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复旦大学投毒凶犯:只是想恶作剧捉弄同学,做梦都在说对不起

2014年05月06日

  林森浩 “复旦投毒案”被告人。28岁,广东潮汕人。2013年3月31日,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注入室内的饮水机,导致次日同寝室同学黄洋饮水后中毒,并于4月16日死亡。

  我在给他(黄洋)父母写道歉信时,梦到过他,我们在一起谈人生、理想等,我们没仇恨。失眠时,就老想怎么对黄洋父母表达自己的愧疚。一失眠就会想如何对他们说话,欠他们太多。——林森浩的忏悔

  在“复旦投毒案”被害人黄洋中毒身亡一年后,此案即将进入二审。此前,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提起上诉。

  关于林森浩和他的投毒动机,之前人们只能通过公诉方的材料和他留在网络上的帖子、日志去尝试理解。一审中,林森浩表情淡定,辩解称投毒只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令人们不由怀疑他的冷酷。

  林森浩为何会做出向室友投毒的选择,他现在是什么状态?带着这一疑问,4月30日,新京报委托林森浩二审辩护律师斯伟江将问题带给林森浩,试图了解这个本该从名校毕业的年轻人如何走上毁灭之路。

  律师斯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林森浩回答每个问题反应都很快:“他很平静,回答几乎不假思索”。

  【谈作案动机】

  “只是想要他难受”

  新京报:一审时,公诉人称,你是有预谋地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杀人行为是“直接故意”。而你则辩称投毒是想恶作剧捉弄黄洋,你现在还坚持这一说法吗?

  林森浩:是的,这是事实。

  新京报:恶作剧为什么要针对黄洋而非其他舍友?

  林森浩:因为当时黄洋正好讲到愚人节要捉弄人的话,加上平时和黄洋也经常互相开玩笑。

  新京报:你想用恶作剧对黄洋造成怎样的“惩罚”?

  林森浩:只是想要他难受,仅此而已。如何难受,我也没往下想。

  新京报:一审时你提到和黄洋只是彼此“有些看不惯”,并无直接矛盾。看不惯有哪些?最反感的是什么呢?

  林森浩:其实黄洋这人,我并不讨厌,还(和他)聊理想、人生。

  看不惯的事,如黄洋开玩笑都喜欢占上风,我不喜欢占下风。譬如他和导师出去吃饭,回来老是要说教,说做人要吃亏。我想你自己为什么不肯吃亏,无非也就是这点小事情。

  新京报:起诉书称你“因琐事与黄洋不和”而逐渐对他“怀恨在心”,“琐事”你觉得具体指什么?

  林森浩:起诉书指控的因生活琐事怀恨在心,这不存在。如旅游的事(一审公诉方提到黄洋在提议毕业旅行时曾语言冲撞林森浩),要不是检察官说起,我都不会想起。有时候,我躺在床上,让黄洋帮我取一下手机递给我,黄洋会做,但会不情愿地说一句,“不要支使我”。所以根本不能说怀恨在心,不会有这种芥蒂。

  【谈黄洋之死】

  “几秒钟头脑空白”

  新京报:一审时公诉方提到,2013年3月31日你在投放二甲基亚硝胺后在网上查询其毒性。在投毒前你没有担心过会造成严重后果吗?

  林森浩:3月31日晚上,我(查询)是想安慰自己不会出什么大事情。如果当时真的发现会致人死亡,我要么会中止,要么会毁灭证据。但我根本没料到这会导致黄洋住院和之后的死亡。严重后果确实没想到。

  新京报:公诉方称,根据网页记录,你曾查到两例“二甲基亚硝胺” 2克就致人死亡的案例。而你取出的毒物有75毫升(约75克),哪怕实际注入饮水机中的毒物只有20克,也是可致人死亡十倍以上的剂量。你查到这些案例后,是否担心黄洋会死?有没有想过去自首,并告诉医生,好挽救黄洋的性命?

