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广州血头非法组织卖血认罪 呼吁无偿献血

2014年03月08日

  去年初“献血证买卖”调查出街,社会各界人士为之震惊。国家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邓海华表态:“介绍买卖献血证,要严厉打击。”此后,数名血液买卖“中间人”先后落网,神秘“血头”露出真身。

  昨日,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血头”被指控犯非法组织卖血罪。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在最后的陈词中,“血头”肖某生竟转而呼吁大家要无偿献血,从源头上堵住非法买卖。

  无偿献血后,收取“营养费”

  昨日上午,越秀区法院被告席上坐着两位中年男子。其中肤色蜡黄的高个子男子名叫肖某生,曾是我报“献血证买卖”调查报道中的“血头”角色。

  肖某生来自江西,2013年7月26日,他因涉嫌非法组织卖血被公安机关抓获。同日,其朋友习某中也一同落网。昨日,两人同沦为被告。

  公诉机关指控,从2009年到2013年,肖某生、习某中采用介绍互相献血、假冒他人身份献血等方式多次非法组织献血者卖血,从中牟取利益。肖某生共作案6次,习某中作案3次,每宗均涉及一个卖血人,每次以“营养费”的名义收取700元到3000元不等。

  辩称“你情我愿,不知犯了法”

  听到指控后,肖某生还算冷静;但习某中,这位胖胖黑黑的湖南男子,“哇”一声哭得喘不过气来,半天挤出一句:“看到组织这两个字,我害怕!”

  肖某生供述,他原做过搬运工、物流工、建筑工,后来在某医院当起护工。这期间,他目睹很多患白血病小孩缺血的可怜状,也加入“献血”队伍。这事被越来越多人知道,开始有亲戚朋友找他帮忙找献血者,渐渐地,肖某生就走上了这条路。

  “我和病人家属事先谈好价格,献血者要身份证等,经过血液中心严格检查才可以献血。家属将‘营养费’交给献血者,献血者再给我几百元的中介费。”肖交代了整个业务流程,并称所有人都是你情我愿的,根本没意识到严重地触犯了法律。

  控方:血液变商品牟利,危害社会管理

  跟肖某生一样,习某中也是从自己献血变身“中介”,他承认在无知中犯案三次:“介绍都是相互认识的,每次都是救了人命的,患者家属到都称我是救命恩人,我们做的不是坏事。”

  听到习某中此言,肖某生也一转冷静态度,在最后陈词时提高语气:“我认罪,但我不后悔。这样做,也是因为那些地贫患者经常没血用,希望全社会通过我们这个案件,都积极行动起来,无偿献血。”

  对此,公诉人郑重驳称:“献血本事一种无私奉献的行为,但此案中,血液却当做商品来牟利,违背初衷,客观上危害了社会管理。至于主观危害性,还请合议庭酌情裁决。”

  此案因两被告均表示认罪,法院决定采用简易程序审理,尚未当庭宣判。

  ■追踪

  涉案街道办,称年年超额完成任务

  昨日,记者获悉,权威机关掌握的情况印证了新快报此前的报道,广州一些街道办涉嫌存在找人顶替献血完成指标并获取补贴款。

  据此,昨日本报对其中一涉案街道进行采访。该街道承认,有指标存在。不过,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情况,称从数据上看,街道的组织献血工作由城管科来开展,该街道近三年来献血指标没有改变,均可以超额3%-5%完成任务。

  该工作人员说,完成献血指标不算困难,一般组织两次可完成任务,如果不行的话会酌情组织三次。

  公职人员涉案否?

  昨日,越秀区公安局回应,现在暂时没有查处抓获公职人员。如有新情况,将及时告知媒体。

  ■相关链接

  非法组织卖血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33条规定: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以暴力、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经办检察官答疑

  非法买卖血,取证有难度

  问:此前新快报调查,肖某生涉嫌批量组织他人顶替街道办人员完成街道献血指标,为何没有出现在起诉内容中?

  答:除了肖某生、习某中外,还有三人被“另案处理”。此三人都类似肖某生,扮演了中介角色。其中有两人在逃,另外一人冼某涉及案情比较复杂,还没移送过来。

  冼某就是主要涉嫌组织他人到顶替街道办献血的。肖某生也略有参与其中,但不是主要部分,加上该行为类似骗补贴,故未被起诉。

  问:肖某生曾卖给新快报记者一张献血证,价格3000元,这块为何没有入罪?

  答:首先,“献血证”它不像是身份证、军官证,种类本身比较含糊,不好直接用非法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定罪。而且,罪名要定,也是看数量、金额,有一次行为,还没达到入罪标准。

  同时,献血证买卖一次完结,卖出去的证件去了哪里?这个非常难以取证。所以事实上认定比较困难。这个案子里头,公安也搜查出一些公章和身份证,这些都是围绕组织卖血这个动机出发的,所以就用这非法组织卖血罪来定,不会说一个行为定多个罪。

  问: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犯罪嫌疑似乎不止犯过6宗案。

  答:这个是可能的。但还是得看证据,这种买卖涉及到献血人、患者、中介,要三方的证据。我们调查的情况是,他们卖血的对象很多是白血病患者,这些很多已经去世了,根本无法取证。

  问:献血流程存在漏洞,是否有公职人员被起诉?

  答:我院尚未收到来自公安的移送起诉涉及公职人员的。献血流程存在漏洞,那是明显存在的。但要追究流程上具体公职人员的具体责任,取证定罪都是比较难。另外,肖某生案是以非法组织卖血罪来审理的。公职人员若有涉案被抓的,或许会以其他罪名来审理。肖某生这宗案,我们还没法掌握到这方面的问刑铁证。

  问:嫌疑人也称,自己在做“好事”没有害人,你怎么看?

  答:应该说,出现这样的事情,跟“血荒”是很有关系的。非法组织卖血,不像其他犯罪类型,会对患者、献血者等造成伤害。但法律为什么认定它是错的呢?过去的经验表面,非法组织卖血会带很大的风险,这种危害是属于社会管理层面的。

  ■呼吁

  献血工作需要一个良好环境

  广州血液中心买新设备甄别身份

  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昨日表示,献血工作迫切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2013年第一季度,出现“冒名顶替献血”事件后,广州的采血量较上一年下降了近3吨,给临床供血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付涌水主任还表示,虽然本次事件中未有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参与其中或牟取不正当利益,但中心将从该事件中吸取教训,进一步加强管理,做好员工的教育工作,加强员工辨别真假身份证件的培训。献血前认真核对身份证件,并购置专用设备用于真假身份证的识别。

  节后血荒,医生呼吁市民来献血

  中山一院输血科相关负责人张普山指出,今年春节长假后,天气时冷时雨,导致献血人数减少,但目前医院的急诊用血基本能够保证,不过,择期手术的病人一般都要通过互助献血来解决用血问题。他希望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手臂继续奉献爱心。

  昨日,广东省人民医院核医学科主治医师李东江也发出献血号召。李医师从1997年读大学开始,就参与献血,至今累计献血7200毫升,而体重为50公斤的成人全身血液量约为4000毫升左右。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关键词:无偿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