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媒体统计17起恶性伤医案件:一审判决死刑仅2起

2013年11月01日

  10月31日,公安部针对近期发生多起侵害医务人员案件的情况,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机关依法严厉打击各种侵害医务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始终坚持“零容忍”。

  中国青年报记者探访发现,高压之下,多地的医患摩擦依旧未息。

  暴力伤医还未达到“零容忍”

  今年10月1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联合出台了《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的指导意见》。10月31日,两部委又召开会议,就贯彻落实上述文件做出部署。

  呼吁“零容忍”的,不只是部委。

  10月28日,中国医卫界四大组织—中国医师协会、中华医学会、中国医院协会和中国卫生法学会联合发出声明,强烈谴责针对医务人员的暴力行为,呼吁社会对医疗暴力“零容忍”。

  声明中说:“这种行为不仅伤害医护人员的人身,它更进一步破坏正常的社会秩序、破坏正常的医疗环境。”

  这并非危言耸听。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浙江温岭杀医案的负面影响,已经波及到了上海。

  “影响多少有点,上海的医院这几天接二连三地出事,在我们医院的急诊,挑衅生事的患者也多了。”上海某医院一名内科医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10月30日晚,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东院发生患者闹事事件,原因是嫌CT报告“等候时间长”。

  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纠纷发生后,这名情绪激动的患者最终在医院警务点工作人员和护士的劝说下离开了现场,并未引发严重暴力冲突,也未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同样是三级甲等医院的上海仁济医院南院,近期也发生了急诊科护士被打的事件。据仁济医院医护人员透露,事由是因为“来路不明的血液制品本来就不允许随便输入,护士拒绝为病人输入外来丙种球蛋白,而被解释不通的家属抽耳光”。此后,医院保安将家属劝离。

  上海一家二级医院的医护人员也告诉记者:“前些天急诊科也来个持刀的患者,因为不想排队打针。后来保安干涉下,他才不再闹事了。”

  “在医院闹过事、持过刀的患者,是否依然能自由出入医院?安保人员是否会对他们有记录或重点监控?”记者问。

  “医院不能拒绝患者。”一名急诊科医生回答道,“我只知道有的医院会打110,实在情况严重了,肯定会有警察出现,但是患者被劝走后是否受到处罚,没人知道。”

  今天,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门诊部目睹了一起纠纷。一名喝醉酒的男子试图闯进诊疗室,妨碍医生看病,几名保安将他劝走。

  “这不是一家医院的事儿,而是所有医院的问题。”北京协和医院的一名护士告诉记者,“保安配备不够,又没有执法能力,遇到闹事儿的病人,真的没有办法帮上忙。有时候还没来得及叫保安,就已经被打了。”

  在北京协和医院新门诊楼大厅及各楼层,记者均看到了正在站岗的保安。在患者不多的科室,秩序井然;但在患者较多的内科门诊、外科门诊,还是出现了患者较多、等候时间较长的情况。

  哈医大伤医案发生后,北京协和医院的诊室布局悄然发生了变化。为了防止类似从后颈部刺伤医生的事件再次发生,诊室的桌子都由侧对患者改为了正对患者。

  “这在一定程度上能有些作用吧,可这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事。如果患者想杀我,无论怎样都是可以杀到的。”一位医生有些无奈地说。

  2011年,著名医疗论坛丁香园发出了医疗工作场所防止暴力行为的“中国版指南”。具体措施细化到“值班时尽量避免独处一室,切勿背靠大门”、“如应对时间充裕,可及时脱掉白服,混在现场人群当中,迅速脱离现场,以躲避伤害”……甚至有医生建议,应加入“女性医生不能留长发”,因为女医生可能会被“医闹”揪住头发。

  北京协和医院新门诊楼均将诊室和等候区分离出来,分诊护士会尽量劝导病人在等候区等候叫号。“避免诊室门外等候患者较多的情况,这也是对医生的一种保护吧。”这位护士告诉记者。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即便是中午休息时间,各科室走廊的座位上也坐满了患者,也有不少患者站着等待就诊。有的患者已经等不及,敲门询问医生下午的上班时间。但在门诊部和住院部,记者均未看见保安巡岗。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的保安室位于医院大门的右侧。保安班长向记者介绍,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共有34名保安,保安们会分班次在医院各楼层巡岗。“患者和患者吵架、患者和医生吵架,我们都要管。”

  如同很多医院,东直门医院也专设一间医患办公室。据一位资深护士介绍,就连医患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被患者打过。

  这位老护士自己也被患者威胁过。一位患者的女儿因自己的父亲住院期间肺部感染过世,责怪护士长安排不当,并多次威胁。“她几次追着要打我,还把我们护士站砸了,大夫出来解决问题,还被他踹伤了阴囊,送到了急诊室。她趁乱逃跑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患者缘何要杀医

