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学术前沿

学界呼唤回归整合医学

2013年01月10日

  □ 本报记者 李颖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人率先开始寻求突破,并提出了“整合医学”的新概念,希望能在现代医学体系中,重新整合传统医学的精髓,以此突破医学发展的“瓶颈”。

  在由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和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共同主办的“首届整体整合医学高峰论坛”上,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胡盛寿在会上表示,如何以人的整体化角度进行疾病预防与个体化治疗,是临床医学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不能将人体“碎片化”

  “整合”顾名思义就是将一些零散的东西通过某种方式而彼此衔接,将其视为一个整体。在分科越来越细化的今天,医疗界一直在呼吁,医学需要整合。

  中国工程院院士、第四军医大学校长樊代明认为:“还器官为患者,还症状为疾病,从检验到临床,从药师到医师,身心并重,医护并重,中医西医并重,防治并重。让患者活得更长,活得更好。”

  大连医科大学杜治政教授指出,当前临床医学的分科和专业划分越来越细,将人体“碎片化”,单一专科体制难以形成对生命和疾病的整体认识,客观上助长了技术万能的观点。

  我国一些医院存在令人忧虑的专科化热潮。杜治政认为,在某些医院,专科化的直接目标是谋求医院的名声和医生的权威,这种定位非常危险。他强调,专科化体制的弊端只能靠整合来弥补,医疗机构应探索临床学科间的整合,以寻求最佳诊疗效果,比如围绕单病种组建疾病诊疗中心,对功能相近的科室进行合并,建立多学科松散型的结合体,恢复大内科、大外科的体制等。

  一些研究者指出,由于长期“技术至上”的思维,使一些医生对技术本身产生了迷恋,而他的对象反而变得无足轻重。一场手术下来,医生关注的是难度的大小,被切除的面积和重量,而对手术台上是男是女、多大岁数毫不关心。“在自己专业化的小天地,病人早已经蜕变为器官、组织,有血有肉不假,却无情无感。手术刀在拿起的那一刻,闪着令人心寒的、冰冷的光芒。”

  临床划分太细 九大弊端凸显

  分化与整合是对立统一的,是科学发展的两种相反相成的趋势。它们贯穿于科学发展的全过程,体现在每一科学发展阶段之中。整,即整理的整,是方法,是手段,是过程;合,即适合的合,是要求,是标准,是结果。这样做是顺应历史潮流,顺乎科学规律,顺合社会民意,有其历史和哲学的根据。

  樊代明认为,现代医学过于强调学科细分,但人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这种细分的结果只能是与有机整体的人体生命事实背道而驰。“目前,医生缺乏整体观念,只注重器官和病变,这对医学发展很不利。”

  “近二十年来,很多医学三级学科再次细分,例如骨科再分为脊柱、关节、四肢等科,消化内科再分为胃肠、肝病、胰病等科。”樊代明表示,由于临床分科越来越细,医生的整体观念在逐渐消失。而且过细的专业化分工导致一个专科的医生对其他专科的疾病非常陌生,同一个学科内亚专科的分化导致一个医生只能看好一个系统内的一个疾病。“一位肝癌病人就诊,肝胆外科的医生可能只会针对癌变器官进行治疗。在个别医生的眼里,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得了癌症的人,而是一个病变的器官。”

  诚然,这种以分为主的发展方式确实带来了现代医学的进步,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它的不利。樊代明将其主要表现概括为以下九个方面:患者成了器官;疾病成了症状;临床成了检验;医师成了药师;心理与躯体分离;医疗护理配合不佳;西医中医相互抵触;重治疗轻预防;城乡医疗水平差距拉大。

  由“整体病”变为“系统病”,再由“系统病”转为“器官病”,这种医学发展趋势应当加以适度的控制,否则必然阻碍医学发展。

  据了解,目前国内一些医疗机构正在探索不同的学科整合模式,如解放军总医院在门诊建立多学科会诊中心,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建立全科医学模式下的内科诊疗体制,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建立心内心外联合手术的杂交手术室等。

  杜治政认为,医学整合是对当今医学整体化趋势的回应,也是医学目的的回归。他指出,整合涉及的不单单是思维的转变,也有利益格局的调整,而这是更加现实的困难。

  医改与整合医学发展不谋而合

  进入21世纪后,慢性病取代传染病成为人类的主要杀手。慢性病与许多危险因素密切相关,控制这些危险因素才可以极大降低慢性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仅仅依靠“高难度”技术显然不是上策。

  在过去几年中,医学的整合趋势和转化趋势已非常明显,关注于局部的研究想取得突破已经越来越难。胡盛寿以目前阜外医院推出的心血管疾病“一站式”整合治疗模式来说明整合医学的重要性。“近5年随访结果表明,这种整合治疗模式的治疗效果显著好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单学科治疗模式。”

  实践表明,将学科性质相似的专科融合在一起,或针对同一器官的不同手段的整合,一方面有利于在临床医疗、科学研究和学术思想方面开阔视野,也使医生对疾病的理解更透彻。内外科的携手合作对患者来说非常有利,可以为患者找到一个最佳的治疗方案。当今时代,专业越划分越细,围墙文化和故步自封终归被人唾弃,多学科整合模式已经呼之欲出。

  从学科发展层面看,无论是医学的哪个学科,深入研究到微观层次都会涉及到分子水平的问题,这是具有普遍共性的问题,需要众多学科共同进行探讨,因此整合、联合、融合是一种必然趋势,也是科学研究共同体的一种基本规则和发展范式。

  从外部动力来看,社会需要对于医学的整合也是十分重要的,突出表现在对功能的整合需求上,如,国家的健康发展战略中要重点实现卫生服务体系的整合;为了培养合格的医学人才,适应学科发展和医学转变的需要,医药学校的课程必须整合,等等。这些整合都是社会需要在医疗服务结构功能变革和医学教育改革中的折射,是医学整合的重要外部动因。

  另外,医学整合与卫生医疗体系改革也有异曲同工之意。

  “医疗改革是以解决现阶段反映在医药卫生突出的社会矛盾为动因的重大改革,而医学整合是以调整医学发展方向这一契机的医学发展思维的创新。”胡盛寿指出,医学整合为卫生改革提供理论导向和支撑,卫生改革会推动医学整合的进程。

  整合医学的时代就要来临,其顺势而生,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