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等待30年 中医药法草案月内将提交国务院审议

2013年07月03日

  历经30年的等待,中医药法立法进程将取得突破性进展。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透露,中医药法草案将在7月份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之后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依惯例,法律草案需经三读方可通过,预计今年12月31日之前,中医药法草案将会完成人大常委会一读。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产业政策、质量管理标准等以法律形式确定,广州药业、天士力和同仁堂等龙头企业有望从中医药规范化、规模化的发展趋势中获益。

  立法进程有望破冰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传统医药实行了立法管理。我国作为传统中医药大国和发源地,还欠缺国家层面的法律保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在6月30日召开的首届岐黄论坛中指出,中医药产业亟待加快立法进程。与会的数百位来自科研、生产和主管部门的代表对此感同身受,当陈竺讲到“可喜的是,中医药法草案列入了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一档”时,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中医药法立法于1983年首次提出,距今已经历经了30年的时间。在大部分中医界人士看来,中医药法立法的基础和条件已经成熟,在国务院2003年颁布《中医药条例》、2009年出台《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的背景下,中医药事业支持力度加大,只有通过立法,才能统一认识,将各项政策落到实处。

  孕育多年的中医药法立法进程今年将取得突破。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透露,近期中医药法草案进行了最后一次修订,并将在7月份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之后,即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依惯例,法律草案需经三读方可通过,张伯礼预计,今年12月31日之前,中医药法草案将会完成人大常委会一读。

  “作为人大代表,我仅中医药立法的提案就先后提交了5次。此次中医药法草案有望获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并进入人大常委会审议,是提案走的最远的一次。”作为中医药立法的积极推动者,张伯礼深感进程的艰难,并对即将到来的突破感到激动。

  张伯礼介绍:“两个星期以前,草案起草小组进行了最后一次修订会。中医药界人士关心的核心内容,草案基本都涵盖了,贴近中医药、促进中医药发展的举措提得很细。草案如果最终能够通过,将是一部从根本上推动中医药快速发展的法律。”

  谋求国家战略地位

  国家战略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眼中的中医药未来定位,“中医药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具有战略优势,是我国医药产业中独有的特色和优势领域,是典型的民族工业之一。我国将中医药发展列为国家战略,已具备良好的时机和条件。”

  与目前有望确定国家战略地位的欣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缺少国家层面的法律保障,中医药发展历史充满了坎坷和艰辛。1911年到1949年,医学界主流提出中医科学化,提倡废弃中医理论,保留中医的有效治病经验。建国后,在经历中医科学化和西医中国化矛盾摇摆后,中国提出要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期间,中医与西医之间的争执从未停歇,尤其是1958年以来,中西医结合成为中医发展的基调,大量中成药中添加了西药(化学药)成分。例如,国内抗感冒药的中成药中,常用的维C银翘片、感冒清胶囊中,都有含量不等的对乙酰氨基酚。

  由于中医药缺少清晰的法律界定,中医药产业拓展港澳台、欧美等市场时面临不少尴尬。如2011年9月,香港发现某批次的“白云山”感冒清胶囊,每粒含0.29毫克对乙酰氨基酚,因“中药添加西药成分”违反相关法规,香港方面采取召回行动。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于文明担任了两届、十年全国政协委员,每年都要提交关于中医药立法的提案。于文明认为:“立法的作用在于,在法律层面上确立对中医药服务的补偿机制,鼓励中医药服务的提供和使用,树立起原则和方向。”

  与此同时,中医药立法还有适应当前医疗体制的现实意义。于文明指出,中医药立法是当前医改和发展中国特色医药卫生事业的需要,鉴于总体医疗卫生资源不足、农村缺医少药、医疗费用上涨较快,应当充分发挥中医药简便价廉的优势,特别要发挥中医药的医疗保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