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 > 营养

“尿疗”养生与“童子尿煮蛋”

2014年03月24日

  据说每年开春,浙江东阳就满城飘荡着“童子尿煮蛋”的气息。这种被东阳人当作“大补”的传统食品在东阳的盛行到了“东阳尿贵”的地步——要用糖果收买小男孩们,才能收集到他们的尿液。童子尿蛋,还成为了东阳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尿蛋的制作是用尿煮蛋,通常要煮到干,有些还要敲破蛋壳,重新加入尿液再煮。有人说做客东阳,热情的主人奉上尿蛋,为了避免盛情难却的尴尬以 “不吃鸡蛋”推脱,而主人还热情地劝道“不吃鸡蛋,那喝点汤吧”。虽然外地人难以接受,而东阳人却相信吃了它“春天不会犯困、夏天不会中暑”。

  其实喝尿养生在世界各地并不罕见,还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尿疗”。在各种传统医学中,尿疗可以算得上很“严肃”的一种。1996年,世界各国的尿疗专家在印度召开了第一届世界会议,到2013年在美国已经开到了第6届。

  尿是人体的血液经过透析排出的废物。血液的成分比较固定,而尿液的成分受人体健康状况以及饮食的影响,波动比较大。一般而言,95%是水,大约2%左右的尿素,其他各种矿物质、激素以及代谢产物种类繁多,不下200种,不过含量都比较低。

  虽然是废物,但刚刚产生的尿液基本无菌,其中的“有害物质”含量也很低,到不了危害健康的地步。所以,尿是无害的,在无法获得饮用水的特殊情况下,喝尿是补充水分的有效途径。

  不过尿疗的目标显然不是“无害”,而是其中的“活性物质”。一般而言,“尿疗”理论并非基于其中的某种成分具有疗效,而是认为其中的某些成分循环回到体内,会激发人体的抗病机能,类似于现代医学中的免疫接种。1991年,有本叫做《医学假设》的杂志还提出了另一个假说,来解释喝“晨尿”的功效。作者认为晨尿中含有相当量的褪黑素及其酯化物,这些激素回到体内,可以调节“睡眠-觉醒”周期,或者提高冥想的生理先决条件,从而有助于瑜伽的修炼。《医学假设》是一本很别致的学术刊物,它被科学文献数据库所收录,但早期的文章并不经过同行评议,也不需要科学证据,只要能够自圆其说就可以发表。

  世界上有许多实践尿疗的名人,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大概要数印度人莫拉吉而•德赛。他是个革命家,一生多次入狱,到81岁时当选了印度总理,创下了当选总理年龄最大的世界记录。虽然生活艰辛,不过仍然很长寿,活到了99岁去世。在一次接受公开采访时,他说养生之道是尿疗,并且公开倡导这种疗法,认为这是付不起医疗费用的印度人解决问题的好方案。

  不管是提倡尿疗的印度总理,还是提倡猪蹄汤养生的中国卫生厅长,个人的政治地位都支持不了科学的结论。就尿疗来说,不管是类似于“免疫接种”的假说,还是褪黑素的功效,都只是猜想,并没有科学证据的支持。考虑到喝尿疗法的特殊性——喝自己的尿,也很难进行随机双盲对照实验。所以,这些假说也就只停留在假说的层次,依靠遵循者的“信则灵”来维护。

  其实,尿中还真有一些“药物成分”。比如尿激酶,注射到体内可以激活一种蛋白质转化成“溶纤酶”,帮助溶解血栓。尿激酶,也就成为了一种溶解血栓的优良药物。尿中除了水之外最丰富的成分——尿素,也被认为“可能有药效”。在许多护肤品中,尿素用于促进补充水分。而在尿疗者看来,尿素具有“抗癌功能”。1950年代,一位希腊医生宣称用尿素治疗肝癌和皮肤癌病人,大大延长了他们的生命。他还发表过一些其他的“成功案例”,也有其他的医生宣称有成功的记录。不过,1980年以来,有过两项小规模的研究,都没有显示尿素能使肝癌病人的肿瘤缩小。尿素抗癌,也就只能是传说。

  东阳尿蛋的情形与尿疗还有所不同。经过长时间的熬煮,尿中的激素等“生物活性物质”早已失去活性——其实即使是生喝,尿激酶之类的蛋白质也被消化分解,不可能到血液中发挥作用。尿蛋中剩下的,基本上只有尿素和无机盐。而民间认为神奇的“尿蛋变咸”,其实只是尿中的盐渗进去了而已。蛋壳有很好的通透性,盐完全轻松自如的进去。在长时间的熬煮中,盐扩散到蛋黄之中也并不困难。

  一个地区的美食,在其他地方可能被认为极度恶心。东阳尿蛋,的确是一种“文化遗产了”——当“保健功能”完全只能依靠臆想来维系,它的存在,就仅仅是因为“东阳人民喜欢”。(来源:科学松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