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亲子 > 怀孕

37岁高龄怀孕为等单独两孩政策险些引产

2014年03月28日

  政策一放闸,春光满人间!昨天,得到广东“单独两孩”全面放开的消息,梁艳(化名)脑子一片空白,沉默了许久,才感到欣喜若狂。腹中孩儿快5个月了,她第一次充满喜悦、甜蜜、坦然,甚至无比激动地抚摸着他。她喝了口水,长长地叹了口气,生活这艘船,终于驶回了正轨。回想昨日种种,令人匪夷所思,如今已经难于想象。

  意外

  37岁高龄怀孕为政策留胎

  去年12月2日,梁艳怎么也没想到,已经37岁高龄的她又怀孕了。在医院拿到“怀孕”B超结果的时候,她紧张和兴奋交织。居然怀孕了!全家人都高兴得不得了。

  而在此之前,2013年11月15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宣布启动“单独两孩”政策。“如此的巧合,一定是上天听到了我们的祈祷,把小天使及时赐给我们。”梁艳有写日记的习惯,那天,她在日记里写下了这句话。

  然而,激动之后,她和先生冷静下来一想,孩子来得似乎太早了。那时,国家曾说全国不统一时间,由各省按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实施时间。这意味着在广东省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前,梁艳肚子里的小天使可能还是违法的。她和先生犹豫了,作为公职人员,如果生下违法的孩子,单位会将他们双双开除。到时候别说养两个孩子,就是养一个也成问题。

  举棋不定的时候,她希望能从网上找出广东省实施此政策的时间表。这时,惊喜地发现,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广东省最快将在2013年年内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的报道,甚至有专家断言广东省会是首个“试吃螃蟹”的省份。

  于是,不想放弃这次机会的她,定下心来安胎。

  政策前景不明天天焦虑失眠

  烦恼

  随着“新年快乐”的恭贺声,2013年成了过去式,广东省最快2013年内实施的承诺没有兑现。2014年1月,“单独两孩”在媒体上报道口径却变成了“争取2014年内实施”。

  梁艳开始感觉到不妙了!年内难道没戏?在同事的大力宣扬下,部门领导很快就知晓了她怀孕一事。

  那天,神情紧张的领导找梁艳谈话,谈话的内容无非就是将现行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单位一票否决的严峻性告诉于她。

  妊娠反应、单位施加的压力和尚不明朗的前景,犹如三座大山,压得梁艳喘不过气来。这段时间,她和丈夫就像两只热锅上的蚂蚁。累、失眠、大哭,是那段时间,她日记里的关键词。

  有一天晚上,梁艳又突然坐在床上大哭,先生紧紧地拥着她说:“也许这个孩子跟我们没有缘分,还是算了吧!尽早处理,对你自身的伤害没有这么大。”梁艳含着泪,艰难地点了点头。阴阴的腹痛,似锥挑。

  引产

  那天一早起来,梁艳就把去流产的决定告诉父母,却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

  “你真的忍心打掉?你要是真的打掉,我马上就不理你啦!”母亲说这话时,由内而外勃发着个性与倔强,梁艳本就心烦意乱,不禁悲从中来,怒气冲冲吼了母亲:“生生生,有本事你自己去生,生出来罚几十万,你来养啊。”说完,将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上,烦恼、焦虑、抑郁、沮丧、忧伤等情绪,时不时涌上心头。

  春节过后回单位上班,单位副职曾找他人来咨询梁艳何时入院引产,表示引产期间,会安排人帮她值班。梁艳无法给出任何回应,因为此刻她已经泪流满面,心如刀割,怎么能在这节骨眼往伤口上撒盐呢?

  2月27日,梁艳在重重压力下,跟家人商量,先到居委会开引产证明,有效期是一个月。在3月27日前,她都可以凭证明到医院去引产。她决心,在此期间政策没有任何消息,就去引产。

  问题是,她与孩子自成一体,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次他在梁艳体内的踢动,都表示他这次的到访,是那样认真和充满诚意。梁艳的母性就被唤醒,一点点,一点点,直至弥漫全身。而忧虑也不舍昼夜,灌满胸膛。

  去省卫计委门口反映诉求得希望

  曙光

  在引产前,为排解内心焦虑心情,梁艳在网上找到了一个“组织”——“广东省单独两孩”群。这是广东地区部分单独妈妈组成的QQ群,因为共同的遭遇聚集在一起。梁艳加入时,队伍已经壮大到2000多人。在群里,大部分是体制内的单独妈妈,月份大了或者被发现的,要么辞职、要么引产,没有别的办法。

  但有更多的,不愿就此放弃。她们的一些人,选择主动去争取。2月28日,梁艳戴着口罩,挺着微隆小腹,与群里部分妈妈一起,到广东省卫计委门口反映诉求。

  3月4日,群里的单独妈妈代表再次到广东省卫计委门口提申请,希望能尽快出时间表。当日,在众妈妈的追问下,省卫计委负责人回应,“现在怀上的,可以留着,先不要引产了,这是人性关怀。”

  3月18日,梁艳她们第四次来到省卫计委,声泪俱下,呼吁广东“单独两孩”政策尽早出台。在这节骨眼上,省卫计委副主任廖新波主动站出来对她们说:“受政策影响的孕妇一定会受‘特殊’政策保护的。”并且,他透露,政策应该很快会出台。

  那时,梁艳感觉广东“单独两孩”政策,犹如未煮开的粥——暂时不能揭盖。她们只能抱着极大的希望,离去。

  但政策未明,心情仍像过山车,一下谷底,一下山峰。

  喜讯

  最后时限

  终盼来政策放开

  梁艳还一边坚持向单位积极争取,希望可以让她拖到3月底再去引产。当时,单位政工部门的领导找她谈了话,梁艳把想法叙述一遍,也给领导看过引产证明。局党委还为了她的事情专门开会,在会议上,正局长斩钉截铁地表示不能为了集体利益而牺牲一个小生命,同意让梁艳保胎,将孩子留到3月底再酌情处理。

  人助,天助。3月21日,梁艳真的等来了好消息,当天下午,广东“单独两孩”获国家批复的消息像枚炸弹,把梁艳的心炸得开了花。她躲在厕所里,掩面痛哭。

  昨日,梁艳真真切切盼来政策全面放开的消息,她的小孩是合法的,不用罚款,不用辞职。之前各种纠结、担忧,犹如惊鸿掠水过,波荡了无声。她感觉,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

  虽悲犹喜、虽喜还悲或悲喜交集,这段心路历程,让她对生命多了不少感悟和忧叹!她说,这就是生活的馈赠和生命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