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再问甲流疫苗安全性:怪病儿童是疫苗引起的吗?

2013年04月12日

  天北京下雪了,北方不少城市大幅降温,这种天气,将助长甲流病毒的传播;温度骤降,人们抵抗力下降,遭甲流侵袭风险提高;疾控专家呼吁市民积极接种疫苗,建立公众免疫屏障。

  没错,随着秋冬季的到来,我国目前已经提前进入了甲流疫情的流行高发期,目前甲流疫情呈现三大特点:一是以学校暴发疫情为主,二是疫情从城市向农村地区持续蔓延,三是甲型H1N1流感流行强度持续增加,部分地区已进入高发期。

  按理说在当前这种严峻的情行下,接种甲流疫苗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这些天街头坊间却流传出一些说法,说接种甲流疫苗会得一种怪病。

  情况真的是这样吗?让我们一起去看一看。

  怪病儿童是甲流疫苗引起的吗?

  近日社会上流传,儿童医院接受了一个得怪病的孩子,怪病的原因是接种了甲流疫苗。那么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对此记者专程来到了传说中患有怪病的孩子董帅的家。从董帅母亲我们那里得知,董帅确实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叫EB病毒感染并发噬血细胞综合症,小董帅所患的这种病症在全世界的发病率仅为万分之二,他目前正在儿童医院接受一期化疗。

  “他刚开始就是发烧,一直高烧不退,40度,肚子已经很大了,鼓起来了,我们现在已经进行了30次的疗程,30次化疗,他现在稳定多了,起码来说不发烧了,生命体征比较平稳。”

  不过,对于得这个病的原因,董帅的母亲李女士告诉记者,具体原因他们也不知道,不过跟打流感疫苗没什么关系。

  “不是,跟这个甲流疫苗没有关系,当时我们3月份打针的时候,甲流还没出来。”

  东帅没有打过流感疫苗,那么为什么社会上会传闻他是打了疫苗才引发的怪病呢。李女士告诉记者,发现孩子得病后,迟迟不能确诊,她和丈夫怀疑是孩子在3月份的时候接种麻疹疫苗造成的,在网上的求诊说明里没有说清楚,可能引起了误解。

  “那是什么疫苗呢?”

  “麻疹,到3月8日打完预防针,到3月13日他就一直发烧。”

  看来,注射甲流疫苗得怪病是一个误会,这个孩子接种的疫苗是麻疹疫苗,跟接种甲流疫苗没有一丁点关系。

  此前疾控中心的专家多次强调,接种任何疫苗都可能出现不良反应,甲流疫苗也不例外。一些人接种甲流疫苗后,可能出现注射部位疼痛、红肿、硬结,或发烧、寒战、疲劳、头痛等,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这些不良反应通常1至2天内消失,无需治疗。

  但是除了这些症状,甲流疫苗会不会造成更严重的不良反应,对此,疾空部门也在密切监控当中,所以大家还是有不少的担忧和猜测,你看董帅只是接种过麻疹疫苗,得病原因也跟接种甲流疫苗毫无关系,但是传闻还是把两件不相干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认为是甲流疫苗引起了“怪病”。

  针对大家广泛关心的疫苗接种安全性问题,有关专家近日指出,接种甲流疫苗安全有效,不良反应出现率低,疫苗保护率达85%以上。那么、目前接种甲流疫苗的市民,到底都有些什么症状,有没有出现所谓比较怪的怪病?记者到北京市多家医院进行更大范围的调查。

  到底是否有孩子因接种甲流疫苗得了怪病,记者特地拨通了儿童医院和儿研所的电话。

  北京儿童医院:“我们没有,因为我们都跟他们说了好几遍了。”

  记者:“打完甲流疫苗以后,有没有一种得了不适或者怪病的儿童上您这来就诊?”

