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朱恒鹏:戴着镣铐跳舞的医联体探索

2013年05月02日

  在4月27日举行的2013中国公立医院改革论坛上,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表示,尽管不少医院对医联体建设都展开了许多难能可贵的探索,但由于受到诸多体制性障碍的约束,这些医院实际上是戴着镣铐在探索。

  朱恒鹏先从医院外的体制环境,分析了松散型和紧密型医联体面临的障碍。松散型医联体模式在全国较为普遍,这种医联体的作用主要是核心医院向下级医院提供专家和技术支持,实现联盟内的信息互认、转诊等,但在人员调配、利益分配等方面并未统一,相对独立。

  朱恒鹏评价道,“但这种模式往往是行政部门给三级医院下达任务,援助兄弟省份的基层医院,行政味道浓厚。所以,尽管这种做法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难以形成长效运行机制。”

  紧密型医联体是指医联体内医院在人、财、物统一调配,经济利益一体化。朱恒鹏指出,尽管它在资源配置方面具有很大优势,但要在我国完全实现,难度很大。因为这需要突破当前体制性问题分级管理和分灶吃饭。

  对此,朱恒鹏表示,“长期以来,我国实行的分级管理决定了三级医院属于市级管理,二级医院和社区医院属于区县管理。在财政方面,三级医院由市、中央来支出,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区县来支出。但紧密型医联体是三级医院把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统一起来,统一人财物的管理,优化资源配置。这实际上是要突破现行的分级管理和分灶吃饭。”

  他表示,例如马鞍山市立医疗集团是一个紧密型医联体,总院长可以命名二级子院长和社区中心主任。但在分级管理的体制下,这意味着区长和县长没有官员任免权。同时,总院长还需要有权调拨内部资源。这意味着区县政府要进行财政拨款,但不能负责医院资源的使用和调配。“在这种情况下,区县政府完全只有贡献,没有权力。所以,在现行的体制下普遍无法做到。”朱恒鹏说。

  朱恒鹏进一步分析认为,马鞍山市立医疗集团之所以可以突破分级管理和分灶吃饭,一方面得益于马鞍山市政府的支持,另一方面总院长既是院长又是卫生局局长。而其他地区医院没有同类可比性。

  另外,朱恒鹏还指出,医联体的发展还存在医院内的体制性的约束。“医联体要有效地发挥作用,应该拥有经营自主权、人事自主权、收入分配自主权。比如,大型医疗设备购置权,薪酬标准设定权,自由招聘权和辞退员工权等。但这些权力医院都没有,现行体制下也很难有。”

  朱恒鹏总结坦言,他个人并不看好医联体的发展,这些探索是否能成功仍是一个问号。

  (百度新闻)

关键词:朱恒鹏  戴着镣铐跳舞  医联体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