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武汉某医院“打假”冒名医保卡 月均要劝退8人

2013年03月25日

  在隐私权和医疗安全之间,你会选择哪一个

  冒名看病 最后伤的是你自己

  今年2月,本报曾报道一个引人注目的“冒名看病”的故事。一名新洲民工受伤后用包工头名字就诊。包工头拒绝支付后期治疗费用后,民工维权遭遇难题:因为病历名字并非他本人,劳动部门认为信息不符,无法认定工伤。

  在百度上检索,此类问题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一名广州打工者黄爱萍,工伤后冒名“潘娟”就医,经历了质问、争执、协商之后,才用回了自己的本名。在宁波,也有类似事件。

  用假名做超声 医生不认账

  因用假名看病,57岁的赵女士最近遇到了麻烦。她因心慌、气闷就诊,并用熟人的医保卡做了彩超等检查,诊断为心脏病,需要手术治疗。

  上周三,赵女士拿着彩超等检查结果到武汉市亚洲心脏病医院,要求医生为她办理住院手续,并安排手术。

  接诊医生发现,报告单上的姓名,与赵女士自己填写的姓名不一样。赵女士讲述了原委——自己是用熟人的医保卡做的检查。她还再三保证,确实是自己亲自接受的检查。

  口说无凭。医生更无法判断彩超报告与姓名一致,更无法判断检查结果的可信性。最终,赵女士接受医院建议,重新检查后再住院治疗。赵女士后悔不迭:这钱没少花,时间也浪费了,“得不偿失”。

  眼下,有市民为眼前利益,借用他人医保卡就诊,而部分医院从经济利益考虑,来者不拒。日前,一武汉网友在本地论坛发帖,询问是否能用他人医保卡看病,3/4的网友回复“可以”。

  武汉市第一医院医务处相关负责人分析,使用假名的原因有两类,一类是为医保报销,一类是担心隐私外泄。住院病人一般涉及医保报销,入院时还要填写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等信息,假名字会少一些,但在门诊看病,随意填写姓名常有发生。

  医生“只看病、不看卡”

  连日来,记者走访武汉市多家医院,发现门诊医保病人就医时少有“实名制”约束。

  上周五,汉口一家三甲医院妇产科诊室,一名孕妇在家属的陪同下就诊,开具B超检查单时,家属连忙喊住医生,说要“换个名字”。医生也不多问,要她们按新名字重新挂号、填写新病例就成。

  江南一家三甲医院的刘姓医生,行医20年。他说:自己坐门诊,从来都是只看病,不看卡。病人写什么名字就是什么名字,更不会要求病人出示身份证来核实。即使有时候感觉异常,自己也认为:“不是遭孽的人,不会借卡看病。”

  汉口一家三甲医院外科主任医师说,自己坐门诊时一门心思考虑病情,很少顾及其他,除非遇到男病人报女性姓名这类明显错误,才会提醒病人换卡。

  走出医院,在药店用医保卡购药更是“岔”。家住武昌的谢先生与妻子都有医保卡,两人常常换着用。药店刷卡卖药,从不验卡。

  不过,武汉市一医院医务处相关负责人认为,随着全民医保的推开,人人享有医保,冒名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少。

  大肚孕妇用男性的医保卡

  市七医院门诊退费登记本上,有一条是这样写的。2月17日,病人姜某,接诊医生徐汉华,退费原因是“普通透视,没有实名制,应为女性,实为男性。”

  还有孕妇用丈夫的医保卡挂号做检查,医生惊讶地发现,一名“大肚子”的名字十分阳刚,单名一个彪字,再一问,果然是假名。

  该院相关负责人陈丽珍说,挂号窗口繁忙,当病人走进诊室起,接触的医生都在心里默默核对3项:姓名、性别、年龄。一旦发现信息不符,立即验卡核实。

  市七医院负责人说,现在竞争激烈,没有医院愿意把病人往外推。据透露,“打假名”规定实施的第二个月,医院整体收入明显下降,不但病人说怪话,连医院员工也不理解:“人家大医院都不管,我们小医院真是鬼做!”

  但从保护病人合法权益看,必须这么做。这位负责人说得更坦白:七医院的生存环境相对更艰难,必须要做得更好、更严格,才能活下来。

  半年后的考核显示,该院门诊量较去年同期增长14%,住院量增长16%,总收入增长2%。度过这一艰难磨合期后,该院进入发展快车道,如今心血管专科、肝病专科已在武昌地区小有名气。对医保病人实行看病实名的“打假”行动,并没有损害这家医院的发展。

  隐私和医疗安全间的单项选择

  该院病人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坦言,这种人工监管,无法百分之百杜绝假名。假如持卡人的姓名、性别、年龄与医保卡信息相似,很可能就会瞒天过海。此外,若病人缴纳现金,使用假名则无从查起。

  2009年,协和医院在省内首推身份证实名挂号,在挂号处刷身份证就可以办理就诊卡,不需要再手写。但时至今日,刷身份证挂号的病人比例一直低位徘徊。

  该院门诊办负责人说,国家并没有强制要求实名看病。但是,采用假名看病将面临一系列风险隐患,假如病人死亡,开具死亡证都是难题。

  出于保护病人利益,建立全民健康信息档案等原因,河南、浙江、南昌等地近年先后启动就医实名制。他们做得更彻底,挂号前需出示身份证,或者直接刷身份证挂号。但医院不是公安局,在这些试点地区,医护人员并不能强制病人出示身份证。

  专家建言,病人用不用实名看病,选择权在自己。但权衡隐私权和医疗安全二者的利益,建议病人最好用真实姓名。

  记者余乐 通讯员王妮

关键词:武汉  某医院  打假  冒名医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