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私人定制”为病童圆梦

2014年01月14日

  5岁的男孩Scott Miles让旧金山做了个梦。11月15日,旧金山变身热门动漫英雄蝙蝠侠所在的哥谭市,Miles成为小蝙蝠侠,帮助警察局长除暴安良—当然,是志愿者扮演的坏蛋和待救市民。更好的消息是,Miles真的成了小英雄。他在20个月时就患上了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今年6月,Miles的病情已经大大缓解。

  让一个城市变身是众人拾柴的结果,1.2万余名志愿者参与了Miles的圆梦活动。在社交网络发达的今天,把消息传递出去并不难,但让如此多的人积极参与筹备,准时到达现场配合的,是一个起源于美国的非营利组织—许愿基金会(make-a-wish foundation)。

  许愿基金会如今早已名声在外,合作伙伴覆盖全球50个国家,历经33年,专为重大疾病患儿和青少年圆梦,但它是从一个城市起步的。

  1980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患有白血病的7岁男孩Chris Greciusi在Tommy Austin面前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想做个警察!”Tommy是Chris母亲的朋友,也是当地海关官员,他找到当地公共安全部门的朋友,一起实现了Chris的梦想。Chris在圆梦不久后便去世了,但帮助他实现梦想的过程却并未随之而去,而是成为许愿基金会的雏形。在许愿基金会的网站上,依然可以看到这个雏形的影子:孩子们的愿望是一句简单的话,“我想要一辆自行车”、“我想做个厨师”、“我想当公主”、“我想跳伞”……愿望映衬在他们的照片上。照片中,他们已经和自己的愿望在一起。比如,在与大陆紧邻的香港,患有三期横纹肌肉瘤的Angel的愿望是,能在18岁生日时办一场自己的演唱会。当地的许愿基金会合作伙伴为她找到香港理工大学的演出场地,招募乐队,邀请她的家人和朋友共同实现这个愿望。

  许愿基金会开始在美国起步时,就得到迪斯尼乐园的帮助,因为有很多孩子的愿望都是去迪斯尼乐园。这种思路逐渐被复制到世界各地,实现了当地组织、企业和志愿者联合。一个公益组织的公众形象,也像滚雪球般壮大起来,美联航空、CNN等有社会影响力的企业,也加入了资助企业的行列。

  和最初不同的是,由于在多地拥有合作伙伴和志愿者,实现孩子们愿望的途径也越来越多。孩子提出愿望的条件并不复杂:年龄在2岁半到18岁之间,被确诊患有重大疾病,没有在其它许愿组织申请过,就可以向当地合作伙伴提出愿望。各地的合作伙伴发挥了强大作用,不仅管理资金和物资的捐赠,也联合当地企业、名人和其它公益组织,增加群众基础。

  这也让基金会成为做慈善的方便法门,比如,今年贾斯汀·比伯就曾很土豪地认领了200个心愿。而捐赠也随着愿望被细化。

  许愿基金会的财务完全公开,86%用于慈善活动,剩下的8%是管理费,6%用于筹款活动。筹款活动中有非常值得借鉴的一点,是社区化的公益活动,就以Miles所在的旧金山来说,最近许愿基金会就组织了为实现357个愿望的筹款活动,有迷你马拉松公益跑步,组团拉动出租车等活动,参与的费用是25美元。

  有各地合作伙伴的发力,许愿基金会如今可以说是“财大气粗”,他们并不会选择哪个孩子的梦想会实现,哪个不会,所有通过验证的愿望都会被排上日程。

关键词:私人定制  病童  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