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亚太医话

“走廊医生”是更为深刻的医患矛盾

2014年05月07日

  四川绵阳市人民医院“走廊医生”事件日前进入“法治”阶段。5月6日下午15时20分许,绵阳市人民医院召开职代会,与会88名职工代表一致表决通过“解聘‘走廊医生’兰越峰”的医院处理意见。绵阳市人民医院负责人表示:“2014年1月28日以来,医院本着‘不抛弃、不放弃、不排斥’的原则,一直最大限度地保持与兰越峰医生的沟通,但是,兰越峰医生一直未到超声科上班。根据相关法规以及医院与兰越峰医生签订的《四川省事业单位聘用合同书》第十条(三)款2项相关规定,兰越峰医生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构成长时间旷工,符合因旷工而解除聘用合同的条件。”

  尽管兰越峰仍然声称:“武力逼坐走廊,罢工开除,网络开除。职代会开除。还有什么招?党和国家在进步,绵阳市医疗腐败共同体的雕虫小技难倒谁呢?”但不得不说,以召开职代会的形式来作出开除兰越峰医生的决定,是绵阳市人民医院所能找到的一个最无可挑剔的民主程序。兰医生之去职,看来已是既成事实。但显然,这并不意味着,舆论对于“走廊医生”事件的关注或争议可以到此为止。

  想要广大网友买账,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这一新闻的网络跟帖上,随处可见大量的抗议之声。“她损害了本单位职工的利益但却代表了广大患者的利益。”这句话获得了近千人点赞支持。还有网帖认为,“这太正常不过了,因为该医生已经触动了全体职工的利益,所以,在职代会上被全体代表表决解聘很正常,政府部门怎么看待这件事?谁来保证广大民众的就医利益呢?谁又来保护有良心医生的合法利益呢?”也不乏有人对职代会本身提出质疑:搞个职代会像真事似的。职代会代表谁,替谁说话,职代会能替患者说话吗?

  事已至此,其所呈现的现状就是,仿佛已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说服或被说服的。你说职代会是最基础的民主保障,但民主有时候也会沦为多数人的暴力。他说医院有问题,应当查,但几番查证下来,结论却没问题,不存在过度医疗等,然而这个结论却又被认为不可信,肯定有黑幕。在这其中,每个人都各执己见,每个人都当仁不让。每个人都不明真相,每个人也都信誓旦旦。这的确是一个让人忧伤的时代场景,它首先表现为一种社会互信关系已经到了怎样的历史低点,其次则表现为,甚至没有一种仲裁式机构能够使双方达成最低的共识。以至每一次的报道都会成为冲突的源起,矛盾的爆点。

  是的,当我们在观察这起事件所呈现的状态之时,就会发现这起“走廊医生”事件,跟我们在观察一系列医患关系事件时所得出的印象,是如此神似。事实上,“走廊医生”事件之所以迁延至今,爆点不断,正是因为它已不仅仅是一个医生与这家医院及其他所有医生之间的矛盾,其实质已经扭变成为一种医患矛盾的深刻呈现。

  尽管我们仍旧无力去判定,兰医生所指证的“过度医疗”或“医疗腐败”的问题是否属实,但毫无疑问的是,正是这种指证一下子逮获了多数网民的关注,并使他们无条件地站在了兰越峰这一边。当多数的网民加入进来,“走廊医生”也就像那些单纯的医患纠纷那样,变得不可名状,难以言喻。对于那些可能对现行医院体制不太有好感的公众来说,他们可以完全不顾其余,而以这样一个他们所认为的“良心医生”来作为对医院的批判。当前提或背景是一坏的医患关系现状,也就使得这起事件有了无法说服之处,同时也无法获得互谅与共识之处。

  到底绵阳人民医院有无存在过度医疗的问题,调查起来本来不难。到底“走廊医生”兰越峰是真心“只想做一个纯粹的医生”,一个悲壮的良心医生,还是无理取闹,像她同事所评价的那样“性格固执,行为偏激,谎话连篇,不能自圆其说”,大概也不是特别难有定论的事情。但是,这起事件终至现在的情状其中必然有一些值得为时代所背书的深刻原因。而无论如何,我想问的一句话只是:持续进行了多年的医疗体制改革,为什么始终没有建立起一种可以取信于公众,可以正向塑造医患关系的路径?(来源: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