  林森浩:我从来没想到黄洋会死,就算我在看守所呆了十几天,都没想到。因为我网上查询到的就是“对症支持治疗”,这个医院一直在做,(因此)当时认为(黄洋)不会死或有严重的后果。如果尽早告诉医生可能会更好,但当时没有这个胆子。

  新京报:黄洋出事后,你曾为他做过B超,见到他父亲时也很“淡定”,为什么能这么淡定,有没有想过坦白?

  林森浩:我在4月2日中午想过坦白,如果那天中午黄洋激我,或盘问我一下,我会坦白。没想到黄洋没问我。

  黄洋的父亲来了以后,我觉得事情闹大了,很害怕,表面上虽然很淡定,但可以从我在网络上查资料看出我很慌张。得知饮用水送检之后,我更慌张,但表面上只能装淡定,我连在重症监护病房外用对讲机对黄洋说话的勇气都没有。第一次黄洋父亲来宿舍睡觉的时候,我一直不敢回去睡觉,等他睡了几个小时后才回去。当时每天手机一响,我就心惊肉跳,六神无主。

  新京报:警察来将你带走时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林森浩:当时就想完了,整个头脑空白了,连跟家里打个电话的意识都没有,就是觉得很后悔。在学校保卫处呆了几个小时,也没想到给家里打电话。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得知黄洋去世的,当时你的反应是什么?心里在想什么呢?

  林森浩:4月21日下午,律师来告诉我的。当天上午是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来问我,我还是一副恶作剧心态的模样。律师告诉我黄洋死了,我很震惊,几秒钟头脑空白。

  新京报:你为黄洋的死伤心吗?现在提起他的死亡,你是否能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

  林森浩:觉得很内疚,但对(他的)死亡一直有疑惑,觉得不至于死。想起他父母就更觉内疚,老是想起他父亲那淳朴的样子。

  我刚得知黄洋死亡的时候在上海看守所(宣判后关押在第三看守所),后来同监室的人说我那几天晚上天天都在说梦话,就说“对不起,对不起”。黄洋是很无辜,我对不起他和他父亲。

  【谈性格缺陷】

  “没勇气在人前哭、笑”

  新京报:整个一审庭审,你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你内心是否如外表一样平静?

  林森浩:是没表情,在庭审期间,公诉人诉讼代理人说这两个家庭都不幸,很悲哀,我差点哭了,但我马上控制住了,我还转了一下头,努力控制情绪。

  没表情,我平时就这样,也不笑。我记得超声科室主任调侃我说笑一个,我都没

  笑。在众人面前哭,我觉得是很丢人的事情,这是我性格上的缺陷。

  新京报:法官宣布死刑的时候,你仍未动容,那一刻你心里怎么想?

  林森浩:在宣判过程中,我都没听见什么;宣布死刑那一刻,法官敲槌子时,我都没反应过来。我在法庭上感觉很不安,都不敢看我爸。一不安,我的脸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走出法庭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在宣判完法院到三看(第三看守所)的过程中,我把中午吃的唯一一个包子都吐了出来。

  新京报:在看守所关押这一年里你在想些什么?又是怎么度过的?

  林森浩:一审没宣判之前,我对未来充满希望,一直在看书,通过阅读,觉得发现一些自己的缺陷。公诉人说我不善于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我也这么认为。

  我(认为)通过转变观念,自己能克服这些缺点,主宰自己的命运,以后人生不会再犯这些错误,没想到是死刑。

  一审结束时到新的看守所,我万念俱灰,书也不看了,没有任何希望。二审律师进来会见后,我重新鼓起勇气,重新看书,努力按法律争取自己的权利。

  新京报:看了什么书?觉得自己的缺陷有哪些?

  林森浩:我从前段时间恢复看书(二审律师介入后),看经典名著,如托尔斯泰《复活》。聂赫留朵夫年轻时对不起一个女孩,当他看到那女孩就愧疚,后来做了很多好事,完成了自己的救赎。

  我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缺乏社会阅历,就必须有阅读的习惯。我以前大部分时间在应试教育上,文学、宗教、哲学方面的书就看了大概三本,《围城》、《活着》、《三国演义》。如不阅读书,看看电视剧也好,电视剧里也有很多人生道理。我生活太单调,除了做实验,就是运动,我记得有个师姐说我情商太低。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在性格或心理方面有问题吗?为什么?

