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行业动态

六部委推进医药分开 药品安全责任需界定

2014年09月10日

  9月9日,商务部网站公布了商务部、发改委等6部门《关于落实2014年度医改重点任务提升药品流通服务水平和效率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要采取多种方式推进医药分开,逐步形成医师负责门诊诊断,患者凭处方到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自主购药的新模式。专家提醒,医药分开后,药品安全问题责任需界定。

  采取多种方式推进医药分开 鼓励零售药店发展和连锁经营

  通知指出,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可探索由规模较大、质量控制严格、执业药师药事服务制度完备、诚信记录好的零售药店,承担医疗机构门诊药房服务和其他专业服务的多种形式的改革,并切实加强医疗机构药事管理工作,推进临床合理用药。

  通知提出,要逐步形成医师负责门诊诊断,患者凭处方到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自主购药的新模式,并确保医疗机构按照《处方管理办法》(原卫生部第53号令)开具和调剂处方,保障患者的处方知情权和购药选择权。

  此外,通知要求有关部门要结合深化医改和医药分开试点工作,提高零售药店在药品终端市场上的销售比重,清理妨碍零售连锁药店发展的政策性障碍,缩短行政审批所需时间;发展改革部门要依法查处药品生产流通企业与医疗机构在药品销售中存在的的各种价格垄断行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要将符合资质条件的零售药店及时纳入医保定点范围,逐步扩大医保定点零售药店覆盖范围。

  “以药补医”扭曲公立医院补偿机制 民众对“医药分开”寄予厚望

  “以药补医”是上世纪50年代,国家为弥补医疗卫生事业经费不足制定的政策。即允许医院销售药品时,在进价基础上加价15%。随着时代发展,弊端逐渐显现。

  一位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的职员告诉中新网健康频道,自己感冒发烧这种病都不敢去医院,怕一不小心就搭进去好几百,小病小痛都是“自诊”,然后去药方买药完事。

  最近几十年来,因为“以药补医”机制,形成了扭曲的公立医院经济补偿机制和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内在驱动,导致公立医院公益性弱化,造成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难题。医生开大处方、患者“看病贵”问题暴露出“以药养医”问题,导致医患失信,甚至纠纷频发。目前,许多民众对“医药分开”寄予厚望。

  今年7月份开始,北京就开始在一些试点医院实行“医药分开”。北京友谊医院实行“医药分开”的第一周,药费总计为患者让利164.82万元。根据北京医管局的问卷调查结果,88.4%的患者认为专家门诊的交流和解释时间比以前增加了,认为解释不充分的仅为9.2%。比如,一位患者反映,实行改革后,看专家号的时间明显增加,专家的服务更好了,专家解释到位,感觉很满意;对医生服务的总体满意率为90.2%,其中十分满意为35.8%,不满意仅为2.6%;44.4%的患者明显感觉到药品支出下降了。

  医药分开后 药品安全问题责任需界定

  此前,北京清华长庚医院CEO助理杨长青博士在做客中新网健康频道视频访谈间时表示,医药分开后,隐形的药品的安全问题会更加突出。药品的质量有问题,可能会给病人带来伤害,这个时候病人是找药房求偿,还是找医院需要界定。

  “一直在说以药养医不对,所以这个办法叫做医药分开,就没有以药养医的问题了,分开之后它的目标是达到了,但是另外的问题就出现了。”杨长青分析,“医药分开还有一个隐含的安全问题。当药房是医院药房的时候,医院就是整个责任的主体。当药房不再是医院的药房,变成零售药房了,他也是法人,我也是法人,如果出了问题,这两者之间要重新界定责任。很显然现在的药品质量,药品发放环节的控制,还没达到这样一个安全环境,使得大家都能够非常清楚的界定。在这种情况下会有很多纠纷隐患。比如医生开药没问题,但是你抓药抓错了,药品的质量有问题,可能都会给病人带来伤害,这个时候病人就要选择到底是找药房来求偿,还是找医院。”

  目前,国际上已经达到医药分开了吗?对此,杨长青指出,医药分开存在利益再分配的问题。“比如说台湾的长庚,他们也是非常庞大的体系,有一万多张病床,他们的药就是自己采购,自己管理,最大的问题就是品质问题,我可以交给别人去做,但是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责任就又都回到医院来了,所以医院必须来承担这一部分。在其他地方,比如美国很多是药房在医院外边的,但是美国解决的问题是收费完全是分开的,这个是现在我们后段要面临的现实问题。”

  改革不能“一刀切” 特殊情况要特殊考虑

  实行“医药分开”后,可以切断医生收入与药品销售的直接联系,医生便没有了开大处方、开贵药的动机,专心诊疗,百姓则可以选择平价药店购买药品。一边,确实可以让百姓看病买药更实惠,而另一边,也有些医院表示新政不利于医院生存。

  据健康界报道,北京佑安医院院长李宁曾表示,相比朝阳医院一万人次以上的日门诊量,他所在的佑安医院日门诊量只是朝阳医院的五分之一左右。如果将改革方案照搬过来的话,医院十分吃亏。李宁谈到,医院已经进行了相关测算,按照现行的运行状态,如果直接复制五家改革试点医院做法,佑安医院一年要少收入5000万到6000万,如果想要持平的话,医院日门诊量需要增加3倍,住院病人床位周转率要再缩小一半,但这对医院来说显然是无法实现的。

  据了解,佑安医院属于传染病医院,门诊量少,手术量少,用药量大如果取消“以药补医”,医院和医生的利益都会直接受到很大的影响。与此情况相类似的还有地坛医院等。

  此外,据羊城晚报此前报道,医院的药房由门诊药房、急诊药房和住院药房三部分构成。“用药救急,急诊不能靠社会药房”,一位业内人士称,急诊可以先救人再交钱,而到药房买药则得先交钱。而住院用药品类繁多,一般药房很难保证品种齐全。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