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保健品疯狂“啃老” 记者揭秘消费陷阱

2013年06月19日

  生意社6月19日讯:78岁的牟大爷看上一款理疗床垫,却在体验时意外身亡,死因至今是个谜。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老人往各种保健品上大把砸钱,而各种损害老人权益的事件却时有发生。这种现象不得不令人思考:我们是否缺失了对家里老人的关爱?每一位老人是否该有更丰富的晚年生活

  78岁的牟大爷是郫县郫筒镇居民。今年5月24日,在一家名为“丽可”的保健品体验馆内,牟大爷躺上一张体验床垫作理疗,再没起来。

  几经协商,体验馆向牟家赔了9万元。因双方私了,牟大爷未做尸检,他的死因至今不明。

  近年来,保健品损害老人权益的事件时有发生。面对牟大爷的离开,我们不得不追问,理疗床垫何以能致人死亡?那些赚取昧心钱的不良商家是否应该受到法律惩处?老人们为何对保健品集体狂热并深信不疑?

  为此,华西都市报记者深入多个保健品推销讲堂,做了为期半个多月的调查、接触了众多案例之后发现:一个专门瞄准老年人的所谓“保健品”市场正迅速扩张,商家为了营销不择手段,越来越多的老人正悄悄被啃!

  A 体验馆靠啥吸引人?

  ●不到3个月,罗大爷居然买回了床垫、治疗仪、保健食品等共计5万多元的东西。

  免费米面油吊住老人胃

  5月29日,记者找到牟大爷的儿子牟长建。对于父亲的死,他坚称体验馆负有责任。但死因是什么,他也不清楚。他说,父亲光顾这家体验店至少有四年时间,“积极性很高,每天必去。”

  牟长建说,父亲生前经常从体验馆领一些米面油、棉被等回家,有时还跟着出去旅游。后来就买回一些保健品和床垫。“保健品买了5000多元,床垫1万多元。但即使买了那种床垫,他仍每天按时过去。”牟长建分析,或许是因店里人多,不像他在家里那么闷。

  牟大爷意外死亡的消息,似乎并没有在郫筒镇引起多大波澜——同样是郫筒镇的罗大爷,现在还经常光顾“丽可”及其楼上的“俏夕阳”体验店。

  “比上班还准时。”罗大爷的儿子罗宇文(化名)说,父亲曾先后从两家体验店买回了一大堆保健品。“之前一家人多次劝阻都没用。争吵中,父亲居然说我们是吝啬钱而不顾他的死活。”罗宇文偷偷作了统计,不到3个月,父亲居然买回了床垫(11880元)、治疗仪(4180元)、保健食品(31456元)等5万多元的东西。

  治病又长寿抓住老人心

  无独有偶。近段时间,华西都市报也连续接到数十位市民的投诉称,家里老人“像被洗脑”了,用平时省吃俭用攒的钱,买回一些原本低廉甚至有害的所谓高科技器械、保健食品,。

  家住成都北门大桥附近的杨女士说:“我老头子听了一个讲座,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补硒可以治60多种病。我老头子的糖尿病之前一直很稳定,但他现在迷这个产品,病情出现反复。我们已经吵过很多次了。”

  都江堰的张先生说:“我父母在高桥花8000多元买了6盒虫草精。我了解到这种虫草精一盒的正常售价不过几十元。”

  郫筒镇的罗宇文说,为摸清保健品体验店如何忽悠自己的父亲,他让年长的亲属前去听讲座,并偷录了下来。在该段录音中,一男子以众多名人为例,宣称不吃保健品会早死,吃了保健品则会长寿。

  ……

  b 稻草为啥卖成金条价?

  ●李经理以另外几位老人的身份举例,说他们在退休前曾是律师、教授等,“啥都清楚。”

  退休教授听课老人从众跟随

  市民胡先生这段时间也在和母亲闹矛盾——老母亲想买一台“高电位治疗机”。

  胡先生多方了解,这种治疗仪生产成本只有几百元,而试用点卖给老人1.58万元——“他们咋就敢把稻草当成金条卖了?”胡先生百思不得其解。

  6月4日,记者进入这家位于成都洞子口路的体验点。室内摆放上百把塑料椅,坐了一半人。和其他保健品店一样,一位20来岁的小伙握着麦克风,正带领50多位老人拍手、唱歌。

  记者从小区物管了解到,这家公司租门面办体验点,已有两个多月。“多的时候有一百多位老人来体验和听课。”

  讲课前,经理李先生先对带来新朋友的几位老人进行了表扬。记者注意到,老人们对这份表扬,都微笑着表示接受。

  “人体就是一个电磁兼容系统”,“人类的健康和寿命取决于人体带电量的多少”……和大多数养生讲座相似,这家公司的健康理论也让新来的几位老人似懂非懂、半信半疑。

  随后,李经理以另外几位老人的身份举例,说他们在退休前曾是律师、教授等。他借此说:“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们的老律师,他啥都清楚。”“你看我们的教授也来听课了……”

  有了这些权威的“认证”,刚进门听讲座的几位老人放松许多。实际上,绝大部分老人都是这样,先是跟其他人来听课、体验、免费领赠品,并最终购买其产品。而在记者调查中,几乎每个保健讲堂总能遇到一些退休医生、教授这样“身份比较有说服力”的老人。

关键词:保健品  啃老  消费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