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北京医药分开改革试点半年:患者不再吃冤枉药

2013年02月19日

  “医生有技术,也勤劳,为什么要靠药养活?以药养医,让医生很没有尊严。医药分开之后,贴在医生身上的‘灰色标签’被撕掉了,医生的白大褂更干净了!”北京友谊医院理事长刘建说。

  2012年7月1日,北京友谊医院在北京市率先启动医药分开改革试点。9月1日,朝阳医院启动改革试点;12月1日,同仁医院、积水潭医院、天坛医院启动改革试点。

  北京市医管局今年1月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与改革前相比,5家试点医院医保患者平均药占比从42.15%减少到34.72 %;门诊医保患者次均医疗费用从440元降低到351元。总体来看,实现了“人民群众得实惠、医务人员受鼓舞、医院发展添活力”的预期效果。

  医生的技术“值钱”了

  张忠起是一名退休出租司机。1月15日上午10点多,他突然感到心痛,马上来到友谊医院。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个时间是不可能挂到专家号的。然而,令他意外的是,窗口居然还有心内科的知名专家号。虽然挂号费花了100元,医保只报销40元,但他仍然觉得很值。当天晚上,他就住进了心内科病房。

  此次医药分开改革试点的主要内容有:取消医院15%的药品加成,全部药品实行进价销售;设立医事服务费,实行分级定价;门诊医事服务费由医保定额报销40元。其目的是通过医药分开,从机制上切断医院收入和药品销售的利益关系,建立财政、医保、价格联动补偿机制,促进医院健康发展。

  田野是友谊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知名专家。过去,他的挂号费是14元,被戏称为“白菜价”。如今,他的医事服务费提高到100元。根据规定,医事服务费的60%用于奖励出诊医生及其团队。技术价值的提升,让他有了尊严感。

  刘建算了一笔账:半年来,全院1670种药品全部取消加成,医院为此减少收入6900万元。但是,医事服务费不仅弥补了这一“缺口”,还略有盈余。与过去相比,医务人员的平均收入增加了27%,医生参与改革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认为,医事服务费价格梯度的合理设置,促进了医疗资源配置的进一步优化。从5家医院试点的情况看,呈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普通门诊患者数量增加17%,专家门诊患者减少19%,一部分常见病的患者,特别是医保患者合理分流到了普通门诊就诊,起到了缓解看专家难的作用。

  患者不再吃“冤枉药”

  几年前,北京的朱先生曾经带膝盖疼痛的儿子到某三甲医院看病,花了7块钱挂了个副主任医师的号。医生诊断说,没什么问题,和发育期间生长过快有关,但仍然开了近900元的药。

  这就是典型的“以药养医”。如今,在5家试点医院,这种现象消失了。取消药品加成后,患者不仅少花了药费,而且不用再吃“冤枉药”了。

  北京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说:“这次改革的最大特点是,医疗收入结构更合理了。过去,医院为了赚15元,必须多卖100元的药品。结果,老百姓多吃药,医保多花钱。现在,医院不再给药商‘打工’了,医院、患者、医保成为利益共同体。”

  今年1月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与改革前相比,5家试点医院患者的个人负担明显减轻。门诊医保患者次均药费从307元降低到202元;门诊医保患者自付费用从196 元下降到98元;住院医保患者的自付费用从5092元下降到4371元。

  “医药分开改革推动了医院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和医疗服务模式的深层次变革,促进了医院逐步回归公益性。”封国生认为。

  一些专家认为,医药分开改革试点只是一个开端,有关配套改革仍需推进。例如,取消药品加成后,试点医院的药品便宜了,形成了“价格洼地”,反而把可以在社区开药的患者都“倒吸”回来了,这对三甲医院的医疗资源是一种浪费。又如,虽然医事服务费提高了,但手术费、护理费等仍严重偏低,无法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医生的积极性。

关键词:北京医药  分开改革  不再吃  冤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