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北京医生提议对医生处方实行总额控制

2013年02月21日

  医生开出的药还是比较贵的药,患者感觉不到药品降价了。

  个别社区医院甚至让患者同时吃4-5种中成药,造成巨大的浪费和健康隐患。

  要把医疗服务体系精细化,摸清楚“看病难究竟是看什么病难,哪部分人看病贵”。

  进入深水区的北京医改下一步方向如何,怎样切实缓解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在北京市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的小组讨论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热议的话题始终围绕着百姓关心的热点。价格杠杆引导患者分级就医

  北京市政协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内科临床部儿内科主任邹丽萍:

  政府大力推行医改,为什么大医院还是“挂号难”、“看病贵”?首先要理清基本医保要保障的范畴问题。新加坡一家妇幼医院给我的印象很深,享受医保的患儿住院条件是几十人在一起的大通间,旁边就是付费的病房,有6人间、4人间、双人间。同样的医疗技术,多数患者愿意选择便宜的基本医保。这就是相同的治疗水平,不同的服务。就像住招待所和五星级宾馆,通过价格杠杆发挥调节作用,否则不同等级的医院收费一样,无法引导患者分级就医。

  建议建立层级转诊的制度,鼓励患者社区逐级转诊到三级医院。比如,让转诊看病的患者享受优惠的医疗服务,让患者有序就医,而不是患病随意选择医院、随意挂号,要把急诊资源、专家资源留给更需要的患者。转诊不是单单把病人送到上级医院,而是接诊的上级医院会诊后,要把病人目前的诊断和治疗反馈给下级医院、医生,这样有利于病人今后的治疗和医生水平的提高。医生处方应有总额控制

  北京市政协委员邹丽萍:

  政府加大了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患者却感觉缓解“看病贵”效果不明显。政府拼命地向水库蓄水,但是医生手里的“水龙头”没有关紧,医生天天都在开处方。

  同样是阿司匹林药物,药价格相差几倍。医改提出把基本药物价格降低15%,但医生开出的药还是比较贵的药,患者感觉不到药品降价了,反倒是很多药厂不生产便宜药了。

  建议对医生处方有总额控制,针对同样的药品,鼓励医生开便宜些的药。出台鼓励性政策,多结余多获利,让医生帮助国家关紧药品的水龙头,节约医保费用。

  北京市政协委员、安贞医院心内科主任马长生:

  曾经有大医院的主任医师,给患者开了5种没用的药,这种浪费一方面造成看病贵,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医生对推进医改没有动力,建议应充分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让医生成为医改的受益者,而不是旁观者。规范基层医院杜绝乱开药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高炜:

  患者不愿意在基层就医,都挤到大医院看病,这其中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对基层医生的医疗水平不信任,另一方面基层医院也存在乱开药的情况。有的病人并不需要吃那么多药,而个别社区医院甚至让患者同时吃4-5种中成药,造成巨大的浪费和健康隐患。基层医生应该也像大医院一样规范培训和考核,杜绝乱开药现象。医保总额用完医院难收患者

  北京市政协委员、丰台区南苑医院中医科主任海丽:

  对于现在的医改,作为一线工作者我们也很困惑,比如医院实行的总额预付费管理也遇到一些问题。医院设备更新,服务改进,门诊量翻了一番,但是医保预付总额费用没有跟着变化,造成医院年底额度花超,一些医院不得已的情况下,要求医生每次开出的看病项目不超过两百到三百元。虽然次均费用下来了,开的药量少了,但是患者的药不够,过几天还是要来看病拿药。北京的医改要多方参与,多到医院实地调研。精细化摸清“看病难”问题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于鲁明:

  我认真听取了小组成员的发言,对医改存在的问题应该冷静思考。政府的责任是将优质医疗资源进行调配,引导患者有序就医,让二级以上医院承担医疗服务。要把医疗服务体系精细化,摸清楚“看病难究竟是看什么病难,哪部分人看病贵”等问题。医院参加医改不“赔本”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钟东波:

  公立医院医药分开的改革肯定要向全北京市推开,卫生局去年开展了对非北京市属医院和区县医院的成本测算。其中,非北京市属医院的测算对象是北医三院。测算工作基本上已经告一段落。卫生部对推动部署医院参加北京医改很重视,专门到友谊医院考察学习,在卫生工作会上作了专门部署。

  非北京市属医院和区县医院参加医药分开改革没有问题,因为改革没有动用财政手段,只是进行价格平抑,价格平抑意味着和财政投入多少关系不大,不会让非北京市属医院和区县医院在财政上有太大压力。从几家施行改革的医院看,收益比改革前还要略好一点,正常运转应该没有问题。

关键词:北京医生  提议  医生处方  总额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