  首都儿科研究所:“从没发现有,不适的也没有,打什么疫苗都会有人有一些小小的不舒服,有些些感冒症状,但是不会很严重,基本上没有太多不适,反正最近没有到,我们医院来看这个病的。”

  看来,儿童医院和儿研所都没有因为接种甲流疫苗得怪病的情况,随后,记者又在北京市几家三甲医院进行了调查。

  记者:“有没有收到一个打完甲流疫苗以后得了一种怪病的儿童。”

  北京协和医院:“没听说,因为本身我们单位就不是负责给孩子打疫苗的单位。”

  记者:“那有没有收到过打完疫苗以后身体出现不适的其他病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没有,都挺好的。”

  中日友好医院:“这个我不太清楚,应该不会有得怪病的吧,因为如果有肯定医院会知道,他们会报道,但是我们这边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

  医院的答复是明确的,目前注射甲流疫苗的人群,出现的不良反应都是正常的,确实没有所谓怪病的说法。怪病之说,是大家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造成的。

  我觉得,相关部门特别是卫生部门应该在解疑释惑方面,进一步采取措施,加大专家咨询、社区宣传和媒体报道的力度,使公众充分了解疫苗的性能、接种疫苗引起各种反应的原理以及最终结果,以便让人们用得放心、安心。

  目前,全国各地接种甲流疫苗的工作正在全面铺开,疫苗接种情况到底怎么样,接种人群的反应如何,有没有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情况呢?

  石家庄:突发不良反应忙坏医护人员

  河北省毗邻京津,目前这里的甲流疫苗注射情况如何?有没有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情况呢,前去采访的记者刘莹告诉我,采访的时候还是遇到一些状况,一位市民在接种甲流疫苗之后反应强烈,让所有的医护人员紧张不已,好一通忙活,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呢?我们随着记者的摄像机一起去看一看。

  记者:“你接种甲流疫苗了吗?”

  市民:“没有。”

  记者:“你会去打吗?”

  市民:“应该不会。”

  记者:“有点担心?”

  市民:“心里边有点顾虑,挺有顾虑的。”

  市民:“我想接种,没有啊,我上哪儿种去。”

  记者:“你不知道去哪儿接种?”

  市民:“不知道。”

  记者:“你是已经退休在家?”

  市民:“退休了。”

  记者:“没有人来组织你去接?”

  市民:“对,有的话我是接种去,可是我不知道上哪儿,我上那儿人家给我种不,我不知道。”

  市民:“还没搞。”

  记者:“如果搞的话,你会去打吗?”

  市民:“打啊,国家有这么好方法为什么不用。”

  市民:“国家都统一,因为我们还没接到通知。”

  记者:“还没组织你去接种?”

  市民:“没有。”

  记者:“如果组织你接种你会愿意去接种吗?”

  市民:“还跟着形式走,因为俺们这儿,这个还没有走到咱们这儿。”

  市民:“应该不是很放心,因为我感觉如果疫苗长时间的接种的话,抵抗力会比较不是那么好,可能到这个月中旬,我们组织去一次接种这个疫苗。”

  记者:“那你会去吗?”

  市民:“肯定会去。”

  记者:“你不担心会有一些不良的反应吗?有没有这样的担心?”

  市民:“可能会有点顾虑,但是为以后和自己的可能说健康着想,咱还是去接种一些。”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30多位市民中,没有接种的占97%,其中,有17位表示愿意接种,但没有接到统一的安排;另有13位对接种稍有顾虑。从10月28日开始,河北省开始了首批甲流疫苗的接种工作,首批接种人群为:公安、司法干警、口岸检疫、海关、边检、民航等关键岗位公共服务人员,一线医疗卫生人员,部分托幼机构教职工和中小学校学生及教职工。那么这些优先接种甲流疫苗的人群,接种后的反应如何呢?当记者赶到石家庄市妇幼保健医院的时候,该院的医护人员正在进行甲流疫苗的接种,这位刚刚接种完的医生叫林鹏,接种后她忽然面色煞白,呼吸紧张,医院的另外两名医生急忙提着急诊箱赶了过来。

  “主任打电话所以我们就赶紧跑过来了,以为有休克或者有什么这些,因为它上面不良反应里边不是也有,最严重的的那个,主任就赶紧叫我们俩就上来了,说打针那有点事。”

  这样的突发状况,让在场所有人吃了一惊,在吸上氧气放松下来之后,林鹏的血压、心率才恢复了正常。

  林鹏:“刚才有点头晕,然后喘不上起来,现在好多了,能正常呼吸了。”

  记者:“刚才的症状是不良反应吗?”

