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中国“最接近诺奖” 的女人

2013年05月28日

  20世纪60年代初,全球疟疾疫情难以控制。此时,正值美越交战,两军深受其害。美国政府曾公开说,1967—1970年,在越美军因疟疾减员80万人。疟疾同样困扰越军。拥有抗疟特效药,成为决定美越两军胜负的重要因素。美国不惜投入,筛选出20多万种化合物,最终也未找到理想的抗疟新药。越南则求助于中国。

  1967年的中国,正值“文革”,几乎所有的科研工作都处于停顿瘫痪状态。

  但毛主席和周总理下令,一个旨在援外备战的紧急军事项目启动,目的要集中全国科技力量,联合研发抗疟新药。由国家科委与总后勤部牵头,卫生部、原化工部、国防科委、中国科学院参加,共同组成“疟疾防治研究领导小组”,并批准于1967年5月23日在北京召开“全国疟疾防治研究协作会议”。考虑到战备需要,以“523”为其代号。“523”就成了当时研究防治疟疾新药项目的代号。

  发现青蒿素的第一人 中国“最接近诺奖” 的女人—屠呦呦专题 当时屠呦呦38岁,职称是助理研究员。因为具有中西医背景,而且勤奋,在那个资深科学家大部分已被打为右派的年代,屠呦呦很快被任命为研究组组长,带领一个小组的成员开始查阅中医药典籍,走访老中医,埋头于那些变黄、发脆的故纸堆中,寻找抗疟药物的线索。

  耗时3个月,他们从2000多个方药中筛出640个,又锁定到100多个样本,最终入选的胡椒“虽对疟原虫抑制率达84%,但对疟原虫抑杀作用并不理想”。青蒿是当时的191号样本,虽然曾经有过68%的抑菌率,复筛结果却一直不好。很长一段时间,这种不起眼的菊科植物都不是最受关注的药物。直到有一天,屠呦呦决定:用沸点只有35℃的乙醚代替水或酒精来提取青蒿。这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温度正是青蒿素提取的关键。

  那个特殊时期不需要个人署名的论文,新的发现迅速变成了集体的财富。1972年3月8日,在南京一次会议上,以“毛泽东思想指导发掘抗疟中草药”为题,屠呦呦汇报了自己在青蒿上的发现。很快,云南和山东等数个研究小组借鉴了她的方法,对青蒿进行研究。

  1976年,上海药物所合成了可以制成针剂的青蒿素制剂蒿甲醚,成为第一个由中国发现的全新化学结构的药品。1977年,为了赶在国外发表论文的前面,表明青蒿素为中国人发明,由屠呦呦所在的中医研究院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的名义在《科学通报》上首次发表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然而,直到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将青蒿素类复方药物作为一线抗疟药物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并取得显着疗效后,这一发现才逐渐为全世界所知。

  青蒿素与疟疾 中国“最接近诺奖” 的女人—屠呦呦专题1880年,在阿尔及利亚工作的法国医生夏尔?拉韦朗在疟疾病人体内发现了一种单细胞寄生虫,并确定它是导致疟疾的直接原因,这种致病原便是疟原虫。1897年,英国医生罗纳德?罗斯证明疟疾是由蚊子传播给人的,这两项发现已经奠定了人类抗击疟疾的基础。

  青蒿素主要作用于疟原虫的膜系结构。它首先作用于疟原虫的食物泡、表膜、线粒体,然后是核膜、内质网、核内染色物质等。由于能干扰疟原虫表膜和线粒体的功能,就能阻止疟原虫的消化

  酶分解宿主的血红蛋白成为氨基酸,后者也就是疟原虫的食粮。疟原虫无法得到食粮,很快就产生氨基酸饥饿,迅速形成自噬泡,并不断排出虫体外,使疟原虫损失大量胞浆。结果导致虫体瓦解并死亡。

  争议中的争议 中国“最接近诺奖” 的女人—屠呦呦专题 屠呦呦个人因工作出色,国家发明奖章、有突出贡献专家、全国先进工作者的榜单上屡屡有她。尽管如此,屠呦呦仍是个有争议的风云人物。

  “文革”期间,有几年相当大量的科学刊物完全停刊。无论是论文还是报刊上的文章,有段时间几乎都不标明作者,特别是个人作者,要么不标作者、要么用集体作者(如“青蒿素协作组”、“胰岛素合作组”)。不标明作者对以后确定科研工作的功劳带来较大困难,这也是青蒿素成就归属有争论的原因之一。

  同时,北京的青蒿素、山东的黄花蒿素和云南的黄蒿素初步被认为是相同的药物,三个地方谁先发现青蒿素引起争议。当年参与“5?23”任务的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吴毓林2009年发表文章“青蒿素———历史和现实的启示”一文中强调“青蒿素的发现是团队协作的成果”。

  媒体采访屠呦呦问及“到底是谁是发现了青蒿素”时,她本人表示,看《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一书就知道。该书的序言(三)中,表述为屠呦呦是青蒿素的第一发明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是青蒿素的第一发明单位。

  最终无缘诺奖 中国“最接近诺奖” 的女人—屠呦呦专题2011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格外令国人关注,原因是在此前不久,向来有诺贝尔医学奖风向标之称的国际生物医学大奖“拉斯克奖”,由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其时就有不少人预言屠呦呦离诺贝尔奖仅一步之遥。可惜此番医学奖公布结果,屠呦呦落选。对那些有“诺奖情结”的人来说,这个结果无疑很令他们失望。

  当然,落选诺奖并不意味着屠呦呦的成就不够突出。在历经190多次失败后,屠呦呦发现了青蒿素一种治疗

  疟疾的药物,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其对世界医学界的贡献和进步意义不容忽视。然而,由于诺贝尔奖多重视基础性理论研究,而青蒿素则更多偏向于临床实验,因而,与诺奖无缘也在情理之中。而更深层次反思则是,青蒿素虽然是中国人发现的,但时下青蒿素的话语权却被别人控制。在青蒿素的产业链上,我们仍然没有摆脱“中国制造”的地位,大多数生产青蒿素的中国企业,如今都沦为瑞士诺华、法国赛诺非等跨国制药巨头的原材料提供者。

关键词:诺奖  青蒿素  疟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