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卫计委:将公布各地“幼儿园喂药事件”排查结果

2014年04月09日

  昨日,衛計委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回應“醫改辦重回發改委”傳聞時表示,稱醫改辦的機構設置問題確實超出個人所能回答範圍,但想借此機會表明態度:國家衛計委在深化醫改工作中承擔了非常重要的任務,今後,也將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醫改)部署。

  從臨時性辦事機構“轉正”為常設機構,從設在國家發改委到“改嫁”國家衛計委,成立至今已8年的國務院醫改辦近日再次引發關注。上月末,有媒體稱“醫改辦將重回發改委”,並稱“多方印證,消息基本確實”,但兩大部委一直都未正面回應。

  縣級公立醫院改革年內覆蓋5億人

  昨天,國家衛計委例行新聞發佈會上,針對媒體迫切想求證的“醫改辦重回發改委”傳聞,毛群安雖然沒有正面回應虛實,但在隨後用將近9分鐘的時間,表明國家衛計委對醫改的積極態度和所承擔的重要任務。

  毛群安還特別提到4月4日由國務院主持召開的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電視電話會。他介紹,這次會議上傳達了李克強總理的重要批示,“應該說總理對公立醫院改革,特別是對以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為重點的公立醫院改革作出了明確的指示”。

  毛群安說,今年深化醫改工作為社會各界高度關注,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對此作出全面部署。昨天上午,國家衛計委的委務會上,主任李斌也對下一步做好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工作作出詳細部署,要落實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年內將改革拓展到全國1011個縣,覆蓋5億多人口。

  加快制定城市公立醫院改革方案

  同時,毛群安透露,在擴展縣級公立醫院改革面的基礎上,國家衛計委也在加快制定完善城市公立醫院改革的方案,把長期困擾公立醫院發展的以藥補醫的機制問題,醫院正常的運行機制問題解決好。

  分析

  “重回發改委”難說可解決醫改難題

  國務院醫改辦從衛計委回歸發改委的傳聞,始於今年年初,至上月末,突然由一家財經媒體的公共微信帳號曝出,且文章稱“多方印證,消息基本確實”。此後,不斷有媒體以專家口吻熱議指“衛計委協調力弱、推進醫改不力”,支持“醫改辦重回發改委”的形式跟進,但首發消息卻因“多人舉報”被遮罩。

  醫改辦設在衛計委不足一年

  國務院醫改辦歸屬變化傳聞之所以引發巨大關注,有觀點認為,因為上次調整,距今尚不足一年。

  2013年6月18日,由國辦公佈的國家衛生計生委的“三定”方案,才明確將“將原先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承擔的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的職責,劃入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同時,國家衛生計生委增設體制改革司承接國務院醫改辦具體工作。”

  歸屬傳聞報導後,衛計委數位官員私下表示,他們也只是聽到相關傳言,並未獲中央或國務院深化醫改領導小組的通知或確定消息。同時,包括國務院醫改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在內的多位醫改專家向新京報記者坦言,到目前為止,“醫改辦重回發改委”仍是一個傳聞,很難說,國務院醫改辦重回發改委,就能擁有強大的部際協調能力,完全解決目前中國醫改面臨的所有難題。

  城鄉醫保整合因分歧“停擺”

  回顧過去一年的醫改工作遇到的難題,最令人難忘的是,城鄉醫保管理權整合之爭。

  早在去年3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機構改革和職能調整方案以及此後的國辦通知,都多次提出要在2013年6月底前,限期完成“整合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的職責”。然而,此後數月,掌管城鎮職工醫保、城鎮居民醫保的人社部,與管理新農合運行的國家衛生計生委,卻在城鄉醫保整合後管理權的歸屬問題上發生分歧。甚至,兩部委向中央提交同樣的國際經驗資料,得出的結論卻完全相反。

  時至今日,城鄉醫保職責整合方案仍未出臺。

  觀點

  “與其重回發改委不如設在深改小組”

  國務院醫改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復旦大學教授胡善聯認為,凡是涉及兩個以上部門的醫改任務,靠同級協調,都很難推進;如果有高一層級的協調,則會相對順利。