  医生:“不太像,没有问题,呼吸、心率、血压都没有问题。”

  记者:“像这个的情况多吗?”

  医生:“不多,第一个,有时候,打针的时候,采血的时候,有的病人也会出现这种现象,有的人精神过度紧张,是比较敏感的人。”

  这样的情况在石家庄妇幼保健院接种点虽然只此一例,但是石家庄市妇幼保健院感染管理科主任祖桂花告诉记者,全院共有500名医护人员接种了甲流疫苗,其中也有4、5位出现过轻微的不良反应。

  医院主管:“也个别有轻度的头晕,轻度的头晕乏力有这种情况,休息一下一会也就过去了,最多的不超过一天,有的是几个小时就过来了。”

  除了在医院进行接种,在部分学校还设立了临时接种点,学生们的接种情况如何呢?

  石家庄市桥东区疾控中心主任副主任:“在我们学校安排的临时接种点的,我们一般都会张贴我们制作的统一的宣传画,通过的宣传形式让孩子们了解到这个疫苗是做什么的,这样能够达到我们自愿接种的目的。”

  这些正在测量体温的学生,是石家庄市第十七中学初三毕业班的学生,作为石家庄市首批接种人群,他们正在做接种前的体检和登记。

  记者:“需要登记什么样的信息?”

  医生:“他本人的身份证、姓名还有他的出生年月,父母亲的姓名还有联系电话、家庭住址这些,主要问一下他对鸡蛋有没有过敏的,还有平时有没有慢性病急性发作的。”

  这些学生的监护人都已经在《甲型H1N1流感疫苗接种知情同意书》签过字,完成登记后他们就可以马上接种了。

  记者:“有没有点害怕?”

  学生:“有点,但不是很特别担心。”

  学生:“我妈妈说她打过,最后觉得挺疼了,害怕我打的时候哭了。”

  学生:“会有一点,就很害怕,打之前。”

  记者:“你有没有怕疼或者怕红肿、头晕?”

  学生:“我们班就是有个同学家长说,可能这个打了以后胳膊会发硬。”

  虽然有些担心,这些学生陆续完成了接种,那么在接种过程中,会不会发生严重的不良反应呢?

  接种工作人员:“个别的有轻度的发烧,轻度的发烧,这个没关系,这个跟其他疫苗一般都一样。”

  记者:“这样的情况你遇到过吗?”

  李彩辉:“遇到过,遇到过,一般就是低烧的话,我们就可以多喝点水自己处理就可以,如果发烧到超过38.5度的话,临床上吃点退烧药这些基本处理就可以了。”

  这个观察室里的同学刚刚完成接种,正在接受不良反应观察,他们的感觉如何呢?

  学生:“我就是在打针前会有一些不良反应。”

  记者:“担心什么样的不良反应,你都听到些?”

  学生:“可能会休克什么的。”

  记者:“那你打完之后有没有什么感觉?”

  学生:“没有,就是有时候有一点刺痛感。”

  学生:“打针之前我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记者:“你们都听到担心有些什么副作用?”

