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论坛 > 行业热点

蔡江南、王兴琳解析中国医院竞争力排行榜

2014年04月25日

近日,由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与香港医院管理杂志社在广州共同推出了“2013中国医院竞争力排名”。这份榜单呈现出哪些新趋势和新特点呢?同第一届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4 月24日10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香港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香港医院观察杂志社总编辑,艾力彼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兴琳做客人民网,探讨这个排名的前因后果。

人民网:打造这样一个排行榜是基于何种考量?

王兴琳:我们是从2010年开始的第一届县医院的排名,当时我们在全国做了一个大型的基层医院深层发展研究,发现县医院的发展特别不均衡,但是县医院总体自我感觉又比较好。它们很难找到一个参照者,去对照看它自己究竟发展得怎么样。基于这样一个考量,我们就开始做中国医院的竞争力模型。

第一届县医院排名出来以后,就引发了县医院院长高度的关注,开始他们也有怀疑。但是随着四届推出以后,他们觉得通过这个榜单有一个标杆的作用。为了这个排名能够分层,第二届就推出一个地级城市医院的排名,第三届推出了一个民营医院的排名。

人民网:医院的竞争力如何来衡量呢?

王兴琳:医院的竞争力按照三个维度、12个指标进行排名。在公立医院按照三个维度,比如医院的规模、医疗技术,还有经济运行;民营医院按照医院的品牌和影响力。

人民网:蔡主任,您怎样看待这个榜单,有什么样的意义存在?

蔡江南:我自己的理解有两个很重要的意义。对于鼓励基层的发展,打造基层医院的品牌,起到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这是比较宏观的意义。

还有一点,特别是最近民营医院的排行榜,可以影响民营医院的品牌、形象,对于推动多元化办医和民营医院的发展有非常有积极的意义。

人民网:榜单由基层医院做起,依据是什么呢?

王兴琳:从医院来看,大家更多的是关注大医院,如果由大医院做起,很多病人就会朝着这些好的医院去走,病人下沉就非常困难。从基层做出来的榜单,可以让病人知道各个层级的医院都有好医院。这样对病人有一个很好的分流,同时,对基层医院来讲,通过这样的排名,建立了标杆的作用。通过民营医院的排名,可以让民营医院通过第三方的认证,在品牌形象的建立上,重新重塑民营医院的形象。

人民网:从排名结果上,能看出一些什么呢?

王兴琳:从这几年的三个榜单的结果来看,东部是独占鳌头,东部大概在70%~80%。中部大概十几家,西部就是几家。而西部的省、区,应该有十二个,东部十一个,中部八个。从这个分布看出,我们的资源分布相当不均衡。这种不均衡,意味着病人看病要集中在更多的资源优势的地方。

人民网:目前,从这个榜单上,能够看出公立和民营医院近年发展有什么变化吗?

王兴琳:从两届的排名可以看到,尤其是今年这样一个排名情况,改制的民营医院在增加,这是一个现象。改制民营医院就是鼓励社会资本进来投资,改制公立医院。

第二,民营医院的整体水平首尾差别特别大。

还有一点是民营医院床位的使用率大多在八九十,但更多的在五十、六十这样一个水平。

人民网:民营医院床位使用率不均衡,而大医院床位爆满住不上医院,这是什么原因?

蔡江南:很大的原因是,大家冲着专家走,冲着好的医生,有资质的医生走。这个是看到的目前我们国家的现象的一个核心的要害。核心问题是政府尽管投了很多钱到基层,但是有质量的医生在基层并没有增加,也没有加强。而且由于有些政策的问题,使得基层的骨干、有竞争力的医生反而离开了基层。

我们举个例子,就是基本药物的政策。我们政策上规定了基层的医院、基层的社区医疗只能使用几百种的基本的药物。这样的话,有些,特别是慢性病人,糖尿病或者是高血压,已经习惯用某些药的话,这些药现在基层配不着了。这样的话,就促使他为了配药,还往大医院走。

人民网:我们一直在医改,是想让医疗下沉,结果现在发展的趋势是倒过来的现象。面对这样一种尴尬境地,我们该如何去解决它?

