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让一条狗给你治病你愿意尝试吗?

2014年07月16日

  今年年初,格雷格带着大丹犬Max从美国芝加哥来到广东清远。

  Max是一只治疗犬,格雷格希望能和Max一起无偿帮助中国自闭症儿童。出发之前,格雷格在网络上搜索中国治疗犬的相关信息,一无所获。半年来,从人们的反应,他发现,中国在动物辅助治疗方面还存在很大空白。

  不小心把热水洒身上,

  它都要等指令再行动

  6月份一个周日的下午,格雷格和Max第二次来到珠江新城的广州市第二少年宫。特教中心的孩子们非常喜欢Max。

  大丹犬本就是体型高大的品种,Max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可以说是“狗狗中的姚明”——即将年满5周岁的Max,体重60公斤左右,四脚着地时肩高近1米,站起来则有两米高。

  孩子们围绕在Max身边,抚摸它、拍打它、闻闻它,还有孩子拽它的耳朵、尾巴,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对这只大丹犬的好奇和喜爱。

  Max没有欣喜若狂,也没有惊慌失措。它气定神闲,喜怒不形于色,没有主人的允许,它一动不动。“Max只要见到小孩子,就会自动进入工作模式。它天性活 泼好动,但工作时,它会收起性子,面对突发状况也不会失控。”格雷格说,曾经有一次在美国,有孩子不小心把热水洒在Max身上,它都没发脾气,只是抬头不 解地看看格雷格,询问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它咬不咬人?”“我能骑上去吗?”孩子的语言表达不太连贯,但脸上毫不掩饰的笑容透露出内心的喜悦,连平时喜欢独自缩在角落的平平(化名)也会主动走向Max。

  “自闭症的孩子喜欢与众不同的东西,像Max体型这么高大的狗并不常见,孩子们首先从外表上容易对Max感兴趣。”格雷格拥有教育硕士学位,在芝加哥是一 名小学老师。由于美国公立学校对自闭症儿童零拒绝,格雷格教过不少自闭症学生,特殊教育经验丰富,他和Max实际上是一个“治疗团队”。“有的孩子喜欢 Max毛茸茸的触觉,家长可以用毛绒玩具让他心情愉悦,鼓励他用触觉感知外界事物;有孩子凑上前闻Max的味道,他主要通过嗅觉来认识世界,那我们找找他 喜欢的味道;有的自闭症孩子一直跑,停不下来,我让他牵着Max,神奇的是,孩子竟然不跑了。”格雷格认为,Max与这些“星星的孩子”有独特的交流方 式。

  长者、伤者和美国大兵,

  治疗犬都能给予帮助

  当然,并不是每只狗都能像Max那样镇定,因为Max是专业的“治疗师”。身体健康,性格温顺友善,乐于接受陌生人的接触,镇定轻松、不害怕、不紧张、没有攻击倾向,服从主人的指令——这些都是治疗犬必须具备的素质。

  Max去年1月在美国通过考试,取得治疗犬资格,它脖子上挂着金属制成的小证书证明了这一点。一般来说,申请考试的狗狗需要学习专门的课程,但由于格雷格 平日里对Max训练有素,Max没上课就直接一次通关。要知道,美国治疗犬考试的平均合格率只有约40%,初次考试过关的合格率就更低了。“它是极少数第 一次考试就通过的狗狗。”格雷格对此颇为自豪。

  治疗犬在美国相当常见。治疗犬国际机构(TDI)于1976年在美国新泽西州创立,至今有38年。如今,治疗犬遍布美国各州,约有2.5万只。养老院、学校、图书馆、医院、社区里,都能见到治疗犬的身影。

  除了探访孤寡老人、病患者送温暖,治疗犬还是老师上课的助教、孩子读书的良伴。在芝加哥,格雷格常把Max带到学校,让它当听众,鼓励学生开口朗读。“有 些内向的孩子害怕在人前开口朗读,担心读得不好被嘲笑,但Max不会笑话任何人,孩子们信任它,愿意读给Max听。”治疗犬国际机构正在大力推广这项阅读 计划——让治疗犬成为“摇尾巴的小家教”,希望更多孩子在狗狗的陪伴下、在乐趣中爱上阅读。

  不过,治疗犬最擅长的还是心理治疗。2013年4月,美国波士顿发生爆炸袭击,给不少伤者和亲历者的心中蒙上阴影。案发后,五只受到专业训练的治疗犬来到 医院,陪伴伤者,聆听他们的倾诉。受伤者表示,狗儿给他们带来了欢乐。此外,治疗犬还帮助了不少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美军士兵。

