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西安吊销两“药”儿园办学许可证

2014年03月22日

  记者从西安市政府获悉,西安市将吊销“被服药”事件涉及的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和鸿基新城幼儿园的办学许可证,在原址重设两所公办幼儿园。

  据了解,在西安市的统一安排下,从3月11日起至18日,两所幼儿园已有1028名幼儿在指定的6家西安地区三甲医院进行体检,从出具结果的 977份报告看,绝大多数幼儿指标正常,未发现有共性指标异常。3月11日起至21日期间,家长自行带孩子在西安地区其他三甲医院按规定检查项目体检产生的费用可予以报销。对尚未体检的,西安市已要求医疗机构和专家对服药幼儿进行定期体检和医学观察。

  西安市为此成立了由省内外专家组成的专门小组,对两个幼儿园的幼儿逐一建立健康档案。对体检结果正常的,根据专家意见安排在一年内进行定期体检和医学观察。对部分体检报告有异常指标的,组织专家逐一进行研究分析,明确体检复查意见,目前此项工作已经开展。对于需要进行临床会诊的,专家也会研究并给出诊疗建议。

  原址新设的公办幼儿园将优先涉事幼儿园孩子,保证原有孩子都能顺利入园,并就近接收周边幼儿入园入托。新开办的公办幼儿园将于3月24日开园。

  ■探因

  “病毒灵”如何溜进幼儿园?

  日前,陕西、吉林、湖北等地曝出幼儿园给幼儿服用处方药“病毒灵”,引发强烈社会反响。幼儿园通过什么途径大量购入处方药?明知违法,为何却铤而走险?处方药又是如何逃过教育、食药监、卫生等多部门监管,最终溜进幼儿园的?据新华社

  1、药店私卖处方药

  湖北省夷陵区馨港幼儿园两负责人因私喂“病毒灵”被警方控制。20日,警方向记者透露,园长李某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在药店一次性购入2000粒处方药。

  记者调查发现,处方药在一些药店并不难买。在湖北一家药店,记者欲购买4盒消炎处方药“阿莫西林”。药店人员表示,需凭处方购买,记者没有处方,但告知急需用药。最终药店把药卖给记者。

  业内人士分析,药店数量逐年增多,在抑制药价虚高的同时,也导致管理难度加大。药店私卖处方药,表面是受利益诱惑,深层次原因则与医疗体制有关。

  参与办案的夷陵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田圣羽说:“有的医院想留患者购药,甚至开具密码处方,外人看不懂,只有取药处人员才能读,处方单只能留在医院,流不到药店。社会上的药店为生存,往往放开处方的枷锁。”

  2、喂药确保出勤率

  为何仍有幼儿园铤而走险?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喂药能确保幼儿园高出勤率,儿童出勤率直接与幼儿园收益相关。

  位于武汉雄楚大道的民办幼儿园刘老师告诉记者,儿童请假家长可要求退保教费。“如果小孩生病请假满一个月的,幼儿园要退相应保教费。”

  宜昌一位知情幼儿园教师说,“出勤率”与教师奖金挂钩。这位老师所在的幼儿园规定,主班老师第二年留园生达95%,可一次性领到200元奖金。“如果孩子生病转园,奖金就没了,老师比较在意出勤率。”

  这位教师表示,幼儿园在招生时,还会把“确保孩子不生病”当宣传噱头。她说:“招生时抢生源,到处贴招生简章,还跑到别的幼儿园门口宣传,靠‘出勤率高、生病少’吸引家长。”

  3、多方监管存盲区

  幼儿园私喂处方药由谁监管?记者分别采访食药监、教育和卫生部门负责人,发现这一问题是多部门监管下的盲区。

  夷陵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谢大洪说,教育部门主要负责指导幼儿园教学工作,对幼儿园教学水平进行评估、年检,对收费、保教工作、教研等指导,无法监管幼儿园的医疗卫生状况。

  夷陵区卫生局副局长王进表示,卫生部门监管权有限。被媒体曝光的幼儿园都未设置卫生室,有的只是简单设置了“保健室”。“保健室由卫生局监管,职责仅限于日常防疫。若违规使用处方药,卫生局无法对其监管。”王进说。

  夷陵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则称,若幼儿园不具备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则不属于药监部门日常监管对象。副局长田圣羽说:“‘保健室’不是医疗机构,药监部门很难介入。”

来源:新京报

关键词:幼儿园  病毒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