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游戏厅止咳水泛滥电召即刻送货上门

2014年01月25日

  含有“磷酸可待因”的复方口服溶液,俗称止咳水,长期服用可致药物依赖及成瘾。记者近日连续走访深圳福田、罗湖、宝安众多游戏厅发现,厕 所垃圾桶里有大量止咳水瓶,一些人把止咳水当饮料喝。记者调查发现,止咳水来自游戏厅附近的士多店,这些店甚至为熟客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有警员表示,非法售卖止咳水的行为很隐蔽,目前由药监局按“无证经营药品”处以没收产品并罚款货值的2-5倍,处罚“太轻了”。警方将对游戏厅进行检查,发现给饮用止咳水者提供场所的,将从重处罚。

  暗访 内情惊人

  厕所一天扫出30个空瓶

  接过止咳水塞入校服

  22日,记者来到深圳东门步行街鸿基大厦的“米琪2”游戏机厅。虽然现场没有发现饮用咳嗽水的人,但在垃圾桶里,记者看到两三个黑色小瓶,瓶身标签是“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厕所里面,联邦、力建亭、克菲等含磷酸可待因的止咳水空瓶撒满一地,一些空瓶被扔入便器内。

  对于满地止咳水瓶,清洁工人已习以为常。一名清洁工人告诉记者,每天在大堂扫地都能发现十多个止咳水空瓶。厕所一天清洁一次,每次能扫到约30个空瓶。偶然劝说饮用者,还被对方呵斥“多管闲事”,后来对此就置之不理了。

  记者在深圳的振兴路“城市英雄”、南园路“龙珠”、凤凰路“易通”等众多游戏厅,都发现了止咳水空瓶。游戏厅有不少身穿校服的男孩,记者跟踪其中一名男孩,看到他从一名男子手中接过一瓶止咳水,然后塞入校服里离开游戏厅。

  保安和标语根本没用

  在“米琪2”游戏厅,一名20岁左右的男子在玩“拳皇”游戏,记者坐在旁边看到,游戏结束后,该男子从裤兜掏出一个筒形物品,就是在厕所里看到的止咳水 瓶。该男子打量四周,发现没有保安巡逻,立即拧开瓶盖灌了一口,又塞入裤兜。然后,他拿起可乐喝了一口,又若无其事地玩起了游戏。

  记者在游戏厅坐了近两个小时,发现有7名男子在饮止咳水,都是在没有保安在场时饮。一名男子饮完一支后,将空瓶塞入游戏机机座下面。

  一位游戏厅保安员告诉记者,每天关门都能发现很多止咳水空瓶,公司让保安加强巡逻加以制止,在厕所、入口等地方也打出了禁止饮止咳水的标语,但游戏厅的人实在太多,总难看得过来。

  要有熟客介绍才送货

  经过连续多次暗访,记者发现原来大部分止咳水都是电召送“水”上门的。这些止咳水主要来自游戏厅附近的士多店。

  23日,记者在“米琪2”游戏厅,坐在此前观察到曾饮用止咳水的一名男子旁边。半小时后,他打了个电话,很快一个戴着腰包的男子来到现场为他送“水”,男子掏出45元给卖“水”男子。“卖水”男子十分警觉,收钱后立即往人群多的地方走,记者想跟踪却被摆脱。

  “周边的士多店都有得卖,一个电话就可以送‘水’上门。”买“水”男子说,那名送“水”者是附近士多店的老板,只做熟客生意,不会卖给陌生人。买“水”男子给了记者一个买“水”电话号码。

  记者拨通该电话,说要买一支止咳水。不料接电话的男子十分警惕,要求记者说出介绍人,“我们店就在机室对面,你可以过来买”,说完就摁断电话。

  随后,记者在游戏机对面的一排士多店周边蹲守,陆续有青少年,甚至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来买。记者观察到,周边的士多店几乎都在卖这些成瘾止咳露,和顾客也表现得十分熟悉。

  个案 泥足深陷

  8年喝掉20多万

  经过几次接触,长期饮用止咳水的阿杰(化名)和记者熟络后,和记者聊起服用止咳水的经历。

  “千万不要碰止咳水,上瘾后一停下来就会无精打采。”阿杰用一句告诫作为开场白。记者看到,阿杰双眼浮肿,双颊深陷,眼圈呈现一种异常的青色。谈话中记 者了解到,阿杰是深圳的“土著”,靠出租房屋每月都有一笔不菲收入。无心工作的他每天浪迹在游戏厅里,凭止咳水给予的精神刺激,玩游戏度日。阿杰说,他的 人生没有目标,也不想改变现状。

  “在游戏厅里喝上了止咳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阿杰说,2005年,在游戏厅里迷上名为“拳皇”的电 子竞技游戏,玩久之后精神又空虚起来。一次,有个同学给了他一瓶止咳水,喝了以后精神更加集中,反应更快,在“虐待”对手时感觉到别样的快乐。后来就没法 停止了,每天都要喝,直至上瘾。阿杰说,喝止咳水已经有8年了,到底花了多少钱搞不清了,但起码有二、三十万元。

  阿杰说,在机室里,一 块钱一个币,边打机边抽烟,精神倦了就喝止咳水。他常常以这种方式在里面泡一整天甚至更久,消费也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现在经常会很累,没力气也没什么精 神”,谈起止咳水带来的后果,阿杰说现在自己身体虚弱,体力尤其差,根本干不了重活,记忆力也直线下降,自从喝了这个(止咳水)以后,经常会口渴,每天可 乐不离身。

  到底是无法戒掉止咳水,还是不想改变?阿杰没有说话,留给记者的只有一声叹息。

  尴尬 执法无力

  售卖隐蔽难查处 处罚太轻难震慑

  记者了解到,对于非法售卖止咳水的行为,目前只能按照“无证经营药品”来进行处罚,没收产品并罚款货值的2-5倍。

  深圳市一位警员说,对这类非法售卖行为归药监局执法,一般都是按“无证经营药品”来处罚。他直言,这种处罚“太轻了”,对违法经营者没有丝毫震慑效果,罚了以后接着卖。

  据介绍,士多店一般不会摆出来很多止咳水,因此查处较为困难。源头更为隐蔽,较大存量的点很难找,执法难度不小。

  对于记者反映止咳水销售、饮用等具体情况,该警员说,会加强对游戏厅的巡查,同时通知管理方加强管理,此外,警方会派出便衣暗访,一旦发现游戏厅存有人饮止咳水,将追究管理者责任。同时,警方将加强与药监局的联合执法,对士多店进行排查。

  探源 暴利诱人

  价格早已不正常 销售链条难根断

  记者了解到,这类能够致人上瘾的止咳水,学名为“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溶液”,是医用处方药,购买处方药一定要有医生开具的处方。一些不良商家为了谋利,公然出售联邦止咳露等止咳水处方药,甚至还进入士多店销售。

  福田区药监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过多年打击和整治,目前正规药店很难随便买到止咳水了,绝大多数货源都在地下渠道销售,但的确存在士多店销售止咳水的情况,药监局也不断联合公安在打击。

  记者了解到,因为经营止咳水存在暴利,销售链条难以根断。据透露,由于货源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止咳水的价格早就偏离了正常轨道。止咳水的成本并不高,一瓶不到10块钱,但现在一瓶联邦止咳露零售价卖到五六十元,有的止咳水甚者卖到上百元。

关键词:止咳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