  在北京协和医院的张护士看来,很多医患矛盾,都和医保开药有关。

  有一次,一位患者因为弄丢了一片药,到医院来补开,但由于系统的限制,大夫并不能为患者开药,患者只能到药店自费购买,并因此和大夫发起了脾气。“患者开不出药,他的火只能撒在我们大夫和护士身上。社会的不少矛盾,都积压在我们一线医护人员头上爆发了。”

  据了解,协和医院的医疗保险系统对每位患者每次的用药数量都有记录,严格按照药量为患者开药,不存在过量开药的情况。

  “患者总认为我们会通过多给患者开药,从中多拿钱,我不保证小医院没有这种情况,但在大型医院,这是不会发生的。我们根本不会从开药中得到一分钱,患者并不了解我们的规则。”张护士说。

  患者和医生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医学基本知识的不普及,也容易导致患者对医生的不信任。温岭杀医案的凶手,就长期不信任医生作出的“治愈”结论。

  谈起医患矛盾的原因,患者郭先生认为,“以药养医”是导致医生不被信任的根本。“医生有时候为了自己多提成,给我们多开药、开贵药,还会让我做好多没用的检查。”

  说到医生为病人开一系列检查,张护士表现得很无奈。“医生不都是神医,不可能一看就知道病人的病在哪里,所以需要一系列的检查,来排除患者的问题。如果因为某一项检查没有开,患者的病情漏诊,病人要怨恨大夫;为病人多开了检查,病人还是要怨恨大夫。”

  伤医凶手是否都受到了严惩

  暴力伤医的事件屡屡发生,血腥之后,凶手是否都受到了严惩?

  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了2010年-2012年的17起恶性伤医案件,但一审判决死刑的仅两起,被判无期徒刑的有2人,有期徒刑的4人。(2013年伤医案因基本未作出判决结果,未列入统计范围。—记者注)

  到目前为止,查询不到公开判决结果的有6起,其中包括2012年的河北柏乡县人民医院常孟枝医生被砍身亡事件、合肥安医二附院护士长戴光琼被杀事件。前者涉及伤者3人,后者涉及伤者4人。

  在这之中,暴力伤医者在庭审过程中提出自己有“精神问题”的有6起,占三成多。

  争议较大的,是2011年8月16日东莞长安医院的杀医案,一名医生被砍死,一名医生被砍伤。

  2012年9月7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凶手卢德坤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两名医生54万余元。但随后,卢德坤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本人系初犯,作案时有精神病,归案后有悔罪表现,被害人刘志霖对引发本案有过错。2013年5月,广东高院以部分事实不清为由,作出二审裁定:“撤销一审法院死刑判决,发回重审。”

  此外,去年致一死三伤的哈医大杀医案,被告人因“犯案当时未满18岁”,被判无期徒刑。

  而医生被打伤的案件中,对犯案者的处罚就“模棱两可”。

  2011年1月31日上午,上海新华医院10名医护人员被刺伤,这是当年医护人员受伤最多的案件。其中6名医生伤情严重住院,伤情最重者左前胸伤口离心脏仅1.5厘米,险些致命。警方在案发现场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处理结果是1人被刑事拘留,3人被治安拘留,2人被治安警告。

  打人闹事者人数最多的,是2011年5月在江西省上饶市人民医院发生的医患冲突。近百人封堵医院、殴打医生,干扰正常医疗秩序。后来,当地政府仅表示对打砸人员“采取了必要措施”。

  而上述案件中的医生,又得到了什么补偿?

  在有公开判决的案件中,多数给予了受害医生数十万元不等的赔偿。但如被砍成重伤的北京同仁堂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文,左手已被定为九级伤残。

  2012年4月30日,原卫生部、公安部就联合发出了《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通告指出,驻院民警对在医疗机构焚烧纸钱、摆设灵堂、违规停尸、聚众滋事的,非法携带管制刀具的,侮辱、威胁、恐吓、故意伤害医务人员的,要进行处罚,严重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今天,北京协和医院的护士告诉记者,从没有听说过哪个患者因为殴打协和医院医生而当场受到处罚。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一位医生也说,这种冲突发生之后“不了了之的多”。

  据这名护士讲述,北京协和医院一位大夫曾被一对患者夫妇殴打,“当时警察来了,说‘这是你们医院自己的事情’,就走了”。

  该护士说,就在今天,这个病人还来医院复诊了。“人家过得好好的,没受到任何惩罚。”而这位医生至今仍在接受心理治疗,已无法正常工作。

  四大医卫组织的公开信最后写道:“我们是一个社会群体,我们需要安静祥和的社会环境,请各方人士拒绝冷漠,善待医生,否则日后的医疗环境不堪设想。”

关键词:媒体统计  17起恶性伤医  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