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资讯 > 健康热点

北京有望今年完善大病医保

2013年01月10日

  血液病是造血系统异常引发的疾病。在临床上常见的有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血小板减少症、淋巴瘤、血友病、地中海贫血等。由于治愈难度大,其中很多种血液病被人们绝望地称为“不治之症”。

在关注血液病治疗的同时,难免总会让人联想到相关的治疗费用。因为这涉及了一个家庭的经济支付能力,也影响着整个家庭未来的生活质量。在我们报道过的那些故事背后,每一个都有因治疗而债台高筑、千疮百孔的家庭财政状况。少则几十万,多则近百万,这些巨额的治疗费都花在哪里了?除了医保、新农合等政府出台的惠民措施外,还有哪些“救命稻草”?记者为您细细算一算。

走近夏夏

入院首月花费超6万

夏夏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后,她的治疗费用引起了亲友、同学、老师的极大关注。

夏夏的同班同学王娟文回忆说,夏夏自感身体不适后曾到校医院就诊。当时,校医院的大夫告诉夏夏,她的病不是上火那么简单,建议她立即转院检查。后来,时隔不久,几位同学陪着夏夏来到了北医三院。从检查到确诊,前后历经了两个多星期,就是夏夏住院的这段日子,班上的其他同学才感到了异样。“她是我们班上课最积极的学生,老师提问时她都抢着回答。她住院的这段日子,大家才注意到她不在班里。”王娟文说,夏夏的病情确诊后,班里就开始积极为她筹办募捐的事宜。

夏夏的堂哥李冬雪说,夏夏享有大学生公费医疗,住院以来,她前前后后的治疗花费已经达到了6万元。这里面有家中仅存的3万元钱,其余的部分,是学校及时伸出援手垫付的。“夏夏虽然有公费医疗,但在没有社会捐款前,她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自付费用,所用的一些昂贵药品,也不在公费医疗的目录中。她病情加重后,医生建议她进行ATG药物治疗和骨髓移植,这两项都是自费项目,总额至少二三十万元。”

医学专家对此表示,情况确实如此。血液病的治疗花费与患者所选择的治疗方式有直接关系。拿血液病中较常见的白血病来说,化疗是最传统的一个方法,一般一个疗程的花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但是这种治疗方法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并且复发率高;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治疗效果就要好很多,但这种治疗方法费用高,通常要30万元左右,一般的工薪家庭难以承受,这也是不少患者放弃这个方法的原因。

夏夏所在的汉语言文学系三班班主任张蔚老师说,夏夏住院后,全校师生一直在关注着她的病情。截至目前,捐款总额已超过42万元,这些钱将全部用于夏夏的治疗。张老师表示,虽然学校有公费医疗,对一般疾病来说,通常情况下学生自付的部分极少,但像夏夏这样,一旦遇到特重大疾病,一人致病则全家致贫。就在不久前,学校为此还专门成立了“学生大病紧急救治基金”。该基金是学校向社会募集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特重大疾病学生的治疗费用难题。

救助现状

申请救助有限制条件

大病救助需要社会公益慈善组织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如何申请这些慈善救助?公益项目对申请人又有什么样的条件限制?

近日,记者拨通了本市多家慈善组织的咨询电话。记者发现,像夏夏这样来京就读的师范学生,异地申请救助项目受制约的条件颇多。

比如,北京市红十字基金会旗下的“北京市少儿大病救助基金”,是为救助北京市贫困家庭的大病患儿而设立的专项公益基金。根据官网介绍,它可用于白血病、肾衰竭、恶性肿瘤等大病学生、儿童的医疗救助。但它只针对北京市户籍的少年儿童,而且,年龄要求在零到18周岁间。这两项“硬性”规定,19周岁的夏夏都不符合。

在记者咨询的十余家慈善组织中,有的是专项救助基金,只治疗某一项疾病。比如北京世纪慈善基金会,针对乳腺癌的治疗救助;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救治的是患有先心病的贫困儿童……有的对病种虽无明确要求,但却严格限制户口所在地。如,北京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和各区县慈善协会。

