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中医药法草案月内将提交国务院审议

2013年08月06日

  历经30年的等待,中医药法立法进程将取得突破性进展。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透露,中医药法草案将在7月份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之后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依惯例,法律草案需经三读方可通过,预计今年12月31日之前,中医药法草案将会完成人大常委会一读。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产业政策、质量管理标准等以法律形式确定,广州药业、天士力和同仁堂等龙头企业有望从中医药规范化、规模化的发展趋势中获益。

  立法进程有望破冰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传统医药实行了立法管理。我国作为传统中医药大国和发源地,还欠缺国家层面的法律保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在6月30日召开的首届岐黄论坛中指出,中医药产业亟待加快立法进程。与会的数百位来自科研、生产和主管部门的代表对此感同身受,当陈竺讲到“可喜的是,中医药法草案列入了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一档”时,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中医药法立法于1983年首次提出,距今已经历经了30年的时间。在大部分中医界人士看来,中医药法立法的基础和条件已经成熟,在国务院2003年颁布《中医药条例》、2009年出台《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的背景下,中医药事业支持力度加大,只有通过立法,才能统一认识,将各项政策落到实处。

  孕育多年的中医药法立法进程今年将取得突破。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透露,近期中医药法草案进行了最后一次修订,并将在7月份提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之后,即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依惯例,法律草案需经三读方可通过,张伯礼预计,今年12月31日之前,中医药法草案将会完成人大常委会一读。

  “作为人大代表,我仅中医药立法的提案就先后提交了5次。此次中医药法草案有望获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并进入人大常委会审议,是提案走的最远的一次。”作为中医药立法的积极推动者,张伯礼深感进程的艰难,并对即将到来的突破感到激动。

  张伯礼介绍:“两个星期以前,草案起草小组进行了最后一次修订会。中医药界人士关心的核心内容,草案基本都涵盖了,贴近中医药、促进中医药发展的举措提得很细。草案如果最终能够通过,将是一部从根本上推动中医药快速发展的法律。”

  谋求国家战略地位

  国家战略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眼中的中医药未来定位,“中医药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具有战略优势,是我国医药产业中独有的特色和优势领域,是典型的民族工业之一。我国将中医药发展列为国家战略,已具备良好的时机和条件。”

  与目前有望确定国家战略地位的欣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缺少国家层面的法律保障,中医药发展历史充满了坎坷和艰辛。1911年到1949年,医学界主流提出中医科学化,提倡废弃中医理论,保留中医的有效治病经验。建国后,在经历中医科学化和西医中国化矛盾摇摆后,中国提出要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期间,中医与西医之间的争执从未停歇,尤其是1958年以来,中西医结合成为中医发展的基调,大量中成药中添加了西药(化学药)成分。例如,国内抗感冒药的中成药中,常用的维C银翘片、感冒清胶囊中,都有含量不等的对乙酰氨基酚。

  由于中医药缺少清晰的法律界定,中医药产业拓展港澳台、欧美等市场时面临不少尴尬。如2011年9月,香港发现某批次的“白云山”感冒清胶囊,每粒含0.29毫克对乙酰氨基酚,因“中药添加西药成分”违反相关法规,香港方面采取召回行动。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于文明担任了两届、十年全国政协委员,每年都要提交关于中医药立法的提案。于文明认为:“立法的作用在于,在法律层面上确立对中医药服务的补偿机制,鼓励中医药服务的提供和使用,树立起原则和方向。”

  与此同时,中医药立法还有适应当前医疗体制的现实意义。于文明指出,中医药立法是当前医改和发展中国特色医药卫生事业的需要,鉴于总体医疗卫生资源不足、农村缺医少药、医疗费用上涨较快,应当充分发挥中医药简便价廉的优势,特别要发挥中医药的医疗保健作用。

  龙头企业突出受益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副司长李昱介绍,目前我国已经实施了“5P”的质量认证管理体系,包含了中药材生产质量、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药物临床试验质量、药品生产质量和药品经营企业质量等一系列管理规范。此外,在政策扶持的推动下,全国各省截至2007年先后颁布了120多份关于中医药发展的地方法规和文件。

  国家各部委也纷纷推出支持中医药发展的举措。科技部出台“重大新药创新”和“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专项;国家发改委出台现代中药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专项;工信部出台中药材生产扶持项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针对行业切实需求进行科技立项。

  一旦中医药法草案得到通过,上述一系列产业政策、质量管理标准等将以法律形式得到确定,不仅会加速中医药产业现代化进程,也有助于依据“扶持、促进、发展”的原则促进中医药产业的健康发展。

  专家指出,中医药立法有利于统一中药材种植、中药饮片和临床用药等方面标准。中医药产业标准的确立将促使企业不断对自身生产工艺、质量控制、风险管理等方面提升完善。中医药法的政策导向是扶持创新及技术提升、推进并购重组、提升行业集中度,中医药龙头企业将明显受益。

  广州药业是我国最大的中成药制造商,不仅拥有历史悠久的敬修堂、潘高寿、陈李济等享誉中外的中成药制造企业,规模优势和资源优势突出,而且还拥有一批品牌价值极高的中药产品,如乌鸡白凤丸、华佗再造丸、王老吉凉茶等。

  天士力拳头产品复方丹参滴丸市场占有率在国内居领先地位,是我国目前治疗心血管疾病应用最广泛、服用人数最多、患者忠诚度最高的一线现代中药。

  同仁堂是全国中药行业着名的老字号,能够生产26个剂型、1000余种产品。其中,2012年乌鸡白凤丸、安宫牛黄丸等10个品种销售额过亿元。

  中医药升为国家战略医药生物股大涨

  6月30日,在以“大中医、大健康、大战略”为主题的首届岐黄论坛上,高层表示,要将中医药发展列为国家战略。受此利好消息的刺激,昨日,申万医药生物指数上涨3.53%,在23个申万一级行业指数中排名首位。其中,中成药的龙头公司表现突出,云南白药上涨6.82%,同仁堂上涨4.07%,片仔癀上涨3.82%。

  有分析人士指出,利好消息的刺激和行业在弱市中的防御功能使得医药行业颇受资金青睐。但进入下半年,政策面趋于复杂,医药板块内部可能出现分化,但行业龙头的表现却依然值得期待。

  首先,新基药目录已经出台,预计下半年基药招标、医保招标将陆续启动。虽然各省的招标方案并不相同,但之前“广东方案”对于价格的管控可能成为各省制定方案时的重要蓝本,小型药企在下半年的承压可能加大。而大型医药企业由于手握独家品种的“免死金牌”,有望在行业竞争中胜出。

  其次,目前医药行业的估值大约在36倍左右,相对于全部A股的溢价率在200%左右,较高的估值需要超预期的业绩支撑来消化估值。从目前的状况而言,能提供业绩超预期增长的公司依然集中在医药行业的龙头。而随着中报业绩披露的时点临近,部分医药股如果不能提供业绩支撑,恐遭受“戴维斯双杀”的风险。

  总的来看,药品和医药设备的刚性需求为医药板块的中期走强提供了支撑,但行业内部的机会仍集中在龙头股上,投资者应具体关注下半年政策的执行力度。

关键词:中医药法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