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行业动态

養殖戶起訴國家衛計委 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

2014年03月26日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H7N9?H7N9病毒?還是H7N9禽流感?自去年3月,新型重配H7N9病毒首次在國內出現以來,關於該病毒 的說法和解釋可以說是五花八門、不絕於耳:官方有說法、專家有疑問、民間還有流言,但是不管怎麼說,大多數人還是將“H7N9病毒”與“禽類”聯繫了起 來,因為不管是官方、專家、還是普通百姓都把該病毒稱為“H7N9禽流感”!這也導致不少消費者聞雞色變,據而遠之。那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怎麼稱呼 H7N9似乎並不要緊,因為只要不吃禽肉就好了。但是,在養禽企業看來,“禽流感”的叫法正給他們帶來滅頂之災。吉林一家家禽養殖企業自稱因為“H7N9 禽流感”這個叫法在2013年虧損了近1600萬元,近日,這家企業的董事長把國家衛生計生委告上了法庭,他要求衛計委按照相關國際組織的建議,用 “H7N9”、“H7N9病毒”等名稱代替“H7N9禽流感”。那麼,H7N9究竟和禽流感有沒有關係?“H7N9禽流感”的叫法又有什麼依據?

  對於吉林省德惠市程鵬家禽有限公司董事長程恩寶,這幾年不好過。他熬過了“抗生素雞”、“速生雞”風波,本以為苦日子到頭,最終,在去年3月31號我國報告出現人感染H7N9病毒疫情後,他的企業還是倒下了。

  程恩寶:我2012年進的11萬套種雞,11月21號進的,11萬套我是投了1100萬。養到剛要見蛋也要出雞苗了,這邊報導禽流感,社會上是 養雞的不敢養雞,吃雞肉的不敢吃雞肉,我們前兩年的資料是將近3塊錢一隻的雞苗,等到禽流感一報,整個2013年的雞苗平均下來還不到6毛錢一隻。11萬 套只雞我損失了1600多萬。養得越多,虧得越多。

  程恩寶將此歸咎于國家衛計委對病毒的稱謂:H7N9禽流感。他說,世界衛生組織、世界動物衛生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等國際相關組織已會商建議使 用“H7N9”、“H7N9病毒”等名稱。衛計委沒有法律依據加上了“禽”字,用“H7N9禽流感”對外公佈,與國際組織的通用行為不符。

  程恩寶:別人命名都可以,怎麼說都可以。衛計委這個稱謂是不負責任的,而且沒有確切的消息是禽傳人,我認為對我們是不公平的,直接等於一刀把我們紮死一樣。

  在程恩寶剛剛向北京市一中院遞交的訴狀上,他提出兩條主要的訴訟請求:

  程恩寶:“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稱謂錯誤,予以撤銷;“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稱謂重新做出具體行政行為。

  記者:具體來說怎麼執行?

  程恩寶:衛計委可以叫“人感染H7N9流感”或“人感染H7N9病毒”,這都可以的事兒。

  今年初,有來自中國畜牧協會家禽分會的消息稱,有1009家家禽企業簽約情況說明函並向國家衛計委遞交,要求相關部門給“禽流感”改名稱。這份 說明函中也透露2013年禽類養殖行業經濟損失超過1000多億元,僅2013年上半年養殖業廠戶直接經濟損失就超過600億元,而今年1月損失已經接近 200億元,不少企業面臨停產倒閉。

  據國家衛計委通報的今年2月全國法定傳染病疫情概況,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2月共發病99例,死亡41例。綜合衛計委1月疫情通 報,2014年1至2月全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共226例,死亡72例。在衛計委的公開文字資料中,“H7N9”的確與“禽流感”三字完全同步出 現。這一病毒與禽類的關係是否已經明確呢?

  來自今年2月衛計委新聞發佈會的消息稱,專家研判認為,目前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的特點未發生明顯變化,病例仍以散發為主,監測未發現病毒發生有公共衛生的變異、病毒的傳播途徑仍然是由禽到人。這個說法,程恩寶直呼其“不負責任”。

  程恩寶:如果真是禽發病了,我們都不會告衛計委的。H7N9在家禽場沒有檢測出來,如果有,我們心甘情願。我獲得的資訊是,其中人的H7N9和雞的H7N9有兩個基因片段不同,我現在也反過來問,為什麼到菜市場就有H7N9病毒?為什麼我們養雞的不得,到菜市場就得?

  相比之下,中國駐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代表張仲秋的說法似乎更能自圓其說。隨著流感病毒進化變異,流感感染的範圍會不斷擴大,各種野禽、家禽,甚至 哺乳動物,都有被傳染的可能。當一定時期,病毒穩定在一個物種上,人們就稱其為某個物種的流感,“禽流感”由此得名。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病毒的傳播途徑並 不是完全的清楚。

  張仲秋:關於人的H7N9病毒流感來源問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並沒有充分的證據來證明病毒是由雞直接傳染給人的。

  事實上,養禽企業的呼籲不僅針對衛生部門,地方政府、行業協會、農業部門也都是他們的籲請對象。

  張仲秋:去年4月份,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和聯合國糧農組織FAO這三家國際組織的專家就H7N9禽流感名稱進行了會商,建議在媒體上使用“H7N9流感”或“H7N9病毒”這個名稱。

  無論是將病毒稱為“H7N9流感病毒”的農業部門,還是將其成為“H7N9禽流感”的衛生部門,有一點是相通的,那就是,反復強調“70度均勻 加熱即可殺滅H7N9病毒”,“吃熟透的雞肉不會感染H7N9病毒”。但事實情況擺在眼前,家禽企業仍幾無例外地遭受滅頂之災。科普難以抵達之處,絕望的 程恩寶們最後的選擇只剩下法律。程恩寶:現在影響還是非常嚴重。現在企業債務累累,工人工資也開不下去。下一步不知道怎麼生活、怎麼往下走。如果這個名字 改不過來,連帶影響我很難說什麼時候能恢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