夏夏的班主任张老师告诉记者,通常外地大学生进京就读后,户口可随迁至本校。但夏夏属于免费师范生,她的户口是否迁至北京要看她本人的意愿。

夏夏的堂哥也向记者证实,夏夏的户口至今都在老家,并未迁到学校。家里人还专门咨询过老家当地的有关部门,新农合能报销多少钱,但结果让大家都颇为失望。“工作人员答复说,不管什么疾病,最多只报销3000元。而且像夏夏这种病,能不能报销,现在还说不好。”

李冬雪说,有一个好消息是,这两天学校将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的申请表给了他,这家基金会专门帮扶救治白血病这样的血液病。他打算替夏夏申请该基金,用于她接下来的治疗。

专家提示:民政部门的救助是大病救助过程中重要的一个环节。但由于各慈善机构数量多、公益项目种类多、针对性不同、宣传不到位等因素,造成了公众认识不多,遇到特重大疾病时,不知该向哪个组织申请救助。一旦遇到困难,市民申请大病救助前,可先致电各大基金会咨询详情。

新闻延伸

“大病医保”新政亮相

近日,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发布的《金融蓝皮书》指出,长期以来,国内的大病开支一直是老百姓经济上最大的问题之一,尤其是农村贫困与偏远地区,迫切需要大病保险这样的工具帮助得大病的城乡居民渡过经济难关。

2012年8月30日,国家发改委、卫生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未来城镇居民医保基金、新农合基金中将划出一定比例向商业保险机构购买大病保险。这也意味着,由政府主导、商业保险机构承办的大病医保制度全面铺开。

《意见》强调,各地要合理确定大病保险补偿政策,实际支付比例不低于50%。此外,各地通过政府招标选定承保大病保险的商业保险机构。符合基本准入条件的商业保险机构自愿投标,中标后承担经营风险,自负盈亏。招标人应与中标商业保险机构签署保险合同,合作期限原则上不低于3年。

北京的情况又如何?此前,本报记者从市人力社保局获悉,目前本市正在进行调研,计划完善大病医疗保障制度,建立重特大病的补充医疗办法,重点解决患恶性肿瘤、白血病、器官移植等若干重大疾病参保人员在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内医疗费用负担重的问题。这项政策有望于今年出台。

据市人力社保局负责人透露,这项政策的初步设想是在参保人员已经缴存的社会保险基金中拿出一部分钱,形成一个基金,然后用这笔基金购买保险公司的商业医疗保险。患有重大疾病的参保人员医疗费用超过起付线之后,首先享受基本医疗保险的报销,减轻一部分负担之后,再通过商业医疗保险进行一个“二次报销”。

目前正在调研的重大疾病包括恶性肿瘤、肾透析、白血病、血友病等11种特殊病种。

念念妈妈的账单

第一次化疗76000元。

第二次化疗18000元。

第三次化疗23000元。

第四次化疗87000元,因为感染,输消炎药,一下子多花了近6万元。

第五次化疗是在北京进行的,花费为37000元。

第六次化疗,2万元。

第七次化疗,28000元。

第八次化疗,27000元。

期间,因为准备做造血干细胞移植,念念又是独生子女,陈丽琼选择了去中华骨髓库寻找合适的配型。双方的初步体检为每人3100元,进一步的精细配型检查费用为2万元,而这部分配型的开销并不属于医保报销范围之内。除了住院,在化疗出院的间隙,念念还要进行相应的检查,每次费用都在数百元不等。自从到了北京之后,这部分门诊就医费用无法实现报销。除此以外,因为进行化疗,念念还需要输血小板和血红细胞,这部分费用也无法报销,每次的花销在500元到1000元不等。

12月29日,念念进仓,手术押金为20万元,而陈丽琼和丈夫都要进行造血干细胞配型的相关检查。俩人的查体费用为每人8000元,而抽取造血干细胞的费用,双方加起来需要4万元左右。

目前,念念前四次的化疗报销额度为61000元,但钱还没有下来,需要陈丽琼一家耐心等待。后面的四次化疗因为是在北京进行的,所以如何报销,陈丽琼还不太清楚。

为了救治念念,陈丽琼不得已向亲友及社会求助帮忙,并将自家的房屋变卖,共筹集款项66万元。但是念念进仓之后,这部分钱已所剩无几。截至目前,念念进仓后的花销已经有10余万元。

关键词:夏夏  血液病  造血系统  医保