蔡江南:这里面就是我说的核心的问题,要解决医生的下沉。在我们国家还不完全是医生下沉,是医生的数量极度缺乏。从我国的医生结构来看,最新的数据显示,200万医生中只有一半的医生是本科以上的教育水平。如果说用美国医生的标准,必须是研究生教育水平才能算医生的话,估计只有10%的医生才有研究生的教育水平。

这个是问题的核心,就是咱们只有这么少的有质量的医生,而我们的老百姓对医疗的需求、支付能力,这部分在大幅度的提高,但是医生的供给并没有显著的增加。此外,还可以看到一个很矛盾的现象,一方面大量的缺乏医生,但同时,我们国家现在的医学院大量的毕业生没有去做医生,他们流出了医生的队伍,毕业了以后,去卖药去了,去做其他的,改行了。

人民网:这是为什么?

蔡江南:这个原因,包括我们国家现在一流的人才都不去考医学院了,现在出现的趋势就是最好的人去考商学院、经济学院、考律师或者做其他的,不去学医了。包括调查显示很多医生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子女去做医生。如何让最好的人才做医生,让学了医的医学生去做医生,是我们接下来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核心。此外,医生的收入水平,收入的补偿方式,医生的就业方式,这都要做改革,才能够根本解决有更多的人最好的人来做医生,来愿意当医生,来解决医生供不应求的问题。

人民网:现在我们的医改已经进入了一个深水区了。从我们面对这样一个排名榜单和调查结果来看,对推动我们医改又有怎样的帮助?

王兴琳:我觉得排名对它的意义就是分层排名,一个是带来标杆的作用,第二个是对民营医院来讲,通过这样的排名,重塑它的品牌形象。

人民网:蔡主任您如何来看待?

蔡江南:我觉得这个排名,一方面提供了一个关注点,有哪些医院是值得关注的,引起了社会的重视、舆论的重视。第二,提供了一个历史的比较。如果每年坚持排下去,就可以发现,其中有哪些趋势、有哪些问题。第三,对于一些模糊的抽象的概念,提供了一个量化的指标。第四,随着国家的信息公开化、信息制度的健全,数据会越来越健全,这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建设的工作。

人民网:如何树立基层医院的信任度?

蔡江南:有很多方面是一个体系的、系统的工作。近日,国家发改委和卫计委、人保部三部门联合出台了一个新的政策,就是让民营医院的价格能够放开。我觉得,这个措施是向一个很重要的方向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

医疗的资源当中,有医生、药品,有医院、有检查,所有的医疗资源当中最珍贵、最稀缺的就是医生,特别是专家的资源。但是现在我们医生这么稀缺,这么珍贵的资源,价格长期严重低于它原本的价值,本来属于医生的补偿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这个新的政策出台释放了一个信号,医疗服务的价格应该让市场来起引导的作用。当然这只是目前对民营医院,但将来随着民营医院的发展,这个信号也会对公立医院有一个外在的信号和一个压力,促使它怎么把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的价格能够合理地提升,应该反映它的成本。

人民网:国家对社会办医的方向目前已经明确,会不会给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之间的格局带来一些改变?会有怎样的影响?

蔡江南:会有非常大的影响。从数量来看,和公立医院的数量几乎已经是半壁江山了,民营医院占了45%,公立55%。但是民营医院尽管占据45%的医院数目,但是服务量才占了10%多一点。但是这个情况,我相信也会慢慢地发生变化。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就是混合所有制,现有的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在“谈情说爱”,包括一些社会的资本也参与进来了。

我认为,实践之树是常青的、常绿的,理论永远是灰色的。我觉得中国的很多事都是咱们摸着石头过河,一点一点抱着这种创新、往前闯的精神,我相信医改也需要本着这样的一个精神和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