  治疗犬不是神医,无法真正治愈疾病

  然而,治疗犬在中国,尤其是内地并不多见,动物辅助治疗(Animal-Assisted Therapy,AAT)进入中国内地的时间只有短短10年。“狗医生”是亚洲地区首个动物治疗计划,由亚洲动物基金创办人谢罗便臣女士1991年在香港 发起,2004年引入内地,最早出现在成都,2006年“狗医生”才到广州。

  格雷格明显感受到,中国在动物治疗方面存在很大空白。“说到狗医生,人们第一反应是兽医。治疗犬就更不为人所知了。大多数人不知道治疗犬能做什么,也不知道治疗犬与一般的狗有何区别。”

  治疗犬不是神医,它们无法真正治愈疾病,但动物辅助治疗法自上世纪出现以来,受到科学家和医学界专家的普遍认可。不少心理学研究表明,与动物,尤其是狗相处,人的血压会下降,有助释放压力和紧张情绪,减少孤独感和抑郁情绪。

  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博士Pat Fung 2009年开始与亚洲动物基金合作,研究动物辅助治疗在推动自闭患儿社交能力进步方面的作用。结果表明,按疗程定期接受狗医生治疗的自闭儿童,语言词汇量 明显增加,消极行为亦减少。Pat Fung博士指出,“狗医生是自闭患儿良好的治疗玩伴,不仅营造了良好的游戏环境,还给自闭患儿提供了触觉上的鼓舞。动物辅助疗法是能有效引导自闭儿童语 言能力的治疗方法。”

  理想VS现实

  带狗来粤,义务为孩子治疗遭拒

  对方答复,欢迎来上英语课!

  “前段时间我在一个小乡村吃饭,遇到一个8岁的孩子,从来没有说过话,家人也不带他去看医生,就让他呆在家里,也不上学。这个孩子就活在自己的角落里,不 跟别人交流,我看到很心酸。家长也不想要我的帮助,因为我是外国人,另外看到Max的体型,出于对狗的误解,根本不让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孩子。”说到这次 经历,格雷格仍旧心里很难受。

  今年年初,52岁的格雷格离开在美国的家人,独自带着Max来到中国,就是希望能帮助更多自闭症儿童,屡屡遭拒的现实不免让他有些失望。邀请他到清远一家 英语培训中心的老板,在邮件中提到她的孩子也患有自闭症,这亦是格雷格接受邀请的原因之一。结果,老板并不愿意让他和Max为孩子治疗,也不听格雷格给孩 子的建议。格雷格希望周末开放培训中心的一间课室,为周边的自闭症儿童做免费治疗,也遭到老板断然拒绝。格雷格还向惠州少年宫提出为孩子们做义务治疗,对 方的回复是,欢迎他来给孩子们上英语课,至于让Max给特殊儿童治疗则不必了。

  通过朋友帮忙,格雷格联系上广州市第二少年宫,终于如愿以偿。不过,他又有了新的难题。志愿服务不但分文不取,还要自掏腰包。从清远到广州,来回约两百公 里,Max无法搭乘公共交通,格雷格只能租车或打车。回想在美国,有治疗犬和服务犬的双重身份,Max出门不受任何限制,公交、地铁不在话下,学校、医院 等公共场所自由出入,就连坐飞机也享受特殊待遇。飞来中国时,洛杉矶机场专门为它开设了特殊通道,免检通过安检,它不需要像普通狗狗憋在窄小的笼子里,而 是和乘客一起待在机舱,有专享的三四排座位。可如今,它真是虎落平阳,寸步难行的窘迫。

  “往返的交通费用就要上千元。”两次活动,加上Max上个月误食骨头伤及肠胃住院的费用,格雷格工作半年攒的钱都花光了。少年宫特教中心的经费有限,无法负担格雷格高昂的交通费。

  格雷格和Max的专业和无私付出让家长们既认可又感动,他们都希望格雷格和Max能常来,可惜下一次的活动至今没有着落。曾现场参与活动的周女士介绍,家 长们自发组建了“Max狗医生在中国”的微信群,一直关注格雷格和Max的情况,对于他们面临的困境,家长们也想方设法帮忙,为他寻找在广州的工作机会, 想办法解决他与现任老板的劳动纠纷。“如果他能长驻广州,广州的孩子们就有福了。”周女士说。

  做条治疗犬,不是轻松活

  如果你以为治疗犬和宠物狗没什么两样,不过是撒娇卖萌而已,那你就错了。

  对Max而言,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少年宫里,与孩子们玩耍了45分钟,格雷格示意大家休息,牵着Max去上厕所。实际上,是借上厕所之名让Max喘口气。

  “进入工作状态的麦克斯其实压力很大,它要专心控制住自己,时刻绷紧脑中那根弦。坚持45分钟已经是极限。”暂时离开工作环境,格雷格让Max放松一下,做回自己,撒撒野。十分钟后,放松完毕的Max重新启动工作模式。

  亚洲动物基金制定的狗医生守则亦规定,狗医生一天的“工作时间”不宜超过一小时。可见,狗医生也压力山大。

  Q:什么样的狗能做狗医生?