  中國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鵬教授則直言,醫改進行了這麼久,各部門已形成各自的利益格局,這樣看來,國務院醫改辦無論是放在衛計委還是發改委,其統籌協調能力,只有程度上強弱之分,沒有本質區別。

  胡善聯、朱恒鵬等專家建議,若中央確定調整國務院醫改辦歸屬,與其重回發改委,不如設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後組建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民生問題也是重要的改革問題,中央深改小組是超脫於醫改中任何部門利益博弈的高層決策機構,不僅具有更強有力的部際協調能力,也能對中國醫改路徑做出更理性、更科學的抉擇”,朱恒鵬說。

  同時,多位醫改專家,以及衛生系統內一些官員表示,醫改辦設在衛計委下,確實面臨“協調力弱”、“自己改自己”等問題,但李克強總理所說,“當前深化醫改正處在爬坡過坎兒的緊要關頭”,是否要在這個關頭調整國務院醫改辦的設置,中央和國務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應慎重決策,避免陷入“朝令夕改”之窘境。

  回應

  醫務人員工資待遇

  爭取“漲薪”調動積極性

  發佈會上,毛群安還直指醫務人員工資待遇較低是“不爭的事實”,表示國家衛計委將努力為醫務人員爭取合理薪酬。否則,“很難實現醫改中提出的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

  此外,毛群安還提到藥品招標採購、如何破除公立醫院“醫藥補醫”等醫改工作面臨的難點問題,表示國家衛計委今後將開展研究,把過去沒有明確的一些改革措施進一步細化、具體化,使它更具有操作性。

  多地幼稚園喂藥事件

  將公佈各地排查結果

  毛群安還回應了部分地方幼稚園被曝擅自給兒童喂藥事件,毛群安說,教育部、國家衛生計生委已聯合印發了通報,明令禁止擅自給兒童進行群體性預防用藥的行為,同時,將把各地幼稚園預防性用藥的排查情況及處理向社會公佈。

  毛群安說,預防性服藥,一般在重大傳染病疫情防治過程中才有需要。按照國家的有關規定,幼稚園對兒童的預防性用藥,須在醫療機構或公共衛生機構的指導下進行。

  醫改辦的這些年

  2006年-2010年 臨時性辦事機構

  成立

  2006年6月,國務院成立以國家發改委、衛生部牽頭,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14個部門(後增加至16部門)參加的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部級協調工作小組,時任國家發改委主任馬凱和衛生部部長高強出任“雙組長”。

  性質

  小組下設臨時性辦事機構(無編制無獨立預算),從各個參與部門中抽調人員組成。

  職能

  研究提出深化醫改的總體思路和政策措施。

  問題

  “雙組長”格局沒能降低協調各平級機構的難度。因為各部門意見不統一,新方案公佈的時間表一拖再拖。

  2010年-2013年 常設機構(設在發改委)

  轉正

  2010年7月,發改委官網透露,“中央編辦已經批復了國務院醫改辦公室的機構設置,明確了編制,專職負責醫改工作”。

  編制

  15人左右,下設三個部門;另有23名醫改辦成員和21名聯絡員。

  職能

  研究醫改重大問題,提出改革建議;統籌協調,總結經驗;指導各地推進醫改,組織各地醫改辦培訓。

  2013年至今 常設機構(設在衛計委)

  變化

  2013年6月18日,國務院公佈衛計委“三定”方案,明確“將原先由發改委承擔的國務院醫改辦的職責,劃入衛計委。同時,衛計委增設體制改革司承接國務院醫改辦具體工作”。

  職能

  體改司(國務院醫改辦)承擔國務院醫改辦具體工作,將負責組織、協調、督導有關部門研究、落實醫改的重大方針、政策和措施,推進公立醫院改革。

  問題

  有衛計委官員說:“醫改辦併入衛計委以後鮮有動作,因為衛計委級別比較低,不能統籌人社部和財政部等相關利益部門,而且衛計委是醫改物件,自己革自己的命是不現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