  学生:“就头晕、呕吐什么的,然后打完针观察半个小时之后然后感觉很好,打针之前比较紧张,打针之后感觉没有什么事。”

  记者:“你打完什么感觉。”

  学生:“有点冷,没事。”

  在甲流疫苗接种知情同意书上,明确的注明的接种反应为:局部反应:常见疼痛;偶见红、肿、骚痒;全身反应:常见发热、疲劳乏力、头痛、头晕、恶心;偶见咽喉疼痛、肌肉疼痛、咳嗽、腹痛、关节疼痛、活动异常(活动减少/增多)、口干、食欲不振、腹泻、过敏、胸闷。记者从河北省疾控中心了解到,从10月28日全省开始接种甲流疫苗起,每天每个接种点都会将疫苗的接种情况输入到不良反应监测系统,截止11月6日,全省的不良反应监测系统,共监测到了147例异常反应的记录。

  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系统现在是大概是报了147,我们叫做AEFI,就是疑似异常反应,里边含这么几类,包括一般反应、异常反应、心因性反应。”

  免疫规划所所长:“现在我们总体来说,河北省来说还没有严重的异常反应报告,那么一般反应是有的,一般情况下都是比较轻型的这种一过性的反应。”

  记者:“你怎么界定这个不是非常严重的?”

  免疫规划所所长:“是这样,咱们国家有一个,出台就是咱们甲型H1N1流感疫苗接种的时候,他后面有一个关于异常反应调查诊断处理的一个预案,那么根据这个预案我们可以判断一下就说什么是一般反应,什么是异常反应,哪些是比较严重的,上边都有一个,就是说以后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现在还不好说,我们希望就是不出现严重异常反应。”

  南京:不良反应都在监控之中

  前不久,吸疾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说,接种疫苗出现的副作用比例非常低,而随着疫情升级,甲流病毒可能变异,因此接种疫苗刻不容缓。

  人类发展史证明,每一种新出现的疫病都会给人类生命健康造成威胁,给人们心理带来恐惧,但只要科学认识、重视防范,人类就有能力战胜疫病。

  其实公众的担心,不只是针对甲流疫苗的安全性,但家担心的还有一点,接种疫苗一旦发生了不良反应,能不能被尽快确诊,得到治疗。

  为了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我的同事周翊祥特地到江苏省进行了一次体验,一起来看看他的发现。

  记者:“这里是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江苏省第一批甲流疫苗的接种已经从11月4号正式开始,而这所医院也是南京十所集中接种甲流疫苗的医院之一,那经过了三天接种之后,甲流疫苗是否安全,接种的情况又是怎么样,我们进去做一个调查。”

  记者在甲流疫苗注射室,正好碰见了前来接种疫苗的南京市教育局干部叶勇。他并不是直接就去接种疫苗,而是首先来到门口的预诊台,在一张甲型H1N1流感疫苗接种知情同意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接受预诊医生的询问。

  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预诊医生:“小时候有没有得过癫痫?”

  “没有。”

  “心脏血压的情况还好啊?”

  “还行。”

  “有没有其他严重的慢性病?”

  “没有。”

  “近期有没有接种过其他疫苗?”

  “没有。”

  在全部的询问完之后,预诊医生认为符合疫苗接种条件,便在知情同意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叶勇就可以到接种台接种疫苗。很快医生在他的左臂注入了疫苗之后,叶勇就到旁边的多功能厅,休息观察30分钟。

  记者:“刚才看你接种了甲流疫苗,你现在身体感觉怎样?”

  南京市教育局干部叶勇:“感觉还好,没什么其他的症状。”

  记者:“你有没有听说过出现不良反应?”

  南京市教育局干部叶勇:“我听说过,我们好像有个别不良反应,但都比较轻的。”

  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副院长印小荣告诉记者,如何防范甲流疫苗不良反应的发生是他们接种工作的重点。因此他们在预诊环节就把好关,并不是每一个前来接种点接种疫苗的人都能接种,他们已经劝回了不少人。

  预诊医生:“单子上只是写的是庆大霉素过敏不能接种,但是我们要求扩大范围,只要有药物过敏我们都列入不可以打的范围,近期正在有上呼吸道感染的病人,都劝他们等到后面再接种,这次就算了。”

  记者:“多吗,这种情况?”

  预诊医生:“有一部分,大概10个里面有2个,有的人愿意离开有的人还要进一步劝说。”

  同时,为了保证每一个接种者如果接种后出现不良反应有据可查,他们还建立了非常详细的登记系统。记者就找到了刚才接种疫苗的叶勇的信息。

  记者:“我们刚才看到的叶勇是不是已经登记下来了?”

