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南京弃婴岛启用两周:有外地父母开车送孩子来

2013年12月27日
 
 
  南京“弃婴岛”自12月10日启动以来已收了9个病残婴儿,较以往增多;媒体报道外地父母开车送婴儿到“弃婴岛”,再次引发了公众思考:“婴儿安全岛”是否成为对部分有抛弃孩子念头的父母的一种变相鼓励?昨日,本报记者对话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解读“弃婴岛”的来龙去脉。
 
  弃婴增多和宣传有一定关系
 
  北青:婴儿安全岛启动以来,收养了多少弃婴?
 
  朱洪:从12月10日启用到20日,这10天内总共收了25个婴儿。其中在婴儿安全岛里面有9个、安全岛周边有10个、通过110民警由正常途径送过来的有6个,这个数字比以往要多。不过从12月20日到现在(24日下午),没有收到一个婴儿。
 
  北青:婴儿安全岛周边是什么地方?
 
  朱洪:有些人是把孩子丢在安全岛对面的花坛里,那个地方被树遮着有些隐蔽,还有的是附近的一条小胡同里面,有市民看到后就报警,警察就会送到福利院。
 
  北青:为什么会比以往多?
 
  朱洪:跟媒体的宣传有一定关系吧。有的是知道这里有个安全岛,看到还不错,就把孩子送到这里了。
 
  我们最初做这个试点时,认为不会有太多人弃婴:设置在闹市区,旁边就是警察,可是在开门一个多小时,就收到一个弃婴,整个南京都开锅了,南京市的媒体也都来关注。现在南京的媒体基本上不关注了,主要是外地的媒体,我现在也担心媒体报道后,再有人来送。
 
  婴儿安全岛的初衷,是为那些迫不得已被丢弃的孩子们尽量提供一个有安全保障的环境,但是弃婴行为是违法的,也希望媒体能客观地报道这一点。
 
  被遗弃的大都是残疾孩子
 
  北青:据说有父母把孩子送到福利院的?
 
  朱洪:有父母抱着孩子送过来的情况,我们都劝他们抱回去,还打110让民警劝解。因为丢弃婴儿是违法的,福利院接收的是没有监护人的孩子。
 
  北青:这些父母送孩子到福利院的原因是什么?
 
  朱洪:稍微好一点的孩子都不会扔,现在收到的弃婴绝大多数都是残疾的。有些丢弃孩子是经济原因,我遇到的一对夫妻,将脑瘫孩子送过来时,说没有钱治疗,原本准备在家里养着,看到弃婴岛的消息后就送过来了。但福利院不会收养有监护人的孩子的,我们还是劝回去了。
 
  北青:有报道称,有孩子是父母开车送过来的,这应该不是经济原因?
 
  朱洪:开车的情况应该有一个,我没有遇到。大部分都是坐车从外地过来的。从劝解他们别遗弃孩子,以及报警后警察的询问中,知道有河南、山东、安徽,江苏的常熟、连云港等地,南京本地的不多。悄悄遗弃在安全岛及周边的,不知道孩子的籍贯和父母,如果知道父母是谁,这些孩子会被送回去,福利院肯定不会接收的。
 
  “不扔到我们这里也会扔到其他地方”
 
  北青:有网友评论,或许有遗弃孩子念头的父母原本纠结,但是弃婴安全岛的保障让那些父母下定遗弃的决心,安全岛某种程度上成为对遗弃的变相鼓励?
 
  朱洪:这个观点我不赞同。石家庄的弃婴安全岛推广两年多了,也没有说因此接收弃婴现象增多。南京“弃婴岛”短期内弃婴增多,主要是媒体报道的效应。报道提到了弃婴岛接收弃婴、条件好,但没有同样报道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况且最近几天弃婴也减少。
 
  不管有没有条件好的安全岛,弃婴现象都是存在的,不扔到我们这里,也会扔到其他地方。实际上,全国各地有很多的福利院,它们实际上就是弃婴的安全岛,为弃婴提供庇护。
 
  北青:有评论认为,弃婴现象应该从源头上杜绝,您认为可从哪些方面着手?
 
  朱洪:南京的福利保障还是很好的,所以南京本地的弃婴不多。福利院收到的弃婴中,从孩子的包裹、衣着、所带物品来看,有许多都是农村的。这个可能跟他们的医疗卫生条件有关,因为经济、医疗条件所限,他们产前、孕中检查可能做得不够,新生孩子残疾率相对高。
 
  社会保障和福利很关键,及时跟上后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包括政府对孤儿的关注等方方面面。弃婴现象在哪个国家都会有,只是多少的问题。
 
  “福利院不是孩子成长的好地方”
 
  北青:您曾在谈话中多次说道,“福利院不是一个好地方,比不上家庭”,这是为什么?
 
  朱洪:没有父母和家人的关心,孩子适应社会的能力也很差,很多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心理和行为都有一定的问题。这几年大脑正常的孩子基本被领养走了,以前有在福利院长大的大脑正常的孩子,他们适应社会就有点困难。
 
  比如,孩子们在福利院过的是集体生活,没有你我他的分别,但是到学校后就可能拿起别人的橡皮自己用,在正常家庭的孩子看来,这就是不对的。
 
  还有些孩子没有感恩的心,认为有了他们,才有福利院的存在,才有护理员的工作机会。我们在教育上也很纠结,现在不主张让孩子过多“感恩”,但是完全不提也不行。
 
  北青:福利院怎么去克服这种弊端呢?
 
  朱洪:我一直不主张孩子一直生活在福利院,有些孩子会被领养。没有被领养的,我们也尽力到社会家庭去寄养,让他们了解社会、适应社会。
 
  北青:福利院一直养育有残疾的孩子,有经验可让部分家长借鉴吗?有些家长或许是无法接受孩子的残疾而遗弃?
 
  朱洪:家长生下这样特殊的孩子,各方面压力很大,这个可以理解。但是我们也想告诉家长,现在社会保障等各方面的情况比较完善,医疗水平也比较先进。
 
  比如我们一年收了200多个孩子,其中五六十个孩子通过康复训练,让正常的家庭去领养。有些孩子通过康复训练能掌握生活的基本技能,比如操持家务,不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很多麻烦。
 
  相关链接
 
  弃婴违法但无判例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邹农俭认为,安全岛的想法很好,但政府去做这个成本太高,很多环节上不可控的东西太多,责任太大,政府不能大包大揽。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弃婴行为应当以遗弃罪进行处罚,设立弃婴岛,也有纵容犯罪之嫌。设立弃婴安全岛之前就应进行论证,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是做好事,应论证后再出台政策,防止出现政策失误,引起负面社会影响。
 
  对于“弃婴岛”不同的观点,朱洪说,儿童福利院就是最大的安全岛。既然这些家长万般无奈弃婴,安全岛是保护弃婴的最后办法。我国法律有明文规定,地方行政部门必须承担弃婴的抚养。虽然刑法规定弃婴是违法犯罪行为,但我国至今未有一个“弃婴罪”的判例。

关键词:弃婴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