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原卫生部副部长:让医生签协议不收红包很可笑

2014年03月05日

  每年两会,教育和医疗问题都备受关注。在很多人眼里,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王树国和全国政协常委、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都属于个性派。王树国曾被称作敢于放炮的大学校长;黄洁夫则被很多人评价为“敢说真话”。接受采访时,二人都说到了“体制”这个词,黄洁夫直陈现行个别政策的不合理;王树国也剖析了高校腐败现状的原因。

  如果一个医生要不断去宣誓不收红包,这个誓言是无效的,作为医生,我不会签,这是不尊重医生和医学的表现。

  谈医患关系

  医生患者都是受害者

  记者:最近伤医事件不断发生,卫生部门有没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黄洁夫:伤医、杀医行为不仅是医患矛盾,它是犯罪;另外,医患关系的恶化牵扯到医疗体制改革。如果公立医院维持目前这个体制,很难解决好现在的医患关系。

  记者:在你眼里,目前的医患矛盾到了什么程度?

  黄洁夫:一个好医生,敢冒风险,1%的可能性也要挽救病人的生命,把救死扶伤放在第一位。可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医生要自保,现在很多外科医生跟以前不同,稍有些风险,就让病人家属选择做还是不做(手术)。

  医患关系紧张,医生和患者都是受害者,可受害更多的还是患者。

  记者:30年前有个调查,人们希望选择的职业,医生排在前几位。现在不同了。

  黄洁夫:确实是这样,现在年轻人都不愿做医生。我的很多老同学、老同事,他们的孩子都不学医了。

  记者:你的孩子呢?

  黄洁夫:她没学医,学了法律。

  谈禁绝红包

  让医患签不收红包协议很可笑

  记者:你刚才说到体制,现在的医疗体制具体有哪些问题?能否举例说明。

  黄洁夫:国家卫生计生委近期下发通知,要求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执行,病人进院后和医生签个协议,承诺不收不送红包。这种规定科学合理吗?以药养医好像是医生的责任,让医患双方签不收红包协议书很可笑,医生入职第一天就宣誓过(不收红包)。另外,难道大家签了协议就真的没人收红包了?

  记者:有委员说希望您就医患签署拒绝红包协议这事,牵头写个提案,大家联合交一下。你会写吗?

  黄洁夫(摇头):要大家联合说,不要签字,这样也不好。你们准确把这个意见反映一下。作为行政命令,本意是好的,只不过是他不懂,既然制定了,我们就跟他们讲清楚,不要专门搞个提案去反对他们,这样没意义。

  记者:以你的身份,这个意思被媒体报道出去,会不会得罪卫计委?

  黄洁夫:我倒是不怕,关键是你们报道得怎么样。报道的好,他们会觉得黄部长敢讲真话,考虑去修改这个政策。写得不好,他们就会说,黄部长是个刺头。(周围有笑声)

  谈雾霾防护

  雾霾是经济发展的代价

  记者:你怎么看雾霾?

  黄洁夫:雾霾是经济发展的代价和痛苦,我们要共同承受、克服,并一起去改变它。

  记者:你平常戴口罩吗?

  黄洁夫:我不戴,因为戴一般的口罩是无效的。

  记者:可否从医生角度普及一下雾霾天如何正确戴口罩的常识?

  黄洁夫:PM2.5是很微小的,普通的口罩只能阻断PM10这样的大颗粒,10以下阻断不了。防雾霾危害,关键是要把环境治理好,特别是室内的空气净化,这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政府发出雾霾橙色、红色警报后,大家一定要少到户外。

  记者:你的意思是,药店里能买到的口罩都没用?

  黄洁夫:不行。防PM2.5的口罩必须是特制的,中间要加很多东西。

来源:新京报

关键词:两会  协议  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