  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护士:“是的,从疫苗的类型开始,到接种的日期,到生产的厂家到生产批号,接种的部位和接种的医生都要登记下来。”

  记者:“任何一个人出现不良反应都能马上查到。”

  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护士:“对,这个表今天接种结束之后都要上报,上报到网上面,每一个他的资料都很全。”

  记者:“那你们这几天接种了多少个甲流疫苗?”

  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副院长印小荣:“甲流疫苗我们三天快了400多个。”

  记者:“有没有不良反应的发生?”

  南京市市级机关医院副院长印小荣:“目前只发现了有一例,感觉到有一点头晕和恶心,吸了半个小时的氧就好了,血压啊心脏体征都没有问题,还没有出现过敏的症状。”

  尽管只有一例轻微不良反应,但根据规定每天都得向当地的疾控中心进行汇报。即使当天没有发生不良反应。

  “从4号开始的第一天,是无,第二天也是无,今天是第三天,第三天还没有登记,因为第三天这一例我们也要上报的,即使有点不舒服我们都要上报的。”

  记者:“这里是南京市鼓楼区疾控中心的应急处置组,每一天甲流疫苗接种不良反应者的详细的记录,都将会在这里录入到电脑,并向上级进行汇报。”

  在应急处置组工作人员的办公桌上,记者见到了接种点刚刚送来的三份个案报告卡。

  南京市鼓楼区疾控中心疾控科科员张丽:“很详细,报告卡,留样表,怎样调查的,怎样处置的,都有。”

  记者:“这个调查表上不良反应的主要情况怎样的?”

  张丽:“主要就是一些过敏性的皮疹,都比较轻,他们治愈情况怎样,两例已经治愈,一例好转。”

  随后,工作人员将个案报表的内容,包括个人信息,接种疫苗信息,不良反应情况和处理情况都详细地输入到信息管理系统中。输入完提交之后,位于南京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的工作人员就可以看到,并进行审核后,通过网络实时上报给江苏省疾控中心。

  南京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主管医师陈敏:“我们最主要要看他反应发生日期和发现日期,我们一定要在发现他48小时之内,必须报告,我在48小时之内必须调查结束。”

  记者:“那你们现在有没有发现比较重的不良反应?”

  陈敏:“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最重的也是过敏性皮疹。”

  那么疾控中心是否进行如是上报呢。记者联系到了个案报表上的三个病人。

  记者:“你上次你种甲流疫苗出现不良反应,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良反应者:“现在还可以,没什么。”

  记者:“已经治愈了吗?”

  不良反应者:“没治他就已经愈了。”

  记者:“什么时候好的?”

  不良反应者:“今天早上就好了。”

  记者:“上次甲流出现不良反应我们进行回访,现在你的情况怎样?”

  不良反应者:“没有没有,一切正常,一切正常。”

  记者:“你现在情况怎样了?”

  不良反应者:“还是痒啊,应该算有好转吧。”

  据了解,南京市目前已经接种甲流疫苗5万人次,不良反应人数不超过10人。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陆小军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建立了接种叫停机制。

  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陆小军:“或者我们接种后副反应发生率明显高于一般的副反应,或者出现一系列社会事件的时候,我们将报给省级疾控中心,由省级部门来决定是否暂停这项工作。”

  半小时观察:

  按照《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并可以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从记者的报道里,我们感到,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应该更及时、更准确,及时和透明是消除谣言最好的方法。另外,在这里我要忠告大家的是:当季节性流感流行时,不要恐慌,应时刻保持乐观心态;同时注意做好自我防护;另外注意搜集来自国家正规渠道的信息,不要传谣信谣。最后,我想说的是接种甲流疫苗对自己是机会,对别人是责任。(记者:刘莹、周羿翔摄像:张明、白羽、徐胜)

  (CCTV2 :刘莹 周羿翔像:张明 白羽 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