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盘点消失的廉价药:3元的药被200元新药替代

2013年12月30日

  简装氯霉素眼药水、注射用红霉素、他巴唑……10年来,这些便宜药“绝迹江湖”

  有人归因于国家限价,药厂不愿生产,有人认为是医院图利润首选贵药,如何拯救廉价药?有地方尝试打破限价,给廉价药留出利润空间

  如果说廉价药只是短缺,还能给患者寻找的希望。但是近年来,从盛行到短缺,再到停产,每年都有廉价药完全断货的事情发生。

  对此,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因为国家限价,药厂亏本不愿生产。另一方面,在很多厂商看来,公立医院“以药养医”,压缩廉价药空间才是症结所在。

  不管哪一方观点,都和当下正在进行的医疗体制改革息息相关,而国家和各省也正就此进行着政策调整。

  10年10种廉价药断货

  “比如西地兰,是一种快速强心药。2009年,西地兰开始缺货。医院开始用‘米力农’这种200元一针的药品替代,而西地兰也就3元钱一针。”郑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说。

  在她看来,“他巴唑现象”已非“一日之寒”,不管是非处方药还是临床手术用药,每年都会有廉价药断货。

  再比如2011年,“救心药”鱼精蛋白在全国范围内出现断供的紧张局面。作为心脏外科手术中的常用药,它的价格只有大约11元/支,这一价格维持了十余年。因鱼精蛋白断货,医院不得不让紧急抢救的病人先用。有媒体报道,曾有患者家属用原价300倍的价格,私下采购鱼精蛋白。

  河南商报记者梳理近年来的公开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开始,因为断货而见诸报端的廉价药就有10种,平均一年一种。

  全国短缺廉价药达342种

  2010年全国两会,政协委员戴秀英等曾在提案中援引了一组调查数据。

  这份对12个城市42家三甲医院临床用药的调查显示,大医院廉价药短缺情况严重,短缺药品数量高达342种。

  短缺药品主要是医院临床大量使用的常用药、治疗特殊病的药品。这些短缺药品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价格便宜。

  国家限价药厂逐利使然

  对鱼精蛋白、他巴唑等廉价药断货的原因,医院、药房和负责采购的医药公司,都将矛头指向了药品生产厂家,而厂商也承认了停产的事实。

  不少药企的销售代表坦承,不断上涨的原料、人力、物力成本根本无法满足企业发展现状,“卖一瓶亏一瓶,还不如停产”。

  “他们也没办法,有一大帮子员工要养,这个时候企业责任都得靠边站。”郑州一位医药公司采购员说,说到底是国家限价政策在“作祟”。

  根据政策,国家基本药物的价格并非由市场来定,而是由国家发改委制定基药全国最高限价,各省再通过省级集中招标采购形成统一的采购价格。如他巴唑的全国零售最高限价为4.9元/瓶(5mg×100片)。

  以药养医医院首选贵药

  记者发现,除了像鱼精蛋白一类的临床必需药品,具有不可替代性外,大多数廉价药的现状是被更贵的新药替代。在药商看来,这些主动权掌握在医院手里。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表示,对廉价药短缺的原因,典型的说法是药厂不愿意生产廉价药、医院和医生不愿意使用廉价药。“这样的说法没有说出重点。”牛正乾说,公立医院把持着全国约八成的药品销售终端,面对众多药厂和经销商,处于买方垄断地位,同时又垄断着处方权。双重垄断直接导致了医院对用药市场的控制。

  牛正乾所指的即我国已经实施了半个世纪的“以药养医”政策。医药不分家,导致医院和医生首选贵药,这样就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

  尝试

  取消限价留出利润空间

  对于上述市场现状,江苏省在今年作出尝试,对临床需要、安全性较高、价格低廉、供应面临困难的药品,在制定限价时,取消最高零售价管理方式,改为分环节统一定价。此举旨在保证廉价短缺药品生产、批发、零售3个环节的合理收益,促进廉价药品正常生产和供应。

  比如,7种西药品种原最高零售价格没变,但企业中标售价格(即出厂价)得到统一提高。

  12月2日,江苏省第三批廉价药品价格开始执行。至此,《江苏省廉价药品目录》内品种价格制定基本完成,内容共包含49个品种、161种规格的廉价药。

  此外,该省物价部门明确表示,统一价格执行后,药品经营单位执行的中标零售价格、最高零售价格同时废止。

  “这算是在国家大的限价政策内的一个小调整,总体限价格局没变,但是在不同环节进行了微调。”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其他方式

  记者还发现,除了江苏省,广东省也已制定了类似的低价药品目录,规定只要通过经济技术标准、符合入市价的生产企业均可中标,而山东省将廉价药品纳入单独的采购目录中,以求改变廉价药不断消失的窘境。

  发改委正在酝酿

  或取消原定最高限价

  上个月初,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发出消息称,一份名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的文件已向各省价格主管部门征求意见。文件显示,发改委在酝酿制定低价药品目录,试图取消原定最高零售价,改为在日使用费用范围内由生产企业自主定价。

  11月4日,湖南省药品集中采购管理办公室也下发直接挂网目录的征求意见稿。其中,近300种廉价药有望在资格审核通过后无须竞价,统一价格直接挂网公示。

  “这说明国家层面已经注意到廉价药逐渐消失的问题,如果宏观政策能够进行调整,对各方都是利好。”河南一家药企区域代理表示。

  他认为,发改委出台低价目录其实是开放了企业的自主定价权,虽然其依旧是有限定条件的,不过总归给出了一定的保价空间,一些以前缺乏动力经营廉价药的企业也能适时恢复生产。

关键词:廉价药  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