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开胸验肺”农民工低保被取消引发社会争论

2013年02月07日

  3年前,为证明自己得了尘肺病,河南新密农民工张海超以“开胸验肺”的悲壮之举,获赔61.5万元,还一并拿到了“特事特办”的低保。日前,因为有了小汽车等财产,张海超“特事特办”的低保被取消,政府回应称是“按规定办”。张海超的低保被取消究竟是按“特事特办”还是“按规定办”,引发社会争论。

  低保被取消:“开胸验肺”者发表“微博托孤”

  近日,张海超透露因为低保待遇被民政部门取消,加之自己的病情不断加重,按照乐观估计,自己只有4年的寿命。为此,他现在唯一的愿望是尽快给6岁的女儿寻找一个收养家庭。“微博托孤”的消息迅速传开,而低保待遇被取消一事更是受到广泛关注。

  2004年6月,张海超进入河南一家名为“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的企业打工。2007年10月,每天都要在石头粉尘中呼吸作业数小时的他,被检查出患上了尘肺病。由于诊断结果不被认可,维权赔偿无门,2009年6月,张海超做出了轰动一时的“开胸验肺”决定。后因媒体和政府相关部门介入,张海超的职业病鉴定迅速得到认可,并获赔61.5万元,同时顺利享受到低保待遇。

  获赔后,住在新密市刘寨镇老寨村的张海超利用赔偿款买了“一辆小汽车、一台空调和一台台式电脑”。今年初,“被审计部门审计出有小轿车”的低保户张海超,被新密市民政局停发低保,并取消了其低保资格。

  “畸形”低保:该“特事特办”还是“按规定办”

  面对外界的批评和质疑,新密市民政局向记者证实,取消张海超的低保“确有其事”,并称是“按规定办”。民政局副书记张旭东表示,全市对于低保对象实行“应保尽保,应退必退”的方针,在今年4月份的一次清查中,发现张海超名下有一辆机动车,按照相关规定,不能再享受低保待遇,于是作出了取消的决定。

  “郑州市农村人口最低生活保障线是每人每月200元,从张海超目前的家庭财产来看,显然超出了这一标准。”张旭东说,“如果将来他家的生活水平重新下降,符合救助条件,我们会重新把他纳入到低保名单里。”

  新密市委宣传部的有关人员也告诉记者,虽然按规定取消了张海超的低保待遇,但是对其一家今后的生活境况,将持续给予关注,“不会出现坐视不管的情况。”

  2010年,在获得赔偿后,为了长久的生计考虑,张海超买了辆小汽车,开了一个超市,但随后反复的病情,致使他最终转让了超市,一边辗转治病,一边踏上了为其他尘肺病患者维权的漫漫长路。忍受不了这种生活的妻子今年6月与张海超离婚。没有正常的劳动收入,张海超还得维系不菲的药物开支,这让取消低保的他生活更吃力。

  既然“目前的家庭财产已经超出了最低生活保障线的标准”,那拿到60余万元赔偿款的2009年,张海超怎么就当上了“低保户”,并且一保三年?张旭东解释说,2009年给张海超办理低保时,其赔偿款尚未到位,符合享受低保的规定;但赔偿款赔付后,他已经不符合低保条件,为了照顾他的特殊情况,也就一直没有取消。直到今年初,张海超拥有小汽车的情况被审计部门审计出来,就只能按规定予以取消。

  消除“情理冲突”更需从制度保证入手

  张海超“微博托孤”后不久,一些热心市民便纷纷伸出援手,表示愿意收养张海超年仅6岁的女儿。但张海超表示,由于是给孩子找一个“今后的依靠”,还需谨慎。

  一些法律人士认为,张海超低保取消的尴尬正折射出制度不完善,带来的“情理冲突”。河南国丰律师事务所律师柯方云认为,按照现有规定,新密市民政局取消张海超低保待遇确是“照章办事”。但张海超名下的汽车等财产是其用工伤赔偿的钱买的,而非正常劳动收入。当前我国确认的尘肺病患者高达44万,还有约60万未被登记的患者,患者总数逾百万。张海超一再遭遇维权困境说明,对困难群体的救助实行“特事特办”,表面看很有效率,但要想真正解决问题,还必须从制度建设上入手。

  作为特殊的尘肺病患者,张海超解释自己买小汽车的原因时说:“自己不能受凉、不能骑摩托车,一旦感冒,开销就会比正常人大得多。”而正是这辆小轿车成为张海超不符合低保条件的关键。

  而据记者了解,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城乡低保的申请条件,多地已作出修改,以便灵活设计困难群体救助制度:2010年,沈阳市就取消了“家庭有固定电话的、家庭成员持有移动电话的原则上不能享受农村低保待遇”的限定;2012年,天津市出台新政,规定“普通的手机和电脑”不作为申请低保的条件;而将于2013年实行的《南京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实施细则》尺度更大,“自费择校的困难家庭、拥有除汽车外的机动车困难家庭、有2处以上房产但人均住房面积低于标准的家庭”均可申请低保。(张兴军、李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