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专家专栏

多省试水“弃婴岛” 有争议但多数专家赞同保留

2014年06月05日

  基金会工作人员正在照顾刚刚收到的三个星期大的弃婴——莎莎。

  “关爱孤儿”基金会的外景。

  中国孤儿数12年翻10倍 设立婴儿安全岛引争议 记者走访马来西亚民间婴儿安全舱抚养机构

  自石家庄2011年6月1日首次设立“婴儿安全岛”以来,中国目前已有近30个省区市“试水”建立“弃婴安全岛”,然而今年3月16日,广州弃婴安全岛因开放48天收入262名重疾弃婴不堪重负被迫关闭再次引起各界争议。

  记者近日走访了马来西亚弃婴收养民间组织“关爱孤儿基金会”,了解民间机构如何在弃婴救助方面的做法和经验,正如这一机构所言,政府抚养弃婴能力有限,且不能真正实现把爱带给弃婴,教育成年人减少弃婴,并让弃婴回归家庭或许是更好的出路。

  多省“试水”“弃婴岛”

  针对弃婴激增制订应急预案

  今年6月1日,山东首家婴儿保护岛在济南正式开放,虽然有广州关闭婴儿保护岛的经验在前,三天内急剧增加的弃婴仍然让济南市福利院感到措手不及。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机构推出的《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3》来看,2012年全国注册孤儿数量为62.8万人,其中集中供养54.1万人,社会供养8.7万人,相比2000年初又翻了10倍以上。

  济南:3天收治19名弃婴

  据济南儿童福利院相关人员介绍,从6月1日到3日,三天内“弃婴安全岛”已经收治了19名弃婴,全部患有残疾,有的甚至有三种以上疾病,包括先天性愚型、脑瘫儿、先天性心脏病和胃肠道发育不良等。

  据了解,目前济南儿童福利院的床位只有100张,当面临激增的弃婴时,将会如何应对?这名负责人表示,鉴于今年3月广州曾经出现的情况,他们在设置弃婴岛时也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因此针对弃婴激增的情况制订了专门的应急预案,尽最大的努力保障弃婴的生命安全。

  穗“弃婴岛”不堪重负暂停

  广州市婴儿安全岛是广东省首个、全国第25个婴儿安全岛试点,于今年1月28日投入使用,3月16日宣布暂停。48天接收弃婴262人,其中大部分为本市医院出生的残疾重病婴儿,存活率超过91%,而一般福利院养育孤残儿存活率约为85%。

  截至今年2月,据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统计,中国已有28个省区市“试水”建立“弃婴安全岛”,加上此次山东开放婴儿安全岛,全国有近30个省区市在试行弃婴安全岛项目。

  马来西亚民间组织参与收养

  设婴儿保护舱接收遗弃婴儿

  吉隆坡郊外百打灵区的一个别墅区内,一栋白色的两层小楼静静地坐落在那里,如果没有门口黄蓝相间的“关爱孤儿”基金会(OrphanCARE Foundation)标志,估计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间专门处理弃婴收养和管理的民间机构。记者到访的这一天上午,3周大的女婴莎莎刚刚被妈妈送进了这里的婴儿保护舱,见到记者时,她展露了自己美丽的笑容,因为一个安全的婴儿保护舱,使得她避免了被遗弃垃圾桶的厄运。

  “我们只是一个中转站”

  “关爱孤儿”机构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以非盈利为目的的民间组织机构,“OrphanCARE不是一个孤儿院,而是一个为弃婴服务的中转站,帮助每个弃婴重新进入合适的家庭,度过自己快乐的童年。”32岁的该机构项目经理萨让哈·莫汉德·泰赫尔(Syarhah Mohamed Tahir)说。

  2010年5月,“关爱孤儿”基金会在吉隆坡郊外百打灵区的一个社区内开放了第一个婴儿保护舱,这个婴儿保护舱就是用于接收被人遗弃的婴儿。随后,这一机构在马来西亚其他地区开设了另外两个接收点,萨让哈说,最初,基金会希望在马来西亚全境开设10个婴儿保护舱去接收婴儿,但是受制于经费的局限,目前只能维持三个婴儿保护舱的运作。

  不同于国内的婴儿保护岛,这家机构的婴儿保护舱实际是一个接收平台,对外的部分是一个白色的小门,上面挂着“接收宝宝”的标志,打开这个白色的小门,可以看到一个平台,上面铺好了婴儿被褥,父母将婴儿放在平台上后就会触动被褥下面的一个按钮,会自动打开空调装置和触动警铃,几分钟后,工作人员就会听到警铃响起,这个时候打开里面的门就能将婴儿抱走,而面朝外面的门在遗弃者关闭之后就不能再次打开,直到工作人员将婴儿领走,才能再次开放婴儿保护舱。