  林森浩:有点。我以前认为自己缺乏自信,反省自己不够强势,一直在纠正。我参加社团,就是为了克服内向的性格,锻炼自己。但纠正的路有点偏,开玩笑都要占上风。

  新京报:你很喜欢看《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你会觉得自己和杀死小明的小四有些像吗?为什么?

  林森浩:这些电影台词为了鼓励自己勇敢。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在QQ上写过八个字,胆子要大,下手要狠,别人看了,以为是我杀人的证据。其实,也是鼓励自己要勇敢一些。以前,我都没有勇气在大家面前哭、笑,所以我觉得自己需要勇敢。

  我和电影里的小四不像,他是报复,我的事情是偶然事件。

  新京报:在脑海里,你重新推演过这件事吗?你觉得是否有可以避免的契机?

  林森浩:契机太多了。这件事情非常偶然,最关键是3月31日,如果当时把毒剂上交或扔掉了,或当时黄洋接水时直接制止……

  【谈死刑】

  “听到判决,心跳很快”

  新京报:在看守所夜里梦到过黄洋或者投毒事件吗?会失眠吗,失眠时想些什么?

  林森浩:在上海市看守所经常失眠,医生给我吃安眠药。我在给他(黄洋)父母写道歉信时,梦到过他,我们在一起谈人生、理想等,我们没仇恨。

  失眠时,就老想怎么对黄洋父母表达自己的愧疚。一失眠就会想如何对他们说话,欠他们太多。

  新京报:你有后悔过吗?如果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如果没有,为什么?

  林森浩:后悔有,觉得很可惜,黄洋很无辜,我的人生也很可惜。

  新京报:你现在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林森浩:一些不好的习惯,做了这件事情,后来又懦弱没担当,导致黄洋的死亡。

  新京报:如果二审维持原判,你如何看待这一结果和死亡这件事?

  林森浩:当时听到死刑判决时,我很焦虑,心跳很快。面对死亡,虽然有焦虑,但我也会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安然离开这世界。

  我觉得以命抵命,我已对得起黄洋,就是还对不起他父母。

  新京报:如果二审维持原判,你会把你的死归责于谁,你自己、家庭教育、学校环境、社会还是别的什么?

  林森浩:归责于自己,自己没有这种控制自己性格因素当中不好的因素、观念、习惯,自己没有主宰自己的命运。

  【谈成长历程】

  “以前羞于提及家庭”

  新京报:本科期间,你在论坛上发了1万多帖子,当时的学习生活愉快吗,研究生期间呢?

  林森浩:我之所以选择离开广州是(因为)本科时不快乐,虽然也有好朋友,但周围人情味太少。在复旦两年多,很顺利,和周围的人关系不错。这件事(投毒)如果放在本科,本科同学对我评价可能会差些,但现在的同学对我的评价不错。

  我很喜欢上海,特别是上海医学院的环境,让我觉得安定。我希望自己通过努力改变自己,成为一个强势的人。

  新京报:黄洋曾戏称你为“凤凰男”,这让你不满吗?你觉得自己是“凤凰男”吗?

  林森浩:黄洋没有说过我凤凰男,我听别人说过,我自己原来不知道,天涯论坛上看到,百度了一下。我以前羞于提及家庭,家庭比较贫困,黄洋也没提过,他的家庭也一般。我以前会对自己的家有些自卑,但我尊重自己的父母。

  新京报:能谈谈你的父亲和母亲吗,在你心里他们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林森浩:我父母都很勤劳、淳朴、本分,特别是我妈,大道理懂得不多,但本分;我父亲性格偏内向,有时候有点爱面子。我和父母之间缺乏如何做人的讨论,我很对不起他们,他们在我身上有一定寄托,因为我念书优秀。我真的对不起父母。

  新京报:从小到大,你最快乐是什么时候,什么事?为什么?

  林森浩:自己努力取得成绩,让父母高兴的时候。(来源:新京报)

 

 

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亚太健康官方微信

     
   每天1条,随时随地获取高质量的健康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