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学术前沿

如何解决当前医患关系的认识

2012年12月27日

    文耀辉

    青海红十字医院 青海西宁 810000

    医患双方很多时候都是由观念、理解、看法、角度、态度不同而引发的冲突,如今,国内医患关系持续紧张,患者维权意识今非昔比,如果医患双方都能够用下面这些新思维和观念来指导自己言行,许多纠纷都不会萌芽。   

    1.开放式思维:如果医生固守旧观念,不与患者充分对话和交流,由自己决定一切,往往会因为患者对医疗的不了解、不知情而导致冲突。要实现知情同意、自主选择的伦理学准则,就必须开放地让患者了解医疗活动的过程,实行医疗技术、医疗活动、医疗收费公开,增进医患理解缓和矛盾,也有利于医患配合。

    2.换位思维: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健康指数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人们去医院看病,往往对医院和医生抱有很大的期望值,除了希望“药到病除”,更重要的是得到应有的尊重、医患相互不理解是医患纠纷的导火索,如果通过换位思维加以调节,患方可以理解医学的风险性、复杂性和个体差异性,让医者大胆工作;医方则要设身处地为患方着想,以患者的心情和渴望来理解他们的要求,并加以最优化地实现。

    3.风险思维:客观事实和理性都提醒我们要辨证、明智、现实地权衡医疗代价与风险的问题。医护人员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对患者进行告知与沟通,让患者理解在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正视风险,医患共同努力在权衡和预防中避险,或坦然面对难避之险。

    4.循证思维:循证医学的观点已经深入人心,临床医疗实践中,亦要遵循四大基本伦理准则:知情同意、自主、不伤害、最优化,每个医疗行为都应思考该不该做、怎么做、做了以后怎么对待等一系列问题,不能考虑不周即草率地实施,要循避害就优之法,在评价这些工作时也要循证说话,当前循证思维中最重要的就是循医德医风之证、循医疗质量之证、循服务质量之证、循法律法规之证。

    5.法制思维:旧思维中评价一位医师的标准是医德、技术、服务等纯专业化和伦理化内容,然而如果用新思维来衡量,这仅仅是当代医师成功的一半,另一半必须用法制观来评判,每一项具体医疗工作都要贯穿法制思维,否则将不能完成举证责任倒置而陷于被动。

    6.医患利益冲突观:为什么当下医患关系矛盾增加、也更难处理?这是医患利益冲突加剧的反映。我国公费医疗制度的取消、医改的起步与深化、患者对高质低费医疗的期望、社会各界经济地位与政治地位及社会地位的不平衡等都是医患利益冲突加剧的原因。利益包括经济利益和非经济利益,如收费纠纷是经济利益的冲突,健康受到影响是健康权益的冲突,言语不当纠纷是荣誉或人格利益的冲突……我院遵照丰献社会、保护生命、维系健康、促进和平。正确识别病人;改进有效的交流;增强高危药品的安全使用;消除错误的手术部位,错误的手术病人;降低院内感染的危险;降低病人摔倒的危险。

刊发杂志来源:《健康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