  A:狗狗身体健康、性格温顺、对人友善;

  ●年满两岁或两岁以上;

  ●同主人共同生活超过半年;

  ●已经办理养犬登记证;

  ●已注射传染病疫苗和狂犬病疫苗;

  ●已经绝育。

  Q:怎么申请?

  A:狗主在亚洲动物基金网站上报名后,由基金会安排狗狗统一进行面试。“狗医生”考试一年一次,在每年3月或4月举行。

  面试包括三个基本部分,共约十分钟:

  1. 首先观察小狗见到主人、陌生人和其它小狗时的态度,小狗应该与主人非常亲近,同时见到陌生人或小狗时显得轻松和友善。

  2. 性情评估:考官首先对小狗进行基本健康检查,然后模拟今后实际探访活动中狗狗可能遇到的情形来对狗狗进行全面性情测试,包括拉耳朵、捏皮肤、拉尾巴、向小 狗脸部吹气、触摸脚爪和各类可能触痛小狗后背和臀部的动作,以及突然的巨响、嘈杂的声音、口中夺食等等。狗狗面对这些情形的表现应该是温顺友善、镇定轻 松、乐于接受陌生人的接触,不害怕、不紧张、没有攻击倾向的,这样的狗狗就有可能通过考试。

  3. 基本服从:小狗能在主人用狗绳牵引下安静镇定地行走,并且服从主人的基本指令。

  Q:狗医生和狗主人需要承担什么责任?

  A:除了对狗只的考核外,狗狗主人也需要明确志愿者工作也属于工作的一种类型,需要足够的爱心、耐心及责任心,不应该由于一时兴起而盲目为自己的狗只报考。在狗只考核合格后,义工需要积极配合亚洲动物基金工作人员的工作安排。

  对话

  亚洲动物基金中国猫狗福利项目副经理陈敏婕:

  广州在职狗狗医生约40条,远远不够

  亚洲动物基金中国猫狗福利项目副经理陈敏婕在接受Hi广州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最早在亚洲引入动物治疗计划的机构,亚洲动物基金希望狗医生发挥动物大使的作用,通过“动物助人助己”,影响人们对动物的态度,改变人们把狗当作食物的观念。

  Hi广州:相比警犬、搜救犬、导盲犬等工作犬,狗医生的知名度并不高,很多市民从来没听说过,为什么?

  陈敏婕:警犬、搜救犬是全世界通用的工作犬,由国家培训,属于国家机能犬。狗医生不属于这个范围。而且,狗医生1991年才在香港首创,相比其他的工作犬,它出现的时间短,种类新。

  Hi广州:狗医生探访活动多久进行一次?

  陈敏婕:一个月平均有三次,轮流到广州32家老人院和特殊儿童机构。有些机构还会主动联系我们,希望狗医生前往探访。但广州目前在职的狗医生只有大约40条,远远不够。

  Hi广州:在职的狗医生是什么意思?

  陈敏婕:狗的寿命在10到15岁左右。两岁以上的狗才符合狗医生的申请要求,通常8岁以上的狗身体机能退化,不太适合探访。我们每年都会对狗医生进行复核检查,确保身体状态适合进行探访。广州8年来通过考试的狗医生大概有85条,目前在职数约为一半。

  Hi广州:既然狗医生数量不多,考试通过率却只有30%,为何不放松一些?

  陈敏婕:为了保证探访的安全,考试会比较严格。两个考官同时考一条狗。如果探访过程中发生一起事故,将对狗医生项目带来严重打击。我们也希望更多狗主带着狗狗加入,但作为志愿者,狗主虽然不需要负担任何费用,但要付出耐心爱心以及宝贵的时间。

  Hi广州:发生过任何意外情况吗?

  陈敏婕:目前为止没有发生过事故,零意外。狗狗考试前并不需要专业培训,考试考的是狗狗的基本服从以及温顺而信任人的天性,但通过狗医生考试后,我们会对 狗主人进行基本的培训,以确保探访活动的顺利进行。另外,每位狗医生“上岗”探访的时候会有两人共同监督,包括狗主和一名志愿者。活动前一天,我们会和狗 主通电话,确保狗医生的状态良好、情绪稳定,也会准备医药箱等应急措施以备不时之需。

  Hi广州:广州、成都、香港,狗医生在中国几个城市有何不同?

  陈敏婕:狗医生项目最早在香港开始,发展也最为成熟。内地城市中,最先到成都。成都收到狗医生考试申请数量、及格数和在职数都比广州要多一些。

  在香港,狗医生被允许进入医院,探访病人,让他们心情愉快。目前在内地城市,狗医生还不能进入医院,希望未来可以进一步推广。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