  在舱门口,有一个小小的架子,上面放置了一些表格和笔,一般来说,该组织希望遗弃者能够留下关于孩子的信息和父母的信息,表格上有父母姓名和身份证件号码的选项,还包括婴儿的宗教信仰,“但是大多数遗弃婴儿的父母不会留下自己真实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但是他们忘了这可能是将来婴儿唯一可以和父母相认的线索。”萨让哈说。

  在婴儿被工作人员接收以后,基金会就会找到医疗机构评估婴儿的健康状况,确定没有问题后就开始遴选收养家庭。“我们虽然是民间机构,但是我们的收养程序是受到政府监督和管理的。”萨让哈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公益性组织,他们不能在收养过程中收取任何费用,希望收养孩子的家庭可以在网上登记收养申请,当出现弃婴时,工作人员就会根据信仰、人种、家庭状况等情况筛选收养家庭,而根据马来西亚政府的硬性规定,收养家庭的月收入必须达到5000马吉林特,否则不具备收养条件,此外,结婚5年没有孩子的家庭将优先获得收养资格,“虽然过程接受政府监督,但是机构运作,包括婴儿护理、养育等费用全部是由民间组织自己负责。”

  病患儿仅占1%

  不同于中国的众多婴儿安全岛,关爱孤儿基金会婴儿保护舱项目开放4年以来,一共接收了92名弃婴,但是除了一名女婴存在缺少手臂的残疾外,其余的婴儿基本都是比较正常的。萨让哈坦言,这些年以来马来西亚弃婴问题也越来越严重,平均每年都会有100个左右的弃婴,虽然总数并不多,但是以马来西亚整体3000万人口总数来看,比例也并不算低。

  “在马来西亚遗弃婴儿的主要原因不是残疾病患,而是未婚生子,由于年轻女性未婚生子会受到社会的强烈歧视,所以很多年轻的未婚妈妈都会选择遗弃自己的新生儿。”萨让哈表示,在没有婴儿保护舱之前,弃婴的死亡率非常高,2005年到2011年间被遗弃的517个婴儿中,死亡率高达55%,现在不但是有民间组织提供婴儿保护舱,政府的公立医院也会提供婴儿保护舱用于接收遗弃婴儿,这一做法使得婴儿成活率大大提高。

  帮婴儿找到适合的家庭

  “找到有爱心的家庭收养病残儿并不难,难的是如何保证这个女婴以后的生活质量,我们作为一个婴儿中转站,就是要帮助这些婴儿找到最适合的收养家庭,让他们有别于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因为每个婴儿都需要一个家庭,而不仅仅是在孤儿院吃饱穿暖,只有在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才能是真正健康幸福的孩子。”萨让哈认为,这就是关爱孤儿基金会的婴儿保护舱与政府部门的弃婴计划不同的地方,他们实际上只是一个弃婴的中转站,最终目的不是抚养这些婴儿,而是帮他们找到合适的收养家庭。“一般来说,他们在我们这里停留的时间在2天到1个月不等,最终他们都会进入新的家庭。”

  萨让哈表示,虽然基金会不会安置摄像头监控遗弃婴儿的父母们,但是如果他们看到有人在遗弃婴儿还是会热情地招呼他们进来聊一聊,询问一下遗弃婴儿的原因,并会跟他们讲解一些关于婴儿收养的问题和过程,“有不少未婚妈妈在和我聊天后就打消了遗弃婴儿的念头,这些女孩很多只有16~20岁,婴儿都是和男朋友发生婚前性关系生下的。”

  “弃婴岛”是去是留?

  大多数法学家赞成保留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社会法研究中心举办了“弃婴岛”的去与留——关于弃婴问题的法律研讨。会上,大多数法学专家都支持“弃婴岛”的存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立众认为,弃婴岛有其局限性,但是弃婴岛的利远大于弊,应当坚定地认可。

  其次,从刑法角度探讨遗弃罪的刑事责任。弃婴的人是否构成遗弃罪与设置弃婴岛的人是否构成帮助犯、教唆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回过头来,如果一个父母极度贫困,而婴儿身患重病。换言之,如果把孩子留在其身边,可能就是死路一条,让父母承担这个义务就有失正当性了,这就违反了当初推定的最有利于婴儿的生命、身体与身心健康的初衷。

  如果孩子换一个环境可以治疗他的疾病,使其生命得到延续,并且以后有机会获得一个更好的成长家庭的话,我个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豁免父母的救助义务,国家就应当承担相应的义务。但是如果是具有抚养能力的父母,生活上好逸恶劳,年纪轻轻不想负责任,则是应当承担这样的责任,这样的父母是要构成遗弃罪的。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副教授赵红梅表示,我国的残疾人并没有像国外那样有自豪感,很大原因是因为福利措施不到位。虽然我们现在允许残疾儿童父母生二胎,但是他们承受的苦难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人都是有趋利避害的天性的,如果对未遗弃残疾儿童的家庭提供补贴,这样就不会产生太多弃婴。

  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强调,必须明确弃婴是有罪的,连骨肉都可以抛弃,如何推动国家与社会往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