其送回北京天坛医院救治。在关注小李病情的同时,不少人也有疑问:什么样的人才能够享受这样的跨境医疗转运。

  昨天,本报报道了一名杭州女孩在韩国出差时,被一辆闯红灯的小车撞成重伤。由于当地缺乏有效的医疗条件对女孩进行救治,女孩家属辗转通过外交部联系到医疗专机,送其回北京天坛医院救治。昨天早晨10点12分,医疗专机成功抵达首都机场停机坪,11点56分,女孩被送到天坛医院重症监护室。

  专机11小时往返将女孩送回北京

  10月21日,去韩国出差的杭州女孩被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撞成重伤,至今昏迷不醒。根据医院的诊断,小李的伤势属重度颅脑损伤,情势非常危急;同时伴有腿部骨折等多发伤和弥漫性脑挫裂伤,需要回国进行手术和治疗。由于在韩国语言不通且对医院治疗方式不熟悉,家属在外交部的帮助下联系到了金鹿医疗救援公司,希望通过医疗专机到北京接受进一步治疗。

  10月31日晚上9点,救援公司和小李的家属最终确认了回国治疗的方案,并和医疗团队多次沟通,确保飞行过程中病人的生命体征平稳。另一方面,由于小李在车祸中丢失了护照,我国驻韩使馆特意为其开放了特殊审批通道,及时补发了护照。

  11月1日晚11点左右,救援的医疗专机从深圳起飞。到达韩国后,经过各种准备工作,昨天早晨7点30分,病人担架从韩国登机。这架医疗专机由“豪客800”公务机改装,除了重伤的小李和两名家属外,还有三名医疗专家(包括一名美国医生、一名荷兰护士和一名中国护士)、4名机组人员和大量的医疗设备。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医疗专机抵达首都机场。

  救护车机场接力送女孩顺利入院

  昨天早晨10点12分,在首都机场停机坪上,小李的医疗专机缓缓地降落在首都机场上。工作人员首先将小李的行李先行搬出飞机,随后医护人员对小李进行检查,确保情况稳定能够安全下飞机。小李的母亲焦急地下机,一脸疲惫,不停地拨打电话。

  近十名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将小李抬下通道狭窄的飞机,通过担架护送到机场救护车上。小李的身上被各种医疗设备和药液严密包裹,眼睛紧闭,脸色黄黑,毫无血色。她的医生和护士一直在观察着仪器和小李的体征,确保没有问题。

  跟随飞行的医生Holt表示,尽管小李病情十分严重,但体征较为平稳,所以可以进行空中转运。专机上的救援设备和地面上的ICU设备基本一致,飞行过程非常顺利,并没有进行心肺复苏或者进行其他的紧急救治。

  机场急救车很快驶离停机坪,在机场外和等候多时的999急救车进行“交接”,小李随后被送往天坛医院。11点56分,小李的急救车抵达天坛医院,进入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据天坛医院急诊科副主任杨铁城介绍,由于小李的情况十分严重,暂时没有做检查,直接送到ICU接受治疗,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谁能享受医疗救援专机服务?

  记者了解到,北京除了金鹿航空救援公司和999急救中心拥有长途医疗专机外,北京正在建设首都空地一体化救援体系,目前999急救中心已经引进了专用医疗救援直升机。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医疗转运成本巨大,个人很难负担空中医疗救援的费用,大部分的空中医疗专机救援的费用来自于保险。

  医疗专机价格并不亲民

  金鹿航空救援首席执行官路海宽告诉北青报记者,医疗专机转运为“双向收费”,加上航油和机场起降费用成本巨大,占到成本的60%至70%,所以医疗专机转运的市场价并不亲民。

  路海宽介绍,以小李为例,由于小李脑部弥漫性失血,在公司评级中严重指数是最高级别,需要一个医疗总监和两个有经验的护士组成重症ICU医疗团队。“既要保证飞行方面的安全,也要保证病人医疗方面的安全”。此次救援小李属于“成本飞行”,但花费也在数十万元,费用全部由患者家属承担。韩国距离中国较近,而如果从欧洲转运病人市场价至少是120万元至130万元。除了受到距离的影响,季节天气和转运病人的病情严重程度也会影响成本。

  999一名负责空中转运的工作人员表示,不论是固定翼飞机还是专用医疗救援直升机,空中转运费用确实比较高。

  医疗专机需保险“保障”

  今年8月,999急救中心通过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两架飞机接力,将一名在新疆患心梗的患者送到了北京安贞医院。虽然整个转运过程仅耗时4个小时,但费用需要50万元。患者之所以能够享受这种服务,是因为任职的企业为其购买了高端医疗险。

  国外空中救援的费用主要由四类主体进行支付,分别是政府、保险公司、民间捐款、患者本人,保险则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方式。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德国已建立覆盖全国的航空紧急救援体系,救援直升机为所在医院50公里半径范围内提供服务,救援直升机必须在15分钟内赶到现场。而高额的转运费用主要由保险公司承担,因此普通患者经过评估满足条件,就可以使用医疗救援专机。

  路海宽介绍,公司的客户主要有保险公司、企业和个人。除了为一些明星、企业家、政治家、首富等较有社会经济地位的个人提供服务之外,海外留学生也是较重要的个人客户群体。而作为经济条件有限的普通人,一般来说,主要通过所在单位为其购买含有医疗转运费用的医疗保险。

  保险赔付依然任重道远

  据保险公司介绍,只有办理了高端医疗保险或境外旅游保险,才有可能享受到这样的医疗专机服务,但从现有数据来看,个人购买高端保险的仅为少数,因为购买包含紧急专机救援的此类险种,一年需要一万多元,如果没有意外的情况下,这些钱保险公司并不会返还。

  随着国内首架专用医疗救援直升机的启用,市红十字会也在和保险公司合作,制定了国寿空中紧急救援费用补偿医疗保险条款,惠民版保费价格为每年每人299元,保险金额为3万元以内,保险公司承担70%;尊享版保费为每年每人999元,保险金额30万元以内由保险公司全部承担。

  而路海宽介绍说,国外此类保险一般包括医疗部分和医疗转运部分,费用加起来可以赔付100万人民币左右,两者各占一半。但国内80%的旅游医疗保险,医疗部分的赔付基本上都少于50万,转运费用少于10万,甚至基本没有。所以,真的发生意外事件,保险公司也很难给力。

  目前北京市红十字会正在联合相关各方,鼓励航空救援机构通过投保商业保险,建立风险分担机制,利用市场化手段提高公众保